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8

     

    [古剑二][谢月/初月]黑太阳(二)

    霜刃出鞘

     

    明黄色房间的大床上,抱着兔子抱枕的女孩睁开眼睛。

    “小曦……小曦不要进矩木,哥哥……救救我……”

    她喃喃地呼唤着,可是没有人回应。

    “哥哥,你在哪?”

    仍旧是一片安静。

    女孩下了床,抱着她的抱枕,走出了房间。

     

    一看到华月出现,门口的侍女就慌乱地跪倒在地上:“廉贞大人,属下失职!早上见曦小姐还睡着,就去处理了些杂事,谁知回来人就不见了,找遍了神殿也没有找着。回来的时候,看见曦小姐站在房间门口,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华月抬眼望去,小曦正缩成一团裹在被子里发抖,不时传出闷闷的声音:“不要杀哥哥……不要杀小曦……呜呜……”

    “快去通知大祭司。”她转过头吩咐侍女。

    “是!属下遵命。”

    知道这是小曦三天一次的失忆症又发作了,只是这么多年来,小曦仿佛已经意识到自己身上的命运,渐渐地不再像原先一样哭闹,而是乖乖地跟着沈夜和她,从零开始重新努力,记起哥哥、记起华月姐姐、记起静萍姑姑、记起这漫长百年带给所有人的种种变化。

    可是今天怎么……

    华月拨动箜篌,奏出镇静的曲调,安抚着发抖的小小身躯。她试探着伸手轻拍被面道:“小曦,小曦,听得见吗?我是华月姐姐。已经没事了,哥哥马上就来。你看我一眼,来看看,还认得我吗?”

    被子掀起了一角,露出一张满面泪痕的女孩的脸。

    “华月……姐姐?”

    “爹爹、爹爹要杀哥哥,还要杀小曦,因为小曦不肯去矩木……呜呜……都是小曦的错……”女孩忽然想起了什么,复又呜咽开来,泪水又从她的大眼睛里流淌出来。

    “怎么了?侍女说小曦又犯病了,怎么回事?”门口传来低沉的声音,一身黑袍的大祭司沈夜走了进来。见到缩成一团的小曦,沈夜本就紧缩的眉头又增加了几道纹,然而当他开口的时候,声音却无比温柔。

    “小曦,哥哥在这儿呢。小曦不用去矩木了,爹爹也不会再来找小曦了。有哥哥在,小曦什么都不用怕。小曦?”

    床上的女孩顿时睁大了恐惧的双眼。

    “你骗人!你不是哥哥!”

    她尖叫着抄起枕头向沈夜扔去,重新把自己裹在了被子里。

    沈夜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华月连忙柔声哄道:“小曦乖,小曦仔细看看,那确实是哥哥呀。小曦能认出来的,是不是?”

    被子里传来抽抽搭搭的声音:“他不是……哥哥……他是……坏人……小曦看见了……一个……黑衣服的人……戴着……好可怕的……面具……腰上挂着……好长……好尖的刀……他们……要杀哥哥!”

     

    沈夜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轻叹了口气道:“初七。”

    话音刚落,一个黑衣人就出现在他身边。

    黑衣束腰束袖,好一身干净利落的短打。黑衣人保持着单膝跪地的恭敬姿势,乌发在脑后束成粗长的发辫,脸上戴着面具,遮住了大半面容,薄唇紧抿,隐隐透出寒意。

    华月吃了一惊:“这……这是……”

    “这是初七,本座一手调教出的……一柄利剑。”

    “初七?为什么之前我从未见过他,甚至未曾听过他的名字?”

    “举凡无双利器,与其把示于人,不如纳之于袖,如此方能一击制胜。”

    “这么说前些日子被派去无厌伽蓝清除那些妖灵的,也是……?”

    “不错。十年磨一剑,这柄利刃,也到了该出鞘的时候了。”

    沈夜一挥手,初七就消失了,同出现时一样无声无息。

    “如此,是否足以向小曦解释了?”

    华月缓缓地低下头去:“是,属下明白。”

    “那么,又是否足以向你解释了?”

    “……”华月沉默。

    “华月。”沈夜在她出门前最后说道,“世上有太多事情令人不甘又无可奈何,这不甘积聚得久了,便转化成了恨。你说,是么?”

    “尊上吩咐什么,属下便做什么,仅此而已。”

     

    即便沈夜没有明说,她也早就觉察了,从初七身上散发出的熟悉气息,一种混着蛊虫的香味,决不可能属于活人的腐烂气息。

    就和她自己一模一样。

    难怪沈夜要瞒着她,原来他竟也学着瞳,开始养起傀儡来!这种令她感到恶心,却又无法不强迫自己正视的存在。

    傀儡,是悲哀的存在,没有过去、没有未来,生命中唯一拥有的,就是被称为“主人”的那个人。傀儡是为了主人而生,也要为了主人而死,除此之外,就只不过是具会说话的尸体。

    流月城中的第一个傀儡,就是华月。

    但华月常常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因为她的主人是阿夜。

    那个爽朗而欢快地笑着说“华月就是正月,万象更新,正是好时节”的阿夜。

    那个会用世界上最温柔的语调给小曦讲故事、陪小曦唱歌、哄小曦入睡的阿夜。

    那个在漫天飞雪中孤身远去,却透过无边无际的时光投来悲悯一瞥的阿夜。

    一起经历了这么多,竟让她觉得,自己不再是具傀儡,而是一个真正活着的“人”了。

    所以,无论怎样被非议、被背叛,无论面前的道路上遍布着多少鲜血和烈火,她都会陪着阿夜走下去。

    不是作为傀儡,而是作为一个活着的“人”。

    虽然她知道瞳一直在尝试制造傀儡,而有时沈夜也会送一些犯了错的下属去试药,但她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居然亲自调教起傀儡来——用一种,真正对待傀儡的态度。


     

    古剑奇谭二华月谢衣初七谢月初月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