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12

     

    [古剑二][现代架空 全员官配向]暗香(二十四)

    时隔2年的更新……以证明我没有坑……
    最终还是爆了字数,只好分出一个(中)篇来,于是还有2章完结。
    这一篇伪则阮,就不标tag了_(:з」∠)_

    ====================================

    第二十四章 故乡(中)

     

    “司幽是个护林员,每天都要把整座山都巡视一遍。”阿阮说,“他对这座山的感情可深了,记得小时候,他没事就往山上跑,一呆就是一整天。有一次,我就悄悄跟在他身后,看看他到底在干什么……”

    司幽半途便离开了大路,沿着一条被人踏出的小径七拐八弯,最后来到一块开阔的平地上。

    “说出来你都不相信。”阿阮说,“他就坐在那里,对着江对岸发了整整一天的呆。”

    “也许是那里风景比较美呢?”夏夷则努力想了一个解释。

    “唔……那里风景倒的确是不错,刚好可以看到对岸的巫山神女像,其他也没什么特别的。”

    更何况,再好的风景,这么多年难道还没有看腻么?

    “我听人说,这一带的人都信仰巫山神女,是不是真的?”夏夷则问道。

    “我也不清楚……”阿阮说,“巫山神女的传说倒是一直都有,不过信仰什么的……大概是司幽一个人的信仰吧。”

     

    县城的景象和村里完全不一样,新修的柏油马路比S城的还宽,新盖的高楼在路两旁整整齐齐地码着,中间镶嵌着大片大片的绿地。美则美矣,却毫无特色,与夏夷则想象中古色古香的街道差距甚远。

           一路上都没有看到什么人,显得格外冷清。但一到市中心,沿街店铺门口的高分贝音响却又有些热闹过了头,简直能把人的耳朵震聋。一贯轻声细语的夏夷则也只好形象尽失地对着电话大吼:

           “武医生吗!……对我是夏夷则!我到车站了!……在哪?……我听不清!……”

           冷不防背上被人拍了拍,他狼狈地转身,看到一个年轻女子举着手机冲他挥手。

           这位先前同他联系的名叫武玄素的女医生,他原以为会是位知性干练的前辈,没想到竟然这么年轻。

    “你就是那个什么微创实验室的负责人?”

           不可思议,要是在S城,这个年纪能在手术台上给主任打打下手,就已经算是优秀的了。

           “等你入了职,负责人就是你了。”武玄素说,“要不是招不到人,我早就不干了。”

           夏夷则张嘴愣了愣。

           与县城的规模相比,医院的大楼可以算是十分气派了。大厅里的病人三三两两,和三甲医院的门庭若市比起来简直就是空旷,连斜照进窗户的阳光都透着几分慵懒。会议室相当宽敞,中间摆着张巨大的红木圆桌,投影设备一应俱全,并且早已贴心地调试好。

    “那就开始吧。”一个领导模样的光头男人说,“大家欢迎长安大学医学院的夏夷则医生给我们做报告。”

    他特意在“长安大学医学院”这几个字上加重了音调,周围立刻响起热烈的掌声。

     

    “这是……”夏红珊一眼就被文化站门口巨大的海报吸引了。

    文化站看起来和普通的农家小院没什么区别,只是院子外边的墙上贴满了海报,都是各式各样的活动和演出宣传。夏红珊面前的这一幅颇有意境,云雾缭绕的高台上,依稀可辨女子的曼妙舞姿,醒目处写着四个大字——在水一方。

           “叫你来就是为了这个。”怀绪说,“这是我们去年排的一个歌舞剧,反响不错。上级领导想要打造文化品牌,把这个当成重点工程来抓。”

           夏红珊点了点头,继续读着海报上的小字:“云垂水镜参差影,十二峰头月欲西。楚梦沉醉朝复暮,清歌远上巫山低。”

    “这个歌舞剧就是以附近一带流传的巫山神女的故事为蓝本创作的。”怀绪解释道,“来,我们进屋慢慢说。”

