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6

     

    [古剑二][谢月/初月]黑太阳(番外二)

    番外二人间烟火

     

           “为何没跟谢衣一起走?”见到华月,初七的第一句话就这么问道。

        “流月城里还有很多我想做的事,为何要走?”

        “是为了和下界人的盟约?”初七道,“烈山部数千年来都对浊气束手无策,那乐绍成何德何能,你当真相信他?”

        “我带你去个地方,你看了就明白了。”华月神秘道,“不过你得先把刀放下——咦?”

        她忽然想起初七的刀好像已经被她折断了。此刻他腰间挂着的,赫然已不是原来那一把。

        “此刀是我多年随身之物,从今日起,便依你的心意去挥动它吧。”谢衣来找他的时候,把长刀递到他手上道。

    只见刀身清辉流转,凝气成霜,刀背上,铭有错金“邀月”二字。

    “我的……心意……”

    “邀月……”华月喃喃道,“当年,谢衣正是用这把刀救了阿夜的命,亦是用这把刀与阿夜决裂……”

    “刀剑再锋利,不过是听命于人。而人心,才是最可怕的无形之刃。”初七将长刀归于鞘中,“沈夜若不是小看了人心,又何至于落得与傀儡为伍。”

    “这不能都怪阿夜,整个烈山部,又有几人懂人心。”华月摇头道,“我们走吧。”

           

           他们来到的,是一片金灿灿的牧场。

           此处四面环山,水草丰美,是绝好的越冬地。白云在苍茫的蓝天上翻卷,仿佛伸手就能触摸到。辽阔的草场上,已有不少毡房错落有致地分布着,不远处,成群的牛羊悠闲地吃着草,在夕阳的余晖里投下长长的影子。

           “阿爹好。”华月走近一户人家,向主人问候道,“我二人行路至此,天色已晚,不知是否方便借宿一宿?”

        “好说,好说。”那老汉操着一口不甚流利的官话道,“外头冷,先进来。”

        不一会儿,两人就被安排在暖烘烘的炉火旁坐下了,面前还摆上了热腾腾的奶茶。

        初七的心里犯起了嘀咕,他从未喝过这种东西,不知道华月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此刻女主人正笑眯眯地看着他,他也只好端起碗喝了一口。

        细腻绵绸的感觉顺着喉咙滑下,使全身由内而外腾起一股暖意。只一口,仿佛与生俱来的空虚和不安都被填满,代之以从未有过的充实。

        这时从门外走进一个中年妇女,与女主人叽里咕噜地交谈了几句,女主人面带歉意地朝他们笑笑,便随她一起走出了毡房。

        华月立刻拉起初七,也跟在后面溜了出去。

        只见几个人在门外围成一圈,一只羊趴在中间的草地上,咩咩地叫唤着。

        初七正疑心它是不是生病了,却在人缝中瞧见,一只小羊羔正从它的体内探出头来!

        几只手抓住了小羊羔,帮助它从母体内挣脱。整个过程揪心而漫长,当小羊终于被完全娩出,宣告着来到这个世上的时候,人们都不由得发出了一阵欢呼。

        母羊温柔地舔着自己的孩子,看着它在自己身下吮吸乳汁。它将要学着怎样做一个母亲,而它的孩子,将学着怎样在这个世上生存。

    “看啊,它们多可爱。”华月不禁笑逐颜开,“虽说生死轮回、枯荣流转,世间没有永生不灭的事物。但无论何时,新生命的到来,总是这般令人欢喜。”

    初七抬起右手,上面仍然残留着华月眼泪的触感。生命就是一场无法停下脚步的旅途,在不断的相遇和别离中,究竟是死者抛下了生者,还是生者抛下了死者?

    “其实谢衣没有必要去研究什么偃甲人。”初七道,“正因为生命短暂,所以快乐与悲伤都不过短短一瞬。相较之下,历久不变的偃甲反倒被孤零零地遗忘在时光中,成了怪物。”

    华月愣了一愣。在谢衣身上,又发生过什么样的变化,才使他拾起了失落的百年光阴?

    “如果有一个机会……”她迟疑道,“让我们成为和他们一样灵力低微、寿数短暂的凡人……只能在世上活几十年,每天为了填饱肚子而从早到晚辛辛苦苦……初七,你会愿意么?”

    初七陷入了思索。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下界人怎样生活,他今天所经历的一切——牧民们饱经风霜的脸上的笑容、毡房里温暖的炉火、香甜的奶茶、还有新生的小羊羔——从来没有人向他说起过。

    这些牧民生活得并不容易。同样要面对北疆的严寒,可是他们没有神血庇佑,也不会法术,只能起早贪黑,靠双手劳作。而他们劳动的果实,就像那碗奶茶一样,品尝起来从嘴里一直甜到心里。

    众生皆苦,但苦中也有甜,原来,这就是活着的感觉。

    “只怕我这从地狱里爬回的幽魂,不配拥有这样的人生。”

    “既然时间已经改变过你一次,那又为何不能改变你第二次?”华月问道。

    她的眼神清晰坚定,这并不是一双属于傀儡的眼睛。

    天渐渐地暗下来,远处洁白的毡房顶上,正升起一缕缕袅袅的炊烟,催促着在外的旅人加快归家的脚步。空气里到处飘荡着食物的香味,让两人空空的肚子都不由得叽叽咕咕地唱起歌来。

    “那些炊烟,就是心魔最惧怕的东西,所谓的人间烟火。”华月指着远方道,“人食五谷,五谷运化则产生浊气。乐绍成正是打算用这种方法,让族人由体内自身产生浊气,再逐步与外界融合,以达到适应浊气的目的。”

    “谢衣的偃甲炉!”初七恍然大悟道,“想不到时隔多年,竟还能派上这样的用场。”

    华月点头道:“其实心魔真正惧怕的并不是烟火本身,而是其乐融融的人间生活。我们眼前的这番景象,离流月城不会太远了。”

    神的时代过去,人的时代来临,高居于九天之上的烈山部想要找回一线生机,也唯有走下神坛,染上人间烟火。只是不知他们在下界人身上,能否发现些许与自己相同的、从未改变的东西?


     

    古剑奇谭二华月谢衣初七谢月初月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