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6

     

    [古剑二][谢月/初月]黑太阳(十二)

    十二止戈为武

     

    【醒目】本章剧情节奏三倍速,下一章正文完结=。=

    ============================================


    从结界的细小裂缝中,各修仙门派鱼贯而入。

    瞳一眼就看出为首的戎装男子腰间的佩剑不俗,与此同时他手中的指环竟开始微微震动,便朝初七和雩风做了个手势,三人遂兵分三路朝神剑包抄。

    瞳走了没几步,就被人拦住了。

    “华月让你来拦我的?真是螳臂挡车,不自量力。”他不以为然道,“离珠,你的实力还没有我做的傀儡强。”

    “平时的我,确实无法拦住你,但是如果像这样呢?”她说着,周身便有紫黑色的雾气开始萦绕,背部隆起,竟渐渐生长出巨大的双翼来。

    “你疯了?”瞳的语气终于出现了波动,“我早就告诉过你,万不可轻易使用魔蛊。以你的法术修为,根本无法承受魔气和蛊虫的双重反噬!”

    “只要能……阻止你……就够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瞳冷下脸来,指着前方道,“只有那柄剑能够杀死心魔,拯救族人。现在大祭司正独自一人与心魔周旋,你再拖延下去,便是流月城的罪人。”

    “为什么……不能向下界人解释清楚……而非要……彼此争斗……”

    “他们凭什么相信我们?”瞳冷笑道,“你若再不让开,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他的手摸上眼罩,离珠暗暗握紧了手中的秘密武器,脚下却没有挪动一步。

    “你确实让我吃惊,所以能有这样的死法,也算是死得其所了。”说完,瞳取下了眼罩。

    他看见一只血红的妖瞳,在镜子里瞪着自己。

    这镜子不同于一般铜镜,而是在玻璃后镀了一层银。他从未如此清晰地看过自己的脸,那样苍白可怖,眼中血丝根根分明。灵力接触到镜面,又源源不断地被反射回来。

    “铛”的一声,镜子成灰散去,紧接着开始化成灰的,还有两人的身体。

    恍惚间,离珠仿佛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人正迎面走来,和以前一样嘴角含笑,右眼上的单片眼镜多么适合他,看起来成熟又稳重。是因为自己死了,所以见到谢前辈了么?这样看来,“死”也不是一件多么坏的事啊……

    啊,不行。她忽然捂住自己的脸,这副丑陋的样貌,怎么能被谢前辈看到。还有,自己死了之后,流月城中还有没有人会记得谢前辈?还有还有,谢前辈送给自己的最后一件偃甲,也……

    “唉……”她最后叹了口气道,“对不起……谢……前……辈……”

     

    初七第一个接近目标,就在他快要得手的时候,一道光芒将他反弹了回去。他迅速稳住身形,看见华月出现在面前。

    “想不到,这场争斗还是无法避免。”华月摇着头道。

    初七一言不发,将长刀立在身前。

    华月的音律攻击无质无形、变幻莫测,然而初七的速度比声音更快,轻易就捕捉到了源头的阵眼所在。他一边灵活地躲开攻击,一边寻找着破绽,机会一出现,眨眼间他的长刀就指向了华月的咽喉。

    “你输了。”他简单地说。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可是初七没有动。

    “你别以为现在放过我,我也一样会放过你。”华月补充道。

    话音刚落,她就被仰面击倒在地,紧接着左肩上传来剧痛——初七用长刀穿透了她的肩膀,将她钉在地面上,然后转身离开。

    他没走几步,就猝不及防地被人从背后扑倒,二人一齐滚下了高高的石阶。

    他仰面躺在枯草丛中,反被华月用刀架住脖子。她的脸上、肩上、手上,全都沾满了血。原来她直接用手握住刀刃将它拔出,然后又追了上来。鲜血从她的左肩一滴滴落下,滴在他的右脸上。

    “难道沈夜没有教过你,永远不要背对着敌人?”