     

    “讲得不错。”光头男人满意地评论,又一轮掌声很配合地响起来。掌声停下之后他接着说:“我们这虽然是小地方,但有很多专项援助基金,不缺经费,就是缺人。我们前期投入几十万采购的仪器已经到位了,下一步就是要在夏医生的帮助下,把这个微创实验室先搞起来……”

    夏夷则听着有些不对味,这位领导说的话怎么这么外行。首先,让他一个硕士生负责一个实验室,也太看得起他了;其次,老实说,这世上绝大多数所谓“科研”,都是在制造垃圾,他到这来不是为了制造垃圾的。

    于是他说:“我还是想做临床。”

    “呵呵……”领导笑得有些尴尬,但并没有生气。他反问道:“想做临床?你主刀过几台手术啊?”

    “我……”夏夷则有点底气不足,“我可以学!”

    开什么玩笑,他连硕士都还没毕业,怎么可能主刀过手术?

    领导摆了摆手:“你们这些大城市来的应届生,科研都很厉害,但临床真不是强项。我们这儿正缺搞科研的人才,扬长避短不是很好?”

    说罢,他转过头看向坐在身边的中年女子:“息主任,你觉得呢?”

    底下的人都开始窃窃私语,夏夷则心道这下坑大了,难怪武玄素要急着跑路。他瞟了武玄素一眼,她面无表情地坐着,俨然已完全置身事外。

    息主任白着一张脸,全程微蹙的秀眉稍稍缓和:“夏医生,你学过中医?”

    “修过几门课。”

    “那么你说说看,你认为中医现代化最大的问题在哪里?”

    夏夷则微微惊讶,她怎么知道他学过中医的,而且这和他做的课题完全没有关系。他一边努力回忆一边小心翼翼地总结:“变量多……主观性大……难以量化……”

    “你打算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不应该只在中医身上找问题。”夏夷则有点反感她提问的方式,“本来就不是所有事物都可以量化的,不量化指标就无法得出结论的评价体系难道就没有问题么?”

    息主任扯了扯嘴角:“夏医生,我们生活在工业时代。量化是整个工业时代得以建立的基础,我们不可能再倒退回靠天吃饭的农业时代。”

    工业时代……是一个人被当作机器的时代么,还是一个机器取代人的时代?

    夏夷则真的是不怎么喜欢工业时代。可是因为不喜欢,就该盼着时代倒退么?

    “我们会有一个更好的时代。”他说。他不知道这样的时代要怎样才能到来,他只能相信它一定会到来。

    “医生的时代变得可是很快的。”光头领导忽然插嘴道,“夏医生,你有没有听过一个词,叫做个性医疗?中医的个性医疗概念,可是比西方人早了几千年。这里面大有可为啊,所以我们要跟息主任合作嘛,哈哈哈哈。”

    “我们听武院长您的。”息主任说完,又恢复了蹙眉的模样。

     

    舞台的灯光聚焦在男主角身上。

    他背着旅行包,遥望着江对岸的山头。那里有一尊形似少女的石像,仿佛在俯瞰脚下的滔滔逝水。

    “神女……”随着男主角的呢喃,歌声响起。

    场景变换,男主角成了峨冠博带的帝王,神女的石像依然屹立在江岸上。忽然灯光一闪,音乐风格突变,不知道道具上有什么机关,石像变成了真的少女。近处的男主角,和远处的女主角,跳起了一段虚实相交的双人舞。跳着跳着,少女翩然步下山巅,来到男主角身边,将气氛推至高潮。

