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5

     

    [古剑二][谢月/初月]黑太阳(十三)

    十三夜尽天明(正文完结)

     

           封印之中,晗光发出呜咽之声,汹涌的灵力流渐趋平缓。

        然而耀眼的光芒却未见黯淡,光束聚集成闪电,在半空中劈出一个少年的身形。

    少年双眉倒竖,抬手便又甩出一记炸雷,怒不可遏道:“区区凡人,也敢觊觎神农之血的力量!若不是吾在剑中拼命压制,此刻方圆百里已然尽无活物!”

    “晗光剑灵……”沈夜最先反应过来,“想不到相隔几千年,还能借此得见上古部族,当真令人无限感慨。”

    少年打量了他一番,略带惊讶道:“吾也想不到时至今日,竟还有上古部族存活于世……不过,想必也是活得辛苦罢?”

    “天道可畏。”沈夜叹道,“本座曾欲逆天而为,可惜最后关头还是功亏一篑。如今只待神血耗尽,树倒城摧,世间便再无我烈山部。”

    这时身旁忽然有个声音道:“师尊,虽然弟子并无十分的把握,但烈山部的确仍有一线生机。”

    睽违多年,岁月使谢衣褪去了青涩,举手投足间自成一股名士风流。本是久别重逢的感人一幕,对沈夜来说,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当年谢衣的不告而别纵然令他生气,但他也无数次地想过,只要谢衣愿意为自己辩解一句、愿意说一句后悔,他甚至可以既往不咎。然而当他终于在下界找到谢衣时,谢衣对他说:“你我师徒之义早已断绝,旧日种种如川而逝,何必重提。”

    已经破碎了的东西,真的还能再回复如初?

    “生在何处?”他问道。

    “心魔能使族人染上魔气,那么下界人也一样能使族人染上人间烟火,以适应浊气。”

    “依靠下界人?”沈夜觉得这个主意实在有点异想天开,“如今烈山部已是俎上鱼肉,任人宰割,还会有人愿意帮助我们?”

    “你们的事,我们已经知道了。”人群中又有声音道,“乐某此次正是奉当今皇上圣旨,前来搭救。”

    沈夜认出说话之人正是在捐毒有过一面之缘的王师大将,不禁狐疑道:“在捐毒之时你亦被魔气所伤,现在却以德报怨,是何理由?”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流月城百姓自然也是皇上的子民。”乐绍成答道,“你虽然可恶,可城中百姓却是无辜的。乐某既为军人,就该护得一方百姓平安,又岂有袖手旁观之理?”

    “哈哈哈,你说得很好。”沈夜笑道,“本座几乎就要相信了。只可惜人的想法再好,也挡不住现实的残酷。我问你,你在捐毒杀人如麻之时,又可曾想过捐毒百姓的平安?”

    “我明白你的意思。”乐绍成道,“天朝虽大,力量虽强,却从不主动挑起战争。但若有人据此认为我们软弱可欺,必会被我们毫不客气地打趴下。我们手中的剑,从来只指向作恶之人。”

    “是非善恶,很多时候都只在一线之间。你又凭什么判断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今之形势,孰善孰恶,已一目了然了。”

    一席话说得沈夜双拳紧握,有一瞬间乐绍成以为自己几乎就要性命不保。但沈夜沉默了半晌,语气竟然变得温和起来:“乐将军,难怪谢衣会找上你——你们真的很像。只是你出身中原富庶之地,不知天道可畏。以本座之能,倾尽一生尚且无法超越,你灵力低微,又能做些什么?”

    “我一个人是做不了什么,但千千万万的人联合在一起,其力量未必不能胜天。”乐绍成答道,“这些随我来的修仙同道,今日起便会在此住下,与你们一道耕织劳作,共同生活。”

    “且慢。”一直沉默的剑灵忽然出声道,“乐将军,你的想法是很好,但恐怕过于乐观了。冥蝶之印虽能封印住心魔的灵力,却无法杀死它,只要其魔核仍在,便可随时重生。而神血经此一役,已然过度消耗,最多月余,流月城便将倾覆。”

    “我调查过心魔的弱点。”谢衣接过话道,“人间烟火,就是对付心魔最好的武器,只要烈山部人与下界人齐心协力,便不用惧怕心魔重生。只是它若趁机逃回魔域,事情就不太好办了。敢问剑灵前辈,是否有什么方法能够彻底除去心魔?”

    “叫吾禺期便好。”剑灵歪着脑袋回答道,“传说远古的司幽上仙有一种劫火,能将一切化为虚无。只可惜自从巫山神女亡故后,司幽上仙便不知所踪……”

    “巫山……神女……司幽……上仙……”谢衣忽然捂住脑袋,表情痛苦。

    “你怎么了?”禺期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到,我或许……能够找到这种劫火……”

    众人顿时惊讶道:“此话当真?”

    “有一些事……模模糊糊地……想不起来……”谢衣闭着眼睛,像在头脑里搜寻着什么,“但我知道,下界的故居里,就有我想要的答案。”

    “为师相信你。”沈夜最后道,“心魔灵力未复,暂时还回不了魔域。此事宜速战速决,为师就和乐将军在流月城内等你。”

     

    天快亮的时候,众人聚集在寂静之间的高台下,听沈夜宣布流月城几千年来最重大的决定——恢复谢衣破军祭司之位,以及,欢迎流月城的第一批来自下界的客人。

    人们起初面面相觑,不知是谁带起了头,与面前的对手握起手来,于是大家纷纷效仿,一双双手越过几千年的隔阂,交叠在一起。

    没有人注意,一抹暗影悄悄地走出了人群。

    流月城的其他地方都十分安静,只有初七自己的脚步声在回响。华月在他的怀里沉沉睡去,意识模糊中仍兀自发出微弱的梦呓:“谢衣……”

    从谢衣说第一句话的时候起,初七就知道了,百年来他不是自己,只是谢衣投下的影子。

    前路依然漆黑,然而抬头望去,东方已经开始泛白。

    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阴影,太阳的升起并不是结束,而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

    正文到此完结,稍后将有两至三章番外补完。

     

    古剑奇谭二华月谢衣初七谢月初月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