    “我从来无意与你为敌,却不知你为何处处针对我。”他皱着眉道。

    “你该不会以为,夺取昭明送到沈夜面前,就算完成了任务?哈,别天真了。”华月冷笑道,“沈夜的下一个命令,便是让你用昭明将他同砺罂一道钉死在矩木上。你是照做还是不照做?”

    初七睁大眼睛,漆黑的瞳仁中映出染血的利刃。

    沈夜将这把刀送给他的时候,曾对他说:“我希望,这把刀永远不会有指向我的那一天——本座唯一不能容忍的就是背叛。”

    而他也立下誓言,甘愿侍奉主人左右,成为主人的利剑与护盾,绝对不会背叛主人。多年来,这几乎已成为他生存的全部意义。

    然而,与主人兵刃相向的这一天,最终还是来到了?

    “你杀了我吧。”他对华月说。

    华月手中忽然发力,只听“咣当”一响,长刀应声而断。

    “一柄指向主人的利刃,留它何用。”

    初七张了张嘴,正要说点什么,忽然看见一个身影从空中闪过。

    “雩风!”他脱口而出,“他已经得手了。”

    “糟了!”华月迅速放开他,站起身来,“我们快去阿夜那边!”

     

    他们紧随在雩风身后赶到寂静之间,远远地就看到心魔砺罂咆哮着朝沈夜迎面扑来,与此同时,雩风也一跃而起,手中长剑直指高台上沈夜的后心。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从侧面闪过一道白色的影子,一把将沈夜推离了前后夹击的危险境地。

    下一个瞬间,长剑穿过砺罂,深深地刺入矩木核心。

    霎时间剑气长吟直冲九霄,光华流转闪耀大地,所有人都停下了争斗,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沈夜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矩木枝上的灵力流动非但没有停止,反而加快了速度。这是一股,不,两股邪煞非常的力量互相压制纠缠,这两股力量极不稳定,一旦失衡坍塌,足以毁灭整个流月城。

    “不,这不是昭明……”他喃喃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邪剑晗光,依靠吸血来增强力量。”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想来是矩木中的神血让它威力大增,才能与砺罂相匹敌。”

    沈夜的表情瞬间凝结了,他僵硬地回过头,看见自己此生唯一的弟子站在背后,微微颔首道:“弟子来迟,请师尊恕罪。”

    一时间喜悦、愤怒、疑惑、担忧……交织成千言万语堵在心头。

    “阿夜,你还不动手。”矩木枝上传来沧溟城主的声音,“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这一下把沈夜的思绪又拉回到现实中。他步履沉重地上前,道:“冥蝶之印一旦发动,宿主将被由内而外啃噬一空,连荒魂也无法留下。沧溟,你……”

    “所以你就妄想用自己的命来替换我,当真愚蠢至极!”沧溟厉声道,“今日若不是谢衣,你将要犯下不可挽回的错误。”

    沈夜深吸一口气,缓缓行礼道:“属下……遵城主令……”

    只见他一挥右手,无数亮闪闪的蓝色灵蝶从沧溟体内破茧而出,将被钉在矩木枝上的心魔砺罂连同晗光一起封印其中。

    而沧溟的身体,也开始慢慢变得透明。

    “属下无能……”高高在上的大祭司终于露出脆弱的表情,徒劳地挽留道,“属下忝居大祭司之位,未尝得一人之真心,未尝守一城之太平,实不值沧溟城主重托……”

    “大祭司此言差矣。”沧溟的声音带着空灵的回响,仿佛从遥远的天边传来,“诸行无常,众生皆苦。大祭司是有心逆天之人,又怎会屈服于尘世之苦呢?有你在此,我便任性一回,先去寻那逍遥自在了。”

    沈夜心中一动,伸手抚上沧溟的脸颊:“我会一直在此。”

    “嗯……”沧溟的声音几不可闻,“好好活下去,阿夜……”

    沈夜抬起头,望着最后一行灵蝶翩然而上,庄重道:“属下恭送沧溟城主。”

    灵蝶在城中各处飞舞、盘旋,才最终恋恋不舍地消失在天际。

    所到之处的烈山部人无不双膝下跪,行大礼道:“属下恭送沧溟城主。”



     

    古剑奇谭二华月谢衣初七谢月初月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