           一曲舞罢,灯光骤暗。待到舞台重新亮起,场景又回到了开头那一幕。

           仿佛一切不过是男主角的南柯一梦。可是下一个瞬间,男主角放下背包,竟在此地长住下来。

           他没有再回到家乡,有神女在的地方就是他的家乡。

           这是一个美丽却贫穷的地方,人人笃信神女。他们说,一定是神女显灵,派来了使者搭救他们。

           神女的使者带领他们兴水利、修公路、垦农田、建学校。每当遇到困难的时候,神女就托梦给他,告知他解决的方法。在神女的庇佑下,数次危机都安然度过,生活蒸蒸日上。

           数十年过去,当男主角两鬓斑白的时候,再次遥望昔日的山头——神女已不再是尊石像,梦里的多次神交使她化为人形,依旧保持着初见时青春年少的模样。

           “挺好的。”夏红珊停下手中记录的笔,捏了捏鼻梁,“我觉得没什么需要改的地方。”

           “唉……”怀绪摇头道,“领导说,爱情的比重太少,让我多加点。”

           夏红珊哑然失笑。凡人与仙神的故事,要的就是朦胧的意境,爱情似有似无,让观众自己体会便好。若是太直白了,岂不就如散尽了云雾的巫山,难免落入俗套。

           “观众的评论也说,既然叫‘在水一方’,朦胧化处理就是这部戏最大的特点。”怀绪说,“但是领导说,我们这要打造什么‘中国爱情之乡’,牛皮都吹出去了,要是圆不回来,多丢面子。”

           两个人沉默了好一会。忽然夏红珊想到了什么:“加一个神女视角怎么样?”

           “神女视角?”怀绪思索道,“庄周梦蝶,蝶亦梦庄周么?”

           “世人都谓‘襄王有梦,神女无心’,而若神女有心又当如何?”夏红珊说,“爱情应当是对等的,可是凡人之于神女何其渺小。神女为何会被凡人吸引,观众不想知道么?”

           凡人虽然渺小,但是凡人却有强大的毅力,明知不可为而为,一点点改变着这个世界。

           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怀绪的愁云一扫而空,满腔欣喜地抬眼,正对上夏红珊笑盈盈的眸子。

           “一起改剧本吧。”她说。

     

           “夏医生,我们需要开会讨论一下是否录用你,三天之后会把通知发到你的邮箱。”武院长说,“素素,你招待一下夏医生,我先走了。”

           “别担心,我看没什么问题。”武玄素望了望夏夷则阴沉的脸道。

           “武玄素,你明知这就是个仪器管理员的工作,为什么不早说?”

           武玄素匪夷所思地看着他:“是你自己要到这个小地方来的,没有好工作怪我咯?”

           “找人接盘还真是辛苦你了。”夏夷则嘲讽道,“武院长和你什么关系?”

           这句话一出口,武玄素的气焰一下子就不见了。她咬了咬下唇,好容易才说:“是我叔叔。”

           “我就知道,无论我做什么,别人都只会想到我叔叔。”她转过头去。

           夏夷则有点后悔自己说话冲了。曾几何时,无论他做什么,别人都只会想到他是“李圣元的儿子”,这景象和现在何其相似。

           “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他连忙道歉。

           但是武玄素并没有原谅他。这回轮到她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地走在前面,尴尬的沉默让每一步路都显得格外漫长。

           当他们走出院门时夏夷则终于受不了了:“武玄素,你听好,我小时候,经历过和你一样的事情。”

           听他说完过去,武玄素露出了笑容:“嘻,原来我们是同类啊。”

           “虽然你放弃S城的机会实在是傻透了,但并不意味着我们这小地方就一定没有机会。”武玄素轻笑道,“不瞒你说,我最近接了个开发养老院的政府项目,我会在项目组里给你留个位置。”

           夏夷则大吃一惊,她不光叔叔是院长,她还能接到政府项目,她到底是什么人?

           “夏夷则,你的才华不止于此,只当个医生实在可惜。”武玄素歪着头说,“反正我的项目跟县医院也有合作,你在那工作,我们始终是要再见的。我不光会让你知道什么是赚钱,我还会让你知道,什么是成就感。”

           她调皮地闭起一只眼睛,朝夏夷则眨了眨。


     

    古剑奇谭二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