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8

     

    [古剑二][谢月/初月]黑太阳(九)

    宁为玉碎

     

            “启禀紫微尊上,属下在一册上古残简中,找到了有关神剑昭明的记载。昭明乃是天皇伏羲下令所铸神剑,具大异能,可斩断世间一切灵力流动。”这一日,瞳来到大祭司殿,汇报着他的重要发现。

           “很好。”沈夜赞道,“这便是谢衣西行的目的——用它来对付砺罂。”

           “应是这样无差。”瞳点头道,“可是据简中记载,昭明早已崩裂损毁,不复神剑之形。而尊上所见之物,却是完好无损的。”

           沈夜敛紧了眉头道:“适才风琊来报,此剑隐含凶邪之气,在下界被视为不详。虽对魔气有些许抑制作用,却似乎不该是上古神剑应有之貌。”

           “会不会有这种可能:神剑昭明尚未拼合完成,故而力量未足,需抽取持剑者的精气灵力,才得了邪剑之名?”瞳猜测道,“若是这样,昭明缺少的那部分,就只能是……”

           他的目光落在了沈夜手中的指环上。

           “是也不是,光靠猜是猜不出来的。”沈夜道,“你去告诉风琊:夺剑。”

           “请恕属下多句嘴。”瞳质疑道,“风琊一向自大狂妄,又因尊上未收他为徒而心怀不满。这样重要的事交给他一个人去做,是否略有不妥?”

           “无妨,本座自有安排。”

    “是,属下明白。”

    待瞳领命而去,沈夜方才低声嘱咐起悄无声息出现在脚边的黑衣男子:“初七,听到刚才的对话了?你去暗中盯着风琊,若他敢耍什么花招……”

    他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是,主人。”

    四周安静下来,房间里又只剩下了沈夜一个人。

    “拥有上古之威,自然也该付出相应的代价……只可惜一旦碎裂,就再难回复如初。”他摩挲着指环,自言自语道。

     

    中原的风土与北疆很不一样,即使是夜晚,也能美得让人心醉。夕阳带走了白日的暑气,璀璨的银河如白练一般横跨天穹,点点星光洒落在草丛中,便化作流萤飞舞。如此美景,却有人无心欣赏,一袭黑衣将他融化在夜色中,朝着长安城踽踽独行。

    忽然一个女子拦住了去路,喝止道:“站住!你现在去,等于是送死。风琊已经设好了圈套,等着你上钩。”

    “抱歉,无论如何我都必须完成主人的命令。让开。”他答道。

    她摇了摇头:“从小到大,我都纵容着你的任性,可终究还是害了你。这一次,我决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那么……”他亮出手中的长刀,“得罪了。”

    可是她却丝毫未动:“我不想和你做无谓的争斗。我知道你若完不成任务,沈夜也不会放过你。所以,你留在这,我去。”

    话音未落,他已瞬移至她身边,然而手中抓住的,只有散落在夜空中的叹息——原来方才与他说话的,只是一个幻影。此刻她恐怕早已在长安城的某处,孤身与风琊周旋着。

     

    “贪狼大人,我们还要在这等多久?大祭司要是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我看我们还是……”

    “蠢材!”风琊劈手打了手下一个耳光,“这次沈夜明里是要夺剑,暗里根本就是要找个借口干掉老子!你们是没看到,那柄剑有多么邪门,老子可不想像明川那样死得不明不白的。幸好我多留了个心眼,将计就计……”

    “报……报告贪狼大人!”之前出去打探消息的手下匆匆赶回道,“来了。”

    众人顿时为之一振,喜道:“大人果真料事如神,这回定叫他有去无回!”

    “慢着。”风琊忽然道,“真如姜伯劳所说,是个脸戴面具的黑衣人?”

    “不……是,是廉贞大人!”

