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8

     

    [古剑二][谢月/初月]黑太阳(四)

    昨夜星辰

     

    破军这两个字,是流月城最深的忌讳。一百年来,已经有数不清的族人倒在了这两个字带来的腥风血雨中。然而关于这两个字最初的回忆,却是像三月的春风般,温柔而令人眷恋。

    第一次见到他,是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正转溜着一双大眼睛好奇地打量周围的事物。见到华月,他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在下谢衣,见过廉贞大人。”

    脆生生的童音并无胆怯,礼数也分毫不差,不愧是经过千挑万选的佼佼者。

    “在下华月。不必多礼,请随我来。”

    整个流月城都知道,大祭司不仅是在选徒弟,也是在选下一任大祭司的继任者。长长甬道的另一头,是流月城权力的顶点,风暴的中心。

    “启禀尊上,属下已将谢衣带到。”

    “嗯。”沈夜放下手中的书简,静静地看过来,问道:“为什么要学法术?”

    谢衣显然对这个问题早有准备,只见他骄傲地挺了挺胸,答道:“我学法术,是为了让大家过得好一些。”

    “不错的愿望。”沈夜点点头表示赞许,忽而饶有兴致地站起身,走到谢衣跟前,继续追问道:“法术再高深,也不过能让一人不畏冰雪。而族中其余不擅法术的人,又该怎么办?”

    “呃……这个……”

    华月不由自主地嘴角上扬。到底是个孩子,看问题的角度单纯又理想化。只愿经历复杂世事,他仍能不忘今日所言。

    “这个问题不必急于回答。为师相信,假以时日,你定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月儿。”

    “属下在。”

    “本座之徒尚且年幼,今后还要麻烦你在起居上多加照顾。”

    “属下明白。”

    谢衣天资聪颖,又勤奋好学,在法术上进步神速,华月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不仅如此,他的性格温和热情,只要和他说说话,就能把人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周围的人都亲切地称他为“小太阳”。只有一点让华月觉得头疼,就是他似乎精力过于旺盛,尤其是在接触了偃术之后,每日下了课,必会带着新做出的小玩具——有时是偃甲鸟,有时是偃甲兔子,有时是别的什么东西,每天换着花样来——往小曦那里跑。这些小东西做得活灵活现,逗得小曦“咯咯”地笑个不停。

    “小小年纪就懂得讨女孩子欢心了,以后长大了可怎么得了。”沈夜扶着额头说。

    然而语气里也是带着笑意的。一向苛刻的大祭司沈夜,对这个弟子的喜爱溢于言表,先是提拔了他做生灭厅掌事,不出几年,谢衣就以未满弱冠之龄成为流月城的破军祭司。

    随着年龄的增长,谢衣把自己关在偃甲房里的时间越来越长。从图纸上看,他似乎是想做一件偃甲炉,以供族人取暖之用。他常常一呆就是几天几夜,累了就趴在成堆的图纸和零件上睡一会。不做偃甲的时候,他就去找沈夜聊天。师徒二人仿佛有说不完的话,常常夜深了,还能看到他们在对月把酒言欢。

    就是在这样的朝夕相处中,十一年的时间转瞬即逝。

    心魔砺罂的到来把流月城推向了命运的十字路口。大祭司沈夜主张与其合作,依靠感染魔气来取得族人在下界的一线生机,作为交换,他们需要往下界投放大量矩木,协助砺罂吞噬下界七情。此言一出,支持者与反对者皆众,两派的分歧越来越大,时常爆发争吵。

    而谢衣,就是最激烈的反对者之一。

    “怎能为了一族生存,就不顾另一族人的死活?生命不是偃甲,毁去后还能重造。那些下界人也和我们一样,想要延续只有一次的生命——想要活下去啊!”

