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29

     

    [古剑二][现代架空 全员官配向]暗香(五)

    第五章 羽球争霸

     

           羽毛球比赛是医学院一年一度的保留项目。比赛以课题组为单位,分女单、男单、混双,采用三局两胜制。拥有秦炀和闻人羽两张王牌的程廷钧教授课题组往年一直独领风骚,今年他们也毫无悬念地闯进了决赛,对手是谢衣教授课题组。

           在听到苏琼回来通报消息后,秦炀立刻问道:“今年乐无异的搭档是谁?”

           其实乐无异是学院里数得着的高手之一,只可惜组里找不到实力能和他比肩的女搭档,所以成绩总是高高低低的不太稳定。

           “我……我不认识……”苏琼抓了抓脑袋说。

           “他们请了外援?”秦炀疑惑道。

     

        “你是谁?”闻人羽在女单比赛中率先上场,看见对方场地上站着一张陌生的脸,忍不住问道,“我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你是外援?”

        “是辟尘啊!”乐无异在一旁喊道,“辟尘从十月份起就在我们课题组了,闻人你也见过的,应该不算外援吧!”

        “你是辟尘?”闻人羽揉了揉眼睛,“你是辟尘?”

    原来辟尘今天穿了一身运动套装,素颜上场。所谓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竟是与平日浓妆艳抹的气质判若两人。

    场地四周迅速围起了黑压压的人群,一半是为了看决赛,一半是为了看美女。

        辟尘并不是一个好应付的对手,否则她也不会敢在第一场就和闻人羽单挑。她虽然苗条,却并不瘦弱,全身的曲线匀称流畅,绝对是经过长期的体育锻炼才能拥有的,她是个运动健将。

        闻人羽发了个角度极度刁钻的球,辟尘轻松地接了回来,闻人羽扣球,辟尘救起,再扣,再救,再扣,再救……

        秦炀发现了不对。辟尘身体的柔韧度和灵敏度都远超一般人,无论哪里的球都能够轻松接到,相当于不动声色地就化解了闻人的进攻。这么一来只能比谁先失误……

        “唉!”围观群众发出惋惜声,闻人羽的力度没掌握好,球出界了。

        对于以气势著称的闻人羽,辟尘的打法让她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然后再慢慢磨掉她的锐气。

        “这种排兵布阵,乐无异的胆子也是蛮大的。”秦炀评论道,“闻人师妹的实力可不仅仅只有这样而已。”

        闻人羽以15比21先输一盘。易地再战,她挑了个高球。

        辟尘下意识地扣杀。

        乐无异心里大叫一声不好,辟尘绝不能和闻人羽比进攻,不要说她根本不是闻人的对手,弄不好还会……

        “漂亮!”众人一声惊呼,羽毛球速度更快地飞了回来,辟尘艰难地接到了,球却下网了。

        “防守反击才是闻人师妹的真正绝活。”秦炀翘起嘴角,“比赛现在才刚刚开始呢。”

    闻人羽又以21比15扳回一盘。决胜盘的争夺更加白热化,分数咬到20比20时,两个人都已经汗流浃背。

    闻人羽又挑了个高球,辟尘这次学乖了,也不主动进攻,两个人就这么挑来挑去。

        忽然闻人一跃而起一个猛扣,球直接扣在了辟尘身上。

        “救球的技术再好也有死角,在体力消耗过大的时候,就很容易露出破绽。”秦炀道。

    局点。

          两人又开始了网前的对搓,在这种时候,任何一处最细小的失误都有可能导致满盘皆输。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整个场地安静得能听到呼吸。

       忽然闻人羽又吊了个后场球,辟尘及时回身救起,只见闻人羽轻轻一挡,球应声贴网而下。

       “气势的背后必须有最细腻的技术作为支撑,这才是闻人师妹的真正实力。”秦炀满意地说,“乐无异,你还有什么秘密武器就尽管使出来吧。”

     

    “小秦子,这一局我来上。”

    秦炀正在做准备活动,忽然听见身后有人说。

    “程老师!”他大吃一惊,程老师已经年近半百,平时并不太参与这种“年轻人的活动”,怎么今天兴致这么高?

