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9

     

    [古剑二][谢月/初月]黑太阳(十)

    在水一方

           

           流月城巨门祭司雩风,这辈子最得意的有两件事:其一是自己高贵的血统,其二是自己华丽的容貌;最忿恨的也有两件事:其一是老城主没有传位给同胞兄弟,而是传位给了身患重病的女儿,其二是沈夜一个外人,居然手握流月城的大权,甚至连自己也不得不低声下气地向他行礼。

           不过沈夜这些年气数也是大不如前了,除了瞳和华月,几个高阶祭司都各怀鬼胎,干着阳奉阴违的勾当。所以当他听到姜伯劳感慨,居然华月也会与沈夜争吵的时候,立刻敏锐地意识到,机会来了。

        姜伯劳一直向他抱怨沈夜身边有个神秘的黑衣傀儡,若是能除掉他,沈夜就再无可用之人。为此他拉拢了与沈夜素有嫌隙的风琊作同盟,并承诺若是自己当上城主,就让风琊做大祭司。

        可是事情的发展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风琊身死,华月却亲自带着浑身血污的黑衣傀儡突然造访无厌伽蓝。更要命的是,这个黑衣傀儡不是别人,正是已经失踪百年,传闻早已死于沈夜之手的破军祭司谢衣!

        华月看他的眼神几乎要喷出火来,但最终保持了难能可贵的沉默,因为姜伯劳也参与其中,所有人都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

        “任何人都不可在流月城妄议此事。若是谢衣还活着的事传到砺罂耳朵里,所有人都吃不了兜着走。”华月警告道。

    “这个我自然明白。”雩风憋着股气道,“我答应帮你救活谢衣,可你总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华月一走进房间,就感到了直射而来的两道视线,虽有防备,却无威胁,只是静静地停驻在她的身上。魔气催发起来容易,想要平息却是难上加难。在清气的萦绕下,初七的形貌已恢复正常,伤口也快速愈合,但从苍白的脸色和额上细密的汗珠可以看出,此刻他正承受着魔气反噬的痛苦。

    “我们……是同类。”他忽然轻声道。

    “既然你知道,为何还要救我?”

    “因为你在白费力气。”初七皱起眉头,“你还是回到主人身边去吧,我不是你想救的人。”

    “不管你承不承认,我都是十一年来看着你长大的人。”华月一步步走近他,“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说,你学法术,是为了让大家过得好一些。如今斗转星移、世事变迁,初七,我只想问你一句,你的心也变了么?”

    心……是什么?

    是谢衣留下的那抹绿色的幻影?

    是徘徊在头脑中挥之不去的执念?

    是门外石板上刻下的“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还是人的七情六欲、善恶是非?

    初七摸摸胸口,在每个人的胸膛里怦怦跳动的东西,于他而言却是一片沉寂。

    “抱歉,过去的事情我都已经不记得了。”他移开了目光道,“没有什么不能被时间改变,已经破碎的东西,永远不可能再回复如初。”

    “好……好……我明白了。”华月闭上眼睛,平复着心情道,“偃甲可以重造,人死却不能复生。谢衣此生,终是未能超越天道。”

    说着,她从怀中取出一枚偃甲蛋,其上附有精巧的机关,轻轻拨动,便可将蛋壳打开。

    初七看见一个只有半尺高的自己,在偃甲蛋中沉睡着。仿佛突然被吵醒,小人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睁开眼睛,从底座上走了下来!

    小人做了个鬼脸,便蹒跚着向床榻上的初七走去。于近处细细打量,初七发现,这个偃甲人的做工极其精致,绿色的上衣得体合身,袖口还绣有矩木枝的纹样,乌黑的发辫整齐地束在脑后,随着步伐左右晃动。

    它一直走到初七面前,踮起脚,伸出手,拨开贴在他脸颊上的湿发,轻轻抚摸着右眼下泪滴状的魔纹。

    四肢灵巧有力,就连指尖的皮肤也和常人一般富有弹性。总之,它除了小了一圈外,所有的一切都与常人无异。

    “虽然在我看来,他造的偃甲,已经和活物差不许多了。”华月道,“这个偃甲小人原本还能说话,只可惜年代久远,总有灵力耗尽,无法动弹的一天。”

    初七怔怔地看着这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忽然抬起手。

    “续加灵力……”华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连语句都开始结巴起来,“你……你居然能轻而易举地突破磁力屏障……”

    “巧合而已,莫要多想。”初七平静道,“我也只能注入少量灵力,再多怕是要烧坏部件。不过让它开口说话,应该是足够了。”

    只见偃甲人转过身,面对着华月开口了:“月姐姐,这次试验的偃甲人又失败了。看来以人力创制生命这条路,怎么也走不通呢。千年万年,世人始终都要饱经生死之苦……”

    熟悉的声音,带着悲天悯人的力量。习惯于在黑夜中生存的人,总是害怕被太阳灼伤,只有走出黑夜,真正沐浴在阳光下的时候,才能切实感受到,被光明和温暖包围的感觉是怎样一种美好。

    偃甲人顿了顿,又道:“其实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活着的人的孤独和痛苦。一想到如果我死了,师尊和月姐姐该如何伤心痛苦,便不由得也从心底害怕起来。月姐姐,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我多希望有个偃甲,把我对你和师尊的记忆保存起来,一直陪伴在你们身边……”

    声音渐渐地小下去,有冰凉的液滴落在初七手心里。他疑惑地抬起头,正对上华月满是泪痕的脸。

     

    华月来到地面上的时候,月亮已经西沉得快要看不见了,却见几个女祭司还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好不热闹。

    “这么晚了还不去休息?”她问道。

    大家顿时安静下来,红着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其中一人鼓起勇气道:“廉贞大人,今个是下界的乞巧节,姐妹们正在斗巧呢。传说胜出的人可以得到月神娘娘和织女娘娘的保佑,找到好姻缘。”

    原来是这样,难怪在长安城中,也是家家户户深夜未眠。

    “廉贞大人要不要……也一起加入我们?”方才出声的姑娘迟疑着问道。

    华月笑着点头道:“那我便来许个愿吧。”

    这时节,长安城里的夜风刚带了如水的凉意,到了北疆之地,却已是如冰冻的刀锋一般。要不了多久,这里又将重新被皑皑白雪所覆盖,迎来又一个漫长的冬天。

    他们唯一能与下界人共享的,也只有头顶上的这片星空了。

    这时忽然有人问道:“听说破军大人回来了,是真的么?”

    人群又一次安静下来,所有的眼睛一齐看向了华月。

    “破军已在下界奔波百年,是时候歇歇了。”华月道,“别总想着会有救世主出现,自己的愿望,只有靠自己去实现。”

    不远处的草丛里,有什么东西在闪烁,像是落在地上的星星,对着天空眨眼睛。

    “监视偃甲!”华月惊道,“该来的总要来,只愿大家想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不要在浩翰星河中迷失了方向才好。”


     

    古剑奇谭二华月谢衣初七谢月初月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