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9

     

    [古剑二][谢月/初月]黑太阳(七)

    心之罅隙

     

    “你是说,沈夜身边有个神秘的黑衣傀儡,盯着它看了很长时间?”雩风绕着大殿里的石头转了两圈,忽然出声问道。

    “是的,巨门大人。那人脸上还戴着面具,连廉贞大人都不清楚他的来历。”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啧啧,想不到咱们的大祭司还好这一口……”雩风嘀咕着,“沈夜啊沈夜,离了蛊虫,你已经无法笼络人心了么……下一次,还有谁会站在你这一边?”

    说着,他转过身道:“姜伯劳,想不想给那家伙点教训?”

     

    无厌伽蓝的情况,沈夜本已了如指掌,然而亲眼见到如此多的魔化人尽数聚集,还是感到了不小的震撼。在这方翻腾着浑浊的天地中,唯见一缕清气,温柔缱绻,却又坚定顽强。清气触碰到他,于他的双手间流连。他低头看去,那枚指环正熠熠生辉。

    清气之源,是大殿中央的一块石头。一走近它,“我心匪石,不可转也”八个字便映入眼帘。

    沈夜危险地眯起眼睛。就是这种感觉,从他出生以来就无时无刻不在品尝的——

    弱者的不甘。

    上古时代,神主宰着一切,只要虔诚祈祷,大地上的每个生灵都能得到神的庇护。然而自从天柱倾塌,浊气弥漫,神隐的时代渐渐来临。失去了神的庇护,弱肉强食变成了大地上的基本法则,弱者,只能被时代无情地抛弃。

    而他自己,也是个在和父亲的斗争中败下阵来的弱者,所以才会在那个雨夜被送进柜木,才会任由命运左右他的人生。

    所以他痛恨弱者。他努力让自己变强,变得更强,他获得了流月城至高无上的权力,然后他要带领着整个烈山部都成为强者,在这个神隐的时代生存下去。

    所以他的继承人,也理所应当是个强者。

    可是谢衣,他千挑万选出的好徒弟,却带着他从未见过的怜悯神情说:“师尊,生命是平等的,都有权利活下去。”

    真好笑,如果生命当真平等,那么为什么烈山部却要遭受绝症之苦?如果不能向下界人证明自己的强大,便会被他们当成弱者,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他相信谢衣是不甘输给他的,他要让谢衣尝尝当弱者的滋味。可是他没想到,谢衣的叛逃也同样让他尝到了不甘——他最痛恨的滋味。

     

    对于沈夜来说,此番捐毒之行虽然状况频出,却也并非毫无收获。

    “这捐毒国虽然地处偏僻,宝贝却还不少。瞳,你去查阅一下生灭厅里的典籍,若本座所料不错,里面应该会有关于上古神剑的记载。”

    “属下遵命。”瞳应道,消失在传送法阵里。

    “属下不解,不过是下界人手中的一柄剑,尊上为何如此肯定那是上古神物?”风琊疑惑道。

    “灵剑护主并不稀奇。奇就奇在,那柄剑出招的一瞬间,本座也同时感到了指环的反应。”

    “神农圣物捐毒指环?”风琊惊呼。

    “不错。或者更确切地说,正是由于指环的存在,那柄剑的力量才得以觉醒。”沈夜推断道,“而这一切,恐怕连剑主本人都蒙在鼓里。”

    “那人接下来定会回朝复命,只需往长安城派些眼线,要得知神剑下落岂非轻而易举?”

    “那么此事就交给你去办。”沈夜吩咐道,“连同朝中动向也一并回报,切勿轻举妄动。”

    “属下明白。”

    “属下有一事不明。”待到房里只剩下两人时,华月方才开口道,“我听说捐毒国有个地下宫殿,很是蹊跷,为何尊上却只字未提?”

    “那地宫本座去看过,并无任何可疑之处。”

    “可是我的下属禀岩却因此而死!”

    “你可知道禀岩都在本座面前说了些什么?族民迁徙一事已到了最紧要的关头,容不得半点差池。既然他敢在这时候妖言惑众,就休怪本座无情。”

    “凡是不同意你的意见,就是妖言惑众?阿夜,你需要的究竟是一个有思想有感情的朋友,还是一具听话的行尸走肉?”

    “有思想、有感情的朋友……”沈夜闭上眼睛,一字一句地重复着,“还真像你会说出来的话,华月。你记住,只有当一个人变得足够强大之时,才有资格谈论思想和感情。”

    华月难以置信地看着他:“阿夜,你怎么能这么想?你费尽心血守护的族人,难道都是没有思想和感情的?”

    “我又何尝愿意这么想?你知道我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认清楚这个现实?”

    “那么人与傀儡,又有什么分别……”华月的眼里尽是迷惘,“我一直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才能让你把谢衣变成初七。原来,这就是答案……”

    “呵……原来你都知道了……那么你现在心里一定很恨我,对么?”沈夜发出一声像是如释重负的长叹,低声说道,“本座早就觉察到,你对谢衣的关心不同寻常。你要是想替他报仇,那就不妨更憎恨我一些,再多一些,直到你强大到足以打败我。到那时候,整个烈山部便听你指挥。”

    “不,我只是个卑微的弱者,不配有爱,也不配有恨。”华月空洞地回答道,“属下告退,大祭司保重。”

    踏出房门的瞬间,她清晰地感觉到,往日的种种温柔,连同刚发芽不久的小小心愿,都如虚无缥缈的镜花水月般,在心里碎裂了。 


     

    古剑奇谭二华月谢衣初七谢月初月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