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8

     

    [古剑二][谢月/初月]黑太阳(三)

    月冷千山

     

    魔气侵蚀着他的血肉,灼烧着他的神经。他不住地呻吟,一手掐着自己的喉咙,另一手从栅栏的缝隙中伸出,绝望地想要触碰那遥不可及的苍穹。

    头脑中,似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噬咬。

    “把你的心,交给我,就此沉沦下去吧……”仿佛有个声音时时刻刻在耳边呼唤。

    “然后,你将获得真正强大的力量……”

    他的手忽然静止在半空中,呻吟声也随之停止。

    栅栏外,一道黑色旋风刮过,带来轻微的清气流转。

    丝丝凉爽的清气氤氲在周围,就像回到了儿时母亲温柔的怀抱,让人忘却一切痛苦。

    “姆……妈……”

    他最后喃喃道,合上了眼睛。

    黑色的旋风落地,化作脸戴面具的黑衣男子。当他看见放置在中央的石板时,不由得顿住了身形。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那抹绿色的幻影,絮絮叨叨地向石头寄托着他的心意,满心期待他的师尊能够谅解。那清朗纯粹的声音,就像太阳一样驱散了四下幽深的黑暗,一直照进人的心里。

    刺得他睁不开眼睛。

    从那日起,绿色的身影就在他的心上烙了印,连同石头上的两句话一起,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他试图将它封印,却毫无征兆地在此地再次撞见,昔日未了的心愿终究化作一缕深深的执念,无言地向来者诉说。

    “你不该寄期望于我……你认错了人。”

    “你到底是谁?”冷冷的女声传来,黑衣男子连忙敛神,注视着走入大殿的女祭司。

    “初七?不,这只是一个代号而已。大祭司如此处心积虑地隐瞒你的存在,你到底是谁?”

    “……”初七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地向里走。

    “呵……我忘了,即使问你也是无济于事。一个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的肉傀儡。”

    “……”初七顿了一顿,但终究没有出声,消失在偏殿的阴影中。

    “廉贞大人,这家伙竟敢如此傲慢无礼,丝毫不把大人放在眼里。不如让属下去教训他一顿,看看究竟是何人在故弄玄虚!”

    “不可。他直接听命于大祭司,我们不便阻拦。更何况,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是。”

    华月的目光落在了石头上,刚才她进来的时候,初七分明正在望着它出神。

    无厌伽蓝的石头,刻着下界的诗句,又如何会与初七扯上关系?

    连身为廉贞祭司的华月自己,都是刚刚才知道初七的存在,那么流月城里,有机会和初七说话的,就只有沈夜和瞳了。

    无厌伽蓝是瞳选定的地点,神农遗迹的事大家也是听瞳说才知道的,所以沈夜不可能知道萦绕着神农清气的石头的存在。可是根据瞳之前的表现,显然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块石头。

    也就是说,是初七自己下界来到无厌伽蓝的时候,发现了石头的秘密。

    可是石头上的字早在多年前就已被刻下,如此遥远的下界事物,为何能让初七瞬间失神?

    难道说,在很多年以前,初七就已经来过下界了?

     

    太阳在群山背后敛尽了最后一点光芒,包裹在冰天雪地中的北疆之夜,是那样的寂静与寒冷。又逢月圆,月光像银色的刀刃一般,直刺向冰封的大地,溅起片片流霜,把林间小道照得亮堂堂的。

    华月思考着白天的事,竟觉毫无睡意,便想去地面上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她走出寺庙,看见雪地里站着一位身着下界服饰的女子。女子见华月走近,惊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结结巴巴地说:“廉……廉贞大人!”

    “私自下界,离珠,你胆子不小。”

    “大人开恩!属下绝无背叛之心!属下此来……是为了……为了悼念一名友人……”

    “既是悼念,为何不见坟冢,也不见任何祭扫之物?”

    “属下……属下也只是略表心意,不想大费周章……并且……这位故人并无坟冢……”

    “所以你就趁夜深人静之时偷偷下界。这份心意,委实令人感动。”华月上前一步,伸手挑起离珠的下巴,“说,到底在遮遮掩掩些什么?”

    离珠的眼里泛起了泪花,她张了张嘴,却最终还是说:“属下知罪,任凭廉贞大人处罚……”

    “你看那边。”华月把离珠的脸转向通往幽深地下的入口,“佛门净地,神农遗迹,到头来都变成了埋葬族人的坟墓。这些,肯定不是你那位朋友愿意看到的。”

    离珠心里一紧,两行清泪从眼中落下。

    “廉贞大人……相信属下所说的?”

    “我只是相信,你,还有你的朋友,都和其他人一样,希望族人能活下去。”

    离珠泪如泉涌,终于像狠下心般,一字一句地吐出:“是破军大人……那位友人,是破军大人!”


     

    古剑二古剑奇谭二华月谢衣初七谢月初月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