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7

     

    [古剑二][谢月/初月]黑太阳(六)

    饮血青锋

     

    沈夜房里,六位高阶祭司悉数齐聚,气氛凝重。

    “你们看看这个。”沈夜亮出一物,令众人传看。

    这是一枚式样简单的指环,金属材质,泛着淡淡的青色光泽。触感温润如水,其中却饱含灵力,似是有人将它们封印在内。

    “风琊,你来说说。”

    “回禀尊上,这是神农之物啊。敢问尊上此物是从何处得来?”

    “眼力不错。”沈夜点头道,“奇就奇在这里,此物是从下界得来,昨日有人将它交给了本座。”

    华月立刻反应过来:“是捐毒……”

    神农圣物在下界流传,也就意味着,在下界也存在着受到神农庇护的神裔之城了。一时间大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哼,真是好极!”沈夜的嘴角泛起冷笑,“一个沙海小国,却屡次带给本座惊喜。那么,也由不得本座不亲自走一趟了。”

    众人立刻表态道:“属下愿随大祭司同去!”

    “风琊,明川,你们二人与本座同行。华月留在城内,无厌伽蓝换雩风值守。不得有误。”

    “属下遵命!”

     

    “华月姐姐,哥哥今天怎么没有来?”仍旧是孩童模样的沈曦抱着心爱的兔子抱枕,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哥哥今天有事出门了。小曦乖乖睡觉,明早起来就能见到哥哥了。”

    “骗人。”女孩委屈地撅起嘴,长长的睫毛垂下来,遮住了眼帘,“明天醒来,小曦又会忘记哥哥了。”

    “……”华月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眼前这个孩子,其实异乎寻常地懂事。

    “华月姐姐,是不是人长大了以后,就会变得喜欢骗人呢?”女孩若有所思地问道,“要是这样的话,小曦还是不要长大好了。小曦不喜欢骗人。”

    好不容易哄睡了小曦,已是深夜。华月刚走出房门,一柄闪着寒光的长刀就架上了她的脖子。

    华月转过头,只见执刀者一袭黑衣,脸带面具,犹如黑夜里的幽灵。

    “你认识我。”他说。

    她第一次听到他开口,声音似乎有些耳熟,但又像在记忆里褪了色一般,模模糊糊。

    “除了初七这个名字以外,我一概不知。”

    “禀岩。”他又说。

    “什么?”

    初七撤了长刀,一言不发地走开。华月立刻跟了上去,二人走进了大祭司的房间。

    此刻房内空无一人,再没有比这里更适合密谈的地方。当然,这里也很适合杀人。

    “禀岩已经死了,我亲眼看见的。”她说,“别装神弄鬼,你到底是谁?”

    “……”初七没有回答,只是缓缓摘下了面具。

    面具后露出一张深深刻在华月心头的脸,将散落在记忆深处的碎片一一拾起。他神秘的身份,他怪异的举止,他与下界千丝万缕的联系,一切都有了最合理的解释。

    “谢衣!”眼前景象恍如梦境,华月瞪大眼睛,不禁伸出手去,“你还活着……”

    “你果然认识我。不过,我不是谢衣。你认识的人,早已经不复存在。”

    仍然是记忆深处如同高山流水一般的声音,只是它现在听起来,就像已经结上了冰。冰封的寒意让华月突然清醒。借着月光,她发现初七的右眼下,镶嵌着两道红色魔纹,仿佛两滴鲜血凝成的泪滴。

    “另一个魔蛊傀儡,原来是你……”

    “我不想伤害你,我找你来,是想告诉你一些事情。”

    “禀岩的事有内情?”

    初七点头道:“我听见了他和沈夜的对话。”

    “禀岩在一个叫捐毒的地方发现了一座地下宫殿,宫殿里的壁画记录了当地人对神农的信仰,以及神农曾经亲手交给他们一件指环,成为国宝代代流传。”

    “可是,他却在这处神农圣地发现极重的怨灵气息。原来这是一座用于祭祀的神殿,并且曾经使用过大量活人作为祭品。”

    “正在这时,捐毒王在战争中溃败,落难至此地。他便杀了国王夫妇灭口,将国王手中的指环带回。”

    “他对沈夜说,捐毒正是因为肆意涂炭生命,玷污了神殿圣地,才受到了神灵的惩罚,陷入战争。而我们现在,正在步他们的后尘。”

    “沈夜大发雷霆,认定他受到魔气侵袭,胡言乱语,便将他交给了瞳。”

    “……”华月沉默良久,才道:“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初七若有所思道,“和那枚指环的气息,太像了……”

    “……你……你知道那是谁刻下的?”

    初七点头道:“你唤他作‘谢衣’。”

     

    在西域小国捐毒,一场异变频生的战争已接近尾声。

    “启禀将军,浑邪的踪迹到这里就消失了。”

    乐绍成打量着眼前这座不起眼的建筑,未见入口,却见上面画满了奇怪的符号。看来,只有掌握了开启机关的方法,才能找到入口的位置。

    乐绍成正在琢磨,忽然耳边响起机括声,他心下大叫一声“不好”,连忙喊到:“小心埋伏!”

    训练有素的士兵齐齐列阵,只见通往地下的大门缓缓开启,从门里走出三个人影。

    为首的黑衣人在空气中凝出耀眼的黄色光芒,突然将其当做利刃刺来。光刃所到之处,盾牌形如无物,冲在最前的几个人伴着血肉被穿透的声音倒地。

    “弓箭手!”乐绍成喊道。

    几十只箭密密麻麻地射出,却见那三人笼罩在光盾之下,犹如铜墙铁壁,在箭雨中岿然不动。

    “哼,区区凡人,也敢和本座较量,真是自不量力。”黑衣人懒洋洋地从鼻子里哼道,“明川,交给你了。”

    “属下得令!”

    “等等!”情急之下,乐绍成心生一计,站出来道,“这些兄弟都是听我的命令行事,若有冒犯,在下愿一力承担。”说罢向部下使了个眼色:“快跑!”

    “那就先从你开始!”明川冲着乐绍成劈头就是一招,速度快得看不清招式,乐绍成只能勉强举起手中的剑格挡。突然,只见眼前一亮,一道光芒过后,乐绍成发现自己竟然毫发无伤地站在原地,而明川则被自己的招式击中,倒在地上。

    “晗光……”他不可思议向手中看去。这把他才得到不久的剑,居然在关键时刻反弹了对方的招式,救了他一命。

    “今天算你们走运。”黑衣人又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带着另一个手下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乐绍成小心上前,这才发现从倒在地上的人身上,散发着和捐毒城里一模一样的紫黑色雾气。随着一阵风呼啸而过,地上的躯体竟然渐渐散作漫天黄沙,融入了茫茫大漠。

    然而那股紫黑色的雾气并没有完全消散,他又仔细检查一番,发现地上有块黑色的小石头,正是这雾气之源。他小心翼翼地将它拾起,用布包好,想着回到军帐中,便找个地方妥善安置,免得它又害人。

    只是回程的这一会儿功夫,他便觉得头晕眼花,已是勉强在维持神智了。


     

    古剑二古剑奇谭二华月谢衣初七谢月初月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