    在又一次被沈夜拒之门外之后,他对着华月如此说。

    华月抬起头,看向他的眼睛。不知不觉间,他已经长得那么高,清秀的面庞上多了几分刚毅的线条,他的声音变得更加沉稳,仿佛山里流淌的泉水般沁人心脾。只有那双眼睛一如往昔,闪着热切的光,叫人一眼就能望到心。

    “我知道你并非不敬师尊,也并非不关心族人死活。”华月替他拂去衣襟上的木屑,慨然道,“你是大人了,有自己的考量。阿夜这几天正在气头上,等他消消气,再去见他不迟。”

    然而政变的暗潮已然开始涌动。一些对沈夜心怀不满的人,早就盘算着找个时机逼迫沈夜退位,大祭司与未来大祭司之间的隔阂,无疑为他们提供了最好的机会。终于在翌日的祭典上,他们出手了。

    眼见大祭司被围困于高台之上,华月大惊,急忙施展舜华之胄护住沈夜。却见一个身影已经抢先一步,二人送出的光芒汇聚成一束,直冲高台上法阵的中心。

    是谢衣!

    对方的一部分攻击被吸引过来,谢衣随即凝出光刃,凌空跃起,舞出一阵剑花。剑气与法阵当空相撞,迸发出巨大的力量,把双方都逼退数步。就在这片刻之间,攻守易形,高台上二人先前送出的光芒忽然大盛,将谋逆者化为齑粉。谢衣乘胜追击,一剑斩破法阵,剩下的几个人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沈夜的光刃穿透了胸膛。

    天机祭司赤霄,开阳祭司崔凌镜,天同祭司雍门狄,意欲谋逆,被当场处死,更有灭三族,同姓宗族百年内禁入神殿的追加处罚。此番较量,沈夜反而更加树立了权威,即便还有企图离间他们师徒二人的,谢衣本人的实际行动就是对他们最有力的打击。

    “月姐姐,师尊同意见我了!”此事刚了,谢衣就迫不及待地来找华月,他的眸子因兴奋而闪闪发亮,“我一定会好好劝说他,让他明白我的心意!”

    “好,好。”华月难掩笑意,她早已把这对师徒当作了自己的亲人,她是真心希望他们能够和好。

    然而等来的,却是他们拔剑相向,彻底决裂的消息。

    “天意从来高难问。”谢衣望着窗外的明月叹道,“我满以为能以偃术超越天道,挽救族人,却不料因此招来灾祸。月姐姐,偃术一途,我究竟走得是对是错?”

    “天意之高,在于高处不胜寒。想要上窥天道,必然会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华月在身后答道。她走到角落里,抚摸起尚未完工的偃甲炉:“而只有在经历一切后仍然能够坚定走下去的人,才或可对浩瀚天道略窥一二。”

    谢衣投来了惊讶的目光。

    “月姐姐,我……我不知道你是这么想的……那可否请你替我劝劝师尊,让他回心转意?”

    “没用的。”华月摇头,“那个人决定的事,从来都不会改。你再这样下去,当心招来杀身之祸。”

    “可是我无法坐视不管!”谢衣懊恼地在偃甲房里来回踱步,“与心魔合作,无异于饮鸩止渴,终将害人害己!月姐姐,你让我怎么能……”

    “离开流月城。”华月果断地说,“我已经和瞳商量好,时机一成熟就送你去下界。”

    谢衣眼前一亮:“你说得对,下界何其广阔,或许有化解灾劫的法子也说不定。”他停下脚步,扶住华月的双肩,问道:“那么你呢?月姐姐,你怎么办?不如我们一起下界,共同寻找解决之法。”

    “我不能去。”华月说,她的表情隐藏在窗棂投下的阴影里,“我的人生,已经不再属于我。即使面前摆着的是一条通往深渊的路,我也只有走下去。但是你不同,你能做的事还有很多,好好活下去。”

    忽然,她感到自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所包围。

    “月姐姐,我向你发誓。”谢衣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上传来,“一定努力寻找化解流月城灾劫之法,请你和师尊,一定要等我回来。”

    这一等,就是一百年。叛逃下界的举动触动了沈夜的逆鳞,谢衣的支持者被视作逆党,遭到了残酷的清洗。但沈夜并没有过于为难华月,一百年中他们仍旧像最初一样,共同维持着大祭司至高无上的权威。

    只是流月城的状况每况愈下,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而下界,再也没有传来谢衣的消息。


     

    古剑二古剑奇谭二华月谢衣初七谢月初月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