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5

     

    [古剑二][谢月/初月]黑太阳(十一)

    十一沧海飞尘

     

           流月城正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

    沈夜的两条眉毛都快拧到了一起,从他们在捐毒投下矩木枝算起,才过了不到两个月时间,下界人竟已经追查到流月城头上。族中仍有一部分人尚未感染魔气,龙兵屿也只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荒岛,留给他的时间却已经快到头了。

    “伏羲结界是否能阻挡他们一阵子?”华月问道。

    沈夜摇了摇头:“倘若神剑昭明真的在他们手中,伏羲结界便随时有可能被攻破。华月,你去召集祭司们守在城内各处,如有万一,尽量拖延时间。”

    华月叹了口气:“你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

    “这个时候,你仍要与本座置气?”

    “谢衣之事,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华月转过身道,“但我仍会以流月城廉贞祭司的身份面对一切。阿夜,这一次,也请你不要再逃避了。”

    “为何你不开口让她留下?”瞳问道。

    “天意从来高难问。这世上终有一些人、一些事,是本座无法掌控的。”沈夜轻叹道,“初七怎么样了?”

    “已无大碍,幸好无厌伽蓝的清气还算丰沛,多少能起到些效用。”

    “那就好。”沈夜松了口气,“知交零落至此,也幸好还有一个人永远不会背叛本座。”

    他接着吩咐道:“你去把雩风找来,本座有要事与你们相商。”

    “尊上可是已有绝处逢生之法?”

    “伏羲是上古三皇之一,他的结界,自然也只有三皇圣物才能破除。因此下界人想要在短时间内破界成功,就必须使用神剑昭明。只要我们能赶在他们之前用昭明除掉心魔,流月城或可有一线生机。”

    “你想一个人扛下所有罪责,换取下界人对族人的谅解?”瞳问道。

     

    长安城依旧熙熙攘攘,人流如织,只是这几日平白多出了许多修仙门派的身影。

    “山雨欲来风满楼啊……”早市的茶摊上,捻着胡须的老者对身边的白衣男子咕哝道,“上一次长安城里聚集这么多修仙门派,还是二十年前天下大乱的时候。眼下这太平日子可是过一天少一天喽……唉!”

    白衣男子眉头紧锁,一言不发。

     

    “微臣参见陛下!”一大早,乐绍成便风风火火地进宫了,“恳请陛下恩准微臣用晗光一试!”

    “乐爱卿,朕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流月城结界乃是伏羲所设,非寻常金刚玉石可比。”圣元帝扶着额头道,“更遑论晗光深具邪性,力道越强,对持剑者的伤害就越大。用它破结界,和让你去送死有什么区别?”

    “可是百草谷的墨者也说了,晗光的威力已经很接近上古三皇圣物,并非没有成功的可能啊。”

    “朕已下令遍寻洞灵源青崖先生、天墉城黛殊真人二位长老,此事并非没有回转之地,爱卿何须如此冲动……”

    “若是寻不到二人,我们就要这样一直等下去吗?更何况即便三位长老联手破界,也只有五成的把握。若是失败,不一样也有性命之虞?”乐绍成难掩激动,“军中将士和捐毒百姓相互烹食、遍地骨肉残渣的惨状,每晚都出现在微臣的梦中……”

    正在这时,有侍者来报:“启禀陛下,清和长老求见。”

    “快请!”

    气氛更加紧张起来。清和真人已多日未有回音,以他的消息灵通程度,若是此番寻觅未果,恐怕就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了。

    圣元帝迫不及待地问道:“可有二人踪迹?”

