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20

     

    [古剑二][现代架空 全员官配向]暗香(四)

    【醒目】最近,智商余额不足的lof主发现在之前的章节中,忘记了国内医学专业本科为五年制这一事实,导致了重大bug,对此深感羞愧……值得庆幸的是,这一bug不会影响到主线情节的发展,目前lof主已对人设稍做修改,乐无异、夏夷则、阿阮本科为五年制,其余不变,闻人羽本科为四年制,所以她已经是研二的学姐了(闻人姐姐威武),并且也更改了前文中的相应内容。

    由于这篇作死的文章专业性的东西有点多(躺),所以如果各位读者发现了隐藏在各处的bug希望也能尽量温柔地提出,lof主跪谢!

    ===================================

    第四章 天使在人间

     

    医院的每一天都像一场战役。早上八点,乐无异站在长安大学附属医院的外科大楼下,电梯口早已排起了长龙,可是楼层显示器上的数字却像故意跟焦急的人群作对似的,好久也不见挪动一层。

    终于盼到门开了,只听伴随着一叠声的“让一让,让一让”,从里面骨碌碌地推出来一辆轮椅。排在最前面的几个人猝不及防地连连后退,撞在了后排的人身上,人们就这么一排撞一排,队伍瞬间就被打散了。

           轮椅上无精打采地斜靠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鼻孔里还插着氧气管。两个医生从旁护着,一个负责推轮椅,一个负责举吊瓶,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

    衰老和疾病是如此可怕的东西,能把每一件平常事都变得无比艰难,直到让人丧失活下去的勇气。

           外科大楼的每一层都分为实验区和病区,从电梯口出来,左手边是实验室,右手边是病房。乐无异送完实验样品,迎面就碰见了一脸倦容的夏夷则。

        “刚下夜班?”乐无异问道,“天天都这么辛苦么?”

        “也不是每天。”夏夷则揉着眉心回答道,“昨晚有个病人突然恶化,抢救了一宿。”

        “那……救回来了么?”

        “暂时情况是稳定了,但恐怕也撑不了多久,随时都有走的可能。”

        从他平静的语气里,也依稀能感觉到昨夜的紧张气氛。

        乐无异有时候觉得,虽然他和夏夷则都是学医的,却分属在不同的世界里,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当他在实验室里安静地思考问题的时候,夏夷则却在和死神搏斗。

        然而人生就是这样让人无奈,你以为自己胜利了,孰知一切都只是暂时的,想要守住胜利的果实,就只能不停地战斗,不停地战斗。

        想想都觉得沉重,仿佛人生再也不会开心起来了。

        “夷则,你要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一定要说出来,千万别憋着。”乐无异有点担心地说。

        “别担心,做医生只是需要和人打交道而已,没有你想得那么可怕。”夏夷则说,“这里的每个病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在面临生离死别的时候,你能看到最淋漓尽致的人性。”

        正在这时,只听“叮咚”一声,电梯门开了,阿阮从里面跳出来,举起手中的塑料袋就嚷开了:“夷则,我没迟到吧?等电梯等了我好长时间!”

        “还好。”夏夷则紧绷的表情稍稍放松了一些,“我也才刚下班。”

        “咦,小叶子你也在?早知道我就多买一份早点了。”

        “不不不,我吃过了。”乐无异连忙推辞道,八卦的小天线早已高高竖起。大清早的特地给夷则送早点?这必须是有情况啊。

        “夷则,你的脸色为什么这么难看?快把手给我。”

        牵牵牵……牵上了!乐无异瞪大眼睛看着阿阮自然而然地抓住夏夷则的手腕,顿时觉得自己变成了超大功率的电灯泡。不是吧,进展这么快?还有,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为什么自己和闻人都没有听到一点风声?

        “奇怪,为什么脉象一点好转都没有?”他听见阿阮在说,“昨晚又有危重病号需要抢救?”

        什么啊,原来是诊脉啊。乐无异刚要松一口气,忽然意识到更严重的问题。

        夷则生病了?

        “夷则,你不舒服么?”他忍不住问道。

        阿阮立刻打开了话匣子,向他抱怨道:“小叶子,你别看夷则长得高高大大的,体质虚寒得很呀,有很多甚至是小时候就带出来的病根。要不是禺期老师让我们分组互相诊脉,我都不知道他身体这么差。就这样还总是熬夜,要不是我来送早点,肯定也能省就省了吧。小叶子,你赶紧帮我劝劝他。”

        小时候就带出来的病根?乐无异这才发现,夏夷则很少提及他的家人。五年同窗,他只知道夏夷则的家在距S城一千公里外的P城,除此之外,他竟然对他最好的朋友一无所知。

        在夏夷则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

    “小毛病而已,不碍事的。”夏夷则回答道,“这么多年我不也活得好好的?阿阮,就算是医生也不可能包治百病的,禺期老师的作业你已经超额完成了。”

    “那怎么行?”阿阮双眉一竖,倔劲上来了,“你是我的第一个病人,我非要把你治好不可!”


     

    古剑奇谭二异羽则阮谢衣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