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9

     

    [古剑二][谢月/初月]黑太阳(五)

    浮生彼岸

     

    离珠的话像一记重锤,敲打在华月心上。华月的脑袋“嗡”地一下,只剩下一个念头在不停闪烁——

    谢衣死了,他没能逃过沈夜的追杀。

    不,这不可能。仔细想想,这样一个连身为廉贞祭司的华月都一无所知的机密,离珠又怎会知晓?她又为何要冒着生命危险,去触碰流月城的禁忌?

    “一派胡言!”她最后断定道。

    离珠默默地转过身去,褪下了衣衫。

    常年缺乏日照的肌肤,在月光下更显得毫无生气般惨白。从颈部往下,可见几道触目惊心的红色纹路一直向腰部延伸,仿佛一朵妖冶的花盛开在她的脊背上。

    “魔纹……”华月倒吸一口凉气,“你……”

    “百年来,我一直都在悄悄寻找破军大人的下落……”离珠重新穿好衣服,声音又恢复了平静,“所以当七杀大人对我说,我在背地里做的事情,他都知道的时候,我已抱了必死之心。可是七杀大人说,他不仅可以放我一条生路,还会把破军大人的下落告诉我,只要我答应他一件事。”

    “做他的傀儡?”

    “他在我身上下了蛊。每隔一段时间,我都需要向他汇报身体各处的细微变化……但是我不后悔!”离珠忽然抬起头道,“因为只要我活着,就会一直有人惦记着破军大人,会在每年的这个时候,来这里看看他……”

    华月不知是该唏嘘谢衣的不幸,还是该哀叹离珠的痴情。人生在世,都只不过是命运的傀儡。曾经以为,谢衣会是个例外,可是那样充满光明的人,却还是被黑夜所吞噬。

    可是为什么即便如此,仍然有人前赴后继,哪怕遍体鳞伤,哪怕付出生命,也要同命运抗争?

    “你这又是何苦……”华月摇头道。

    离珠淡淡一笑:“我这一生也难得任性一次,就像大地上的女孩子那样。”

     

    一回到流月城,华月就直奔瞳的住处。随着时间的流逝,流月城里的活物越来越少,终于除了矩木,他们再也找不到其他生命的痕迹。于是大多数人会用法术或偃术造出一些活物来陪伴自己,在漫长而孤独的时光中聊以自慰。只有瞳,从来不会做这些事情。他的住处一大半被改造成了实验室,只留下极小一块地方作为起居之用,陈设也极其简单,没有任何多余的物事。

    瞳并不在屋里。华月没有像平时一样等他,或是遣人传话,而是径直往里走去。

    一个守卫模样的人拦住了她,冷冷地开口:“试验中,闲杂人等不得擅入。”

    “哦?我从未听说,这流月城还有我华月不能去的地方。”华月冷笑,“我倒要看看,瞳在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交手中,她发现这个“守卫”的各方面能力都比普通族人要强上许多。在中了她的致命一击后,他非但没有倒下,反而自周身开始散发出紫黑色的气息,令形势变得更加棘手。

    万幸对手只有一个人,华月不得不连续施展几个高阶术法,才得以勉强击败他,第一次走进这个神秘的实验室。

    门后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两侧都是上锁的房间。走廊里飘着淡淡的蛊虫气息,空无一人,却有撕心裂肺的呻吟声从走廊尽头的房间里传来。

    华月快走几步,用力推开了门。坐在轮椅上的瞳应声回头,一个裸着上身的男人被固定在他面前的偃甲台上,浑身遍布伤口,几乎可见毒虫在皮肤下蠕动。他的意识尚存,五官因痛苦而扭曲,然而华月一眼就认出了——

    “禀岩!”她失声喊道,怒不可遏地转向瞳,“你在做什么?”

    “我的错。”瞳淡淡地说,“我没想到你会来,没教给阿八规矩,向你赔个不是。”

    “你别避重就轻,我是说他!”华月指着偃甲台上的人道,“禀岩不是应该在下界么?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对他做了什么?”

    “此人自下界回来后,便言行诡异。大祭司唯恐他阻碍族人迁徙大计,便将其交由我处理。”

    “言行诡异?什么意思?”

    “敢当着大祭司的面说他最忌讳的话,这已经是最仁慈的处罚了。”

    “这……可是在下界遭遇了什么?”

    “我又如何能知晓?大祭司既已做下决定,我也不过是奉命行事。”

    华月长出一口气,闭上眼睛:“禀岩追随我多年,一直尽心尽力,从未懈怠。瞳,就当我求你,看在我的份上,请尽快处死他。”

    瞳点头道:“就如你所愿。”说完朝偃甲台挥了挥手。

    禀岩的身体在耀眼的金色光芒中渐渐化为尘埃,飘向窗外的碧叶青天,实验室里顿时变得死一般寂静。

    “对了。”华月忽然想起了什么,打破了沉默,“门口那个守卫,似是能够自由操纵魔气,相当不好对付。这也是你的杰作?”

    “不错。我在他的身上种下魔蛊,可在情况不利时自动催发少量魔气,既可增强力量,又不至于失去神智。”

    “你到底……制造了多少个魔蛊傀儡……”华月咬着牙问。

    “这种蛊虫极难操纵,目前活下来的只有两个。而其中一个,刚刚死在你的手上。”瞳略带惋惜地说。

    “另一个,是离珠祭司,对么?”
           “你知道的倒是比我想象得要多。”瞳有些意外地说,“不过,离珠不是傀儡。她是自愿成为试验品的,我不过用她来收集些数据,并没有操纵她的意志。”

    “那么究竟是谁?”

    “你会知道的,但不是现在。”瞳显然无意继续这个话题,“大祭司要见我们,有些疑问,不如直接去问他。” 


     

    古剑二古剑奇谭二华月谢衣初七谢月初月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