    清和真人摇了摇头,圣元帝脸上的光暗了下去,乐绍成再次恳求道:“陛下,还是让微臣……”

    “乐将军稍安勿躁。”清和真人道,“山人虽未寻得二位长老,却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女娲补天所用的五色石。若使用偃甲引爆,当可动摇伏羲结界。”

    “哈哈哈哈!”圣元帝顿时转忧为喜,笑道,“清和啊清和,可真有你的,竟能得到三皇圣物!真乃天助我也!事不宜迟,朕这就令工匠去造偃甲。”

    “陛下且慢。”清和真人道,“建造偃甲一事,山人已有最稳妥的人选。只是在此之前,山人想请陛下和乐将军先听一个故事。”

     

    从神殿到寂静之间这条路,沈夜每天都要走上一回,不知不觉,就已经走了一百年。

    而今天,将是他最后一次踏上这条路。

    就在片刻之前,消息传来,伏羲结界已被攻破。

    人总是要到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善驭灵力、寿数长久的烈山部人,从未像现在这般感受到生命的短暂易逝,也从未像现在这般强烈地渴求着活下去。然而盛极必衰、枯荣流转,在浩瀚天道面前,凡人的力量再强大,也渺小如一粒尘埃。

     

    身为大祭司的儿子,沈夜没有朋友。

    他住在高高的神殿里,每天都要练很难学的法术。寂寞的时候,他就和小花说话,和小鸟说话。

    有一天,他认识了一个奇怪的女孩。她会很多神奇的法术,看得他一愣一愣的。

    女孩名叫沧溟,是城主的女儿。她也没有朋友,她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练法术了。

    “要是爹爹不是大祭司该多好。”他抱怨道,“别人家的孩子就不用学法术。”

    “不学无术,该如何保护重要之人?”她问道。

    沈夜的抱怨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铺天盖地的法术就填满了他生活中的每一寸空隙,失败、重来、再失败、再重来……

    因为沧溟得了绝症,他们尝遍了各种上古秘术,都治不好她。

    后来,大祭司提出,可以尝试借神血之力救治沧溟,为此,他决定献出自己的两个孩子作为试验品。

    沈夜带着妹妹沈曦仓皇逃跑,但很快就被捉了回来,强行送进了矩木核心。

    兄妹俩同根不同命,神血灼烧庇佑了沈夜,却摧毁了沈曦的身体和记忆。

    大祭司的目光落在劫后余生的沈夜身上,缓缓宣布:“从今日起,你便是大祭司之位的继承人。”

    就这样,沈夜踏上了一条孤独之路。

    他越来越强,学尽了流月城最高深的术法。可是沧溟和小曦,再也回不到当初的模样。

     

    “阿夜,你为何不肯驱逐心魔?”

    “请沧溟城主见谅。只是时间紧迫,除却感染魔气、举族迁往下界,实在别无他法挽救我烈山部。”

    “这么说,即便我反对,你也打定了主意要与心魔结盟?”

    “属下心意已决。”

    “阿夜,你须知道,逆天而为,将付出常人无法想象的代价。你当真不会后悔?”

    “所有罪孽,将由属下一力承担,请沧溟城主成全。”

    “既然如此,作为交换,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城主请说。”

    “以我为祭,施下冥蝶之印。”

    “这!沧溟城主何故如此!”

    “大祭司连这点代价都无法承受,还谈何逆天?”

     

    “猜疑、背叛、刀刃相向、阳奉阴违……沧溟,原来这就是我要付出的代价……”沈夜咬着牙道,“可是为什么我付出了这一切,却还是无法保护重要之人……”

    “呵呵呵呵呵呵呵……”矩木中飘出一团黑乎乎的影子,狞笑道,“人心就是这样贪得无厌,大祭司一心为他们着想,可他们一点都不领情呢。倒不如让他们都做了我的盘中美餐,作为交换,我愿赐予大祭司永生不灭的寿命,如何呀?”

    “呵。这世上,当真有永生不灭这回事?”

    “如何没有?以我魔族的强大力量,足以与天地同在,与日月同辉。”

    “真是不错的想法。”沈夜冷冰冰道,“只可惜,你马上就要死了。”


     

    古剑奇谭二华月谢衣初七谢月初月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