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8

     

    [古剑二][谢月/初月]黑太阳(一)

    伽蓝业火

     

    “华月?”

    眼前这个人分明只是个普通侍卫,却发出了瞳的声音。

    她皱起了眉头:“你又在用活人试蛊了。”

    “只是想不受限制地出来走走,我的腿脚太不方便了。”

    “……”华月沉默了一会,道:“大祭司让我来转告你,三日后启程前往无厌伽蓝,不得延误。”

    “砺罂那边会不会有什么问题?”瞳仍有顾虑。

    “我已命禀岩带人投放一批矩木枝下界,如今砺罂正忙着吞噬下界七情,这几日就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瞳点了点头:“无厌伽蓝那边的动作倒是比我想象得还要迅速。”

    华月疑惑地看向他:“我正想问呢,这几日城内所有高阶祭司均未外出,大祭司究竟派了何人去无厌伽蓝,你知道么?”

    “大祭司连你都瞒着,又怎会告知于我?”

    “罢了,你尽早准备吧。”知是问也无用,华月不想在此久留,便匆匆告辞。只是心下疑惑,大祭司沈夜为何要将此事隐瞒于她?诚然作为大祭司,对下属隐瞒一些事情并不稀奇,比如瞳的那些“研究成果”,他自己倒是很津津乐道,但沈夜从未对她提起,她也丝毫没有兴趣知道。但通常来说,大祭司很少对她刻意隐瞒什么。因为如今在这流月城中,城主沧溟久病未愈,已于矩木之中沉睡多年;而数位高阶祭司中,紫微祭司沈夜,光是族人迁徙以及与心魔砺罂周旋一事已令他心力交瘁;七杀祭司瞳,一直身体抱恙,常年深居简出,只是醉心于蛊术研究;破军祭司谢衣,在心魔砺罂一事中与大祭司决裂,叛逃下界,从此杳无音讯;贪狼祭司风琊,自大狂妄,一心只盯着大祭司的位子,对寻常琐事不屑一顾……余下数人,也都难堪大任。只有廉贞祭司华月,或许因为她得力可靠,又或许因为她是高阶祭司中唯一的女子,流月城中的日常琐事,都约定俗成地交给她处理。她从不曾主宰一切,可是一切都离不开她。

     

    转眼到了启程前往无厌伽蓝的日子,主神殿内设起了巨大的传送法阵,门口有守卫组成的重重人墙,因为从一大早开始,那里就聚集了许多人,伸长了脖子张望着。

    “尊上,一切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开始。”华月行礼道。

    沈夜点头:“开始。”

    随着一道闪光,一辆巨大的囚车出现在大殿内,囚车内锁着一个庞然大物,身上尚且残留着青翠色的衣饰碎片。在怪物的低吼声中,门外的人群开始骚动,像潮水一般涌向狭窄的入口,一波又一波地冲击着守卫。

    囚车被缓缓推进了传送法阵,消失在另一道闪光中。紧接着又出现了第二辆、第三辆……

    “那不是阿中吗?阿中!我是姐姐啊,阿中!”

    终于有人忍不住喊出声来,打破了沉默。人们更加使劲地往里挤,口中呼唤着亲人的名字。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心中念念不忘的亲人,已经永远不可能再回应他们了。

    忽然,一位老人钻过守卫之间的空隙,跑进了殿内。

    “庆儿,让姆妈再看你一眼,庆儿……”

    她嘶哑着嗓子,颤巍巍地追着囚车一路小跑,即便囚车里的怪物再也不复当初人类的模样,也无半分人类的神志,只会本能地发出烦躁的嘶吼。而更多的人,只能在心里默默与亲人做着此生最后的告别,任凭泪水流满脸颊。

    “把她拉开。”华月轻声但坚定地命令道。

     

    无厌伽蓝是一座荒废的塞外古寺,流月城曾将它作为下界的据点。如今为了安置越来越多的因无法忍受魔气而发狂的族人,他们不得不再次启用它。从位于破旧佛塔下的入口进去,一个深不可测的地下世界就映入眼帘。空间被改造成了几十层高的建筑,而每一层都布满了栅栏封住的房间,这些房间里锁着许多半人半魔的怪物——他们曾经都是流月城的平民,他们栖身于此,最终也将葬身于此。魔物的挣扎与嘶吼充斥着这座人间地狱,日夜不息。

    连续几日的劳累让瞳明显感觉到这副偃甲身体愈发地不听使唤了,他勉强迈动“咔咔”作响的双腿,再一次进入这位于下界的地底深渊。

    如此多的魔物在此汇集,使魔气汇聚成力量在空气中涌动。而无厌伽蓝特有的清气萦绕其中,将魔气的狂乱压制,维持着微妙的平衡。倘若能以灵力自由驱使这两种力量的话,或许能够制造出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强大躯体,如此便可把原本那脆弱的血肉之躯如蝼蚁般舍弃。

    进入底部的大殿,竟有一块半人高的石板矗立在中央。瞳楞了一下神,这块石板周身的清气最为浓郁,应是无厌伽蓝的清气之源,若是按典籍中所述,八成和神农大人有着紧密的关联。更奇怪的是,石头上竟刻着两行字: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这是什么?”他奇怪地问。

    “我猜测这块石头便是传说中神农大人西行时停留的处所了。”华月循声而来道,“遂将它移至此处,清气上注,方能更好地抑制魔气侵蚀。”

    瞳朝她看了一眼:“我是说这两行字。”

    “这些字似是昔年有人以术法刻下,不过年代久远,已无从查证。”

    “呵。”瞳轻轻地笑了一声,“好一个我心匪石,不可转也。再心心念念的执着,还不是都随着肉体的消散而湮灭在时间的长河中……倒不如做块顽石,如今还能在这里嘲笑苟延残喘的我们。” 


     

    古剑奇谭二华月谢衣初七谢月初月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