    姜伯劳还未来得及做出一个惊讶的表情,就已经被风琊掐住了脖子。

    “好,很好。”他恶狠狠道,“原来你和雩风联合起来骗我,说什么良禽择木而栖,连华月都和沈夜决裂了。我就奇怪,百年前谢衣的事都没能让她和沈夜决裂,现在又是唱得哪一出?”

    “不……我没……没有……骗……”姜伯劳挣扎道。

    “放心,我不会这么快杀了你。想必华月早就看穿了我的陷阱,我得留着你的命对付她。”

     

    长安城的大街上空无一人,可是街道两旁,却家家灯火通明。不时有女子的嬉笑声从院落中传出,似一缕清风,追随着天上的一弯朗月而去。

    什么时候,流月城的女子也能像她们一样,在夏夜里吟风赏月……

    华月不由得将潜行的脚步放得更轻。

    “廉贞大人,别来无恙啊。”风琊忽然出现道。

    “看贪狼大人这么悠闲,想是大祭司交代的事已经办妥了?”

    “不瞒你说,还真是遇上点小麻烦。”风琊冷笑了两声道,“多亏了姜伯劳前来通报,说大祭司派了廉贞大人协助在下。我可是兴奋得老早就在路口候着了呢。”

    “姜伯劳!”华月变了脸色道,“他在哪里?你把他怎么了?”

    “你一个人来的?”风琊机敏地望望四周,惊讶道,“大祭司当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那你听好了,大祭司要的那柄剑就在那边的宅子里,咱们一手交剑,一手交人。”

    高高的围墙里,也依稀传出女子与孩童的逗乐声,全然不知门外此刻危机四伏。

    “还在犹豫什么,廉贞大人?姜伯劳可是跟随你多年忠心耿耿的手下,难道在你心中还比不上素不相识的下界人?”风琊警告道,“我数到三,一——二——呃!”

    几瓣槐花轻盈地飘下,风琊瞪大眼睛看着从自己胸前穿出的利刃,缓缓回头——一个脸戴面具的黑衣人出现在他身后,透出比刀锋还要冷的寒意。

    “原来……是你……”风琊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道,“以为这样就能结束一切,哼哼,太天真了。”

    只见他朝天空伸出双手,吟诵道:“献上饱含忠诚的热血,与九天之上的黑暗之神缔结誓约,愿赤红之月君临世间,点亮绝命的灯火!”

    乌云遮住了明月,紫黑色的气息在他的双手间聚集,血肉之躯开始变化,他的双手越变越大,直到膨胀成巨大的镰刀状。

    “横竖都是死,你们就陪着老子一起下地狱吧!”完成魔化的风琊吼道。

    华月正要动手,却被初七一把按住了。

    “催动魔气,非死即残,勿轻举妄动。”

    “那该怎么——”她忽然住了口,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具从初七的脸上碎裂,右眼下的魔纹开始延伸,长发在风中飘散。

    “你太碍事,快退开!”初七的手指在刀刃上擦出光芒,喝道。

    她只来得及施展一个瞬华之胄,初七已然一刀斩下,刀光顿时吞没了两个交战的身影。

    她几乎忘了自己在做什么,身在何地,只是失了神一般向前冲去,忽然被人拉住了,姜伯劳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廉贞大人,太危险了,您不能去!”

    “不……不……”她无力地喃喃道。

    光芒散去,二人相对而立,初七的长刀再一次贯穿了风琊,刀刃上鲜血淋漓,风琊的一双大鳌牢牢钳制住初七,鳌上的尖刺割开衣料与肌肤,深深嵌入血肉。

    “可恶……就差一点……为什么……又是谢衣……”风琊最后吐出几个字,便渐渐化作烟尘。

    华月立即上前,轻轻扶住初七,唯恐他也会在手里崩碎了似的。她试着探了探他的鼻息,才悄悄松下口气来。

    方才的动静早已引起下界人的注意,华月连忙布下幻术,而后对剩下的几个人道:“此地不宜久留,先离开再说。” 


     

    古剑奇谭二华月谢衣初七谢月初月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