    “你看看对手是谁。”程廷钧说。

    “啊啊啊啊——!”对方场地突然爆发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秦炀抬头望去,没有看见人,不,准确地说是看见了很多人,围得水泄不通。

    “大家都让开点让开点,谢老师没法比赛了。”直到几个裁判上来驱散了人群,秦炀才看见一身运动装扮的谢衣出现在赛场上。

    “谢老师也会打羽毛球?”他问道,“以前怎么没见他上过场?”

    “何止会打,他的封网技术简直是独步羽坛,这些年不过是刻意低调而已。”程廷钧说,“乐无异居然能请得动他再次出山。”

    “原来谢老师是网前高手?”闻人羽分析道,“那么就只能把他压制在底线上,再找机会扣杀,或者等他先扣杀,然后趁势打防反。”

    事实上,程廷钧正是这么做的。

    “秦师兄你看,现在双方都在底线上回球,是不是说明程老师占了上风?”闻人羽问道。

    秦炀仔细观察了一会道:“不对!情况正好相反,被压制在底线上的是程老师!”

    闻人羽大惊之下看去,的确,程老师不是不扣杀,而是无法扣杀,他被牢牢限制在底线附近,就像被封印了一样。

    “我给这招起名叫‘乾坤封灵诀'。怎么样,是不是很帅?”乐无异不知道什么时候挤了过来。

    “无异,你是怎么请动谢老师出山的?”闻人羽问道。

    “我和他打了个赌,如果我能进决赛,他就要在决赛中打一场球。”乐无异捶着背答道,“喵了个咪,真是累得我腰酸背痛腿抽筋,我容易么我。”

    “闻人师妹,我觉得情况没那么糟。”秦炀忽然说道,“你再看,为什么谢老师也迟迟无法扣杀?”

    “他们在互相压制,就看谁能先找到机会打破僵局。”乐无异道。

    “程老师找到机会了!”秦炀喊道。

    只见程廷钧的回球飞了个斜线,刚一过网就急速下坠。谢衣想要接到这个球,就必须从底线跑个对角,饶是他网前技术再好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天啊谢老师是怎么做到的!”

    闻人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眨眼的功夫谢衣就出现在网前扑杀得分,看起来就像是瞬移了一样。

    “别看我,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谢老师的绝技。”乐无异说。

    接下来几个球也是如此,看起来谢衣已经完全掌握了场上的节奏,情况对程廷钧非常不妙。

    “乐无异,忘了跟你说了,其实我们课题组还有个特点,那就是后发制人。”秦炀忽然来了一句。

    “嗯?”

    乐无异这才注意到,程廷钧的站位已经离底线越来越远,回球的速度也加快了,局面正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变化。

    程廷钧扣杀!

    小小的羽毛球势如千钧,谢衣准确地在落点拦截,但是回球下网了。

    围观人群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乾坤封灵诀”被破了。程廷钧抹了把汗,把球拍往前一指:“再来!”

    谢衣淡淡一笑:“奉陪到底。”

    比分仍然紧紧咬着。程廷钧的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回球的动作开始显得吃力。

    “这样打下去,程老师十分吃亏。”秦炀皱着眉头道,“通过加大底线的回球力度来破坏谢老师的节奏,需要消耗大量的体力。毕竟程老师的年龄摆在那里……”

           但谢衣也已一脸是汗,黑发湿成一缕一缕贴在额角鬓边。面对程廷钧这块老辣的姜,他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程廷钧的回球不但势大力沉,还专找他防守的死角,随着体力的消耗,一旦移动速度变慢,防线马上就会被撕裂。

    程廷钧的回球出界。

    幸运之神最后还是眷顾了谢衣,程廷钧在一片惋惜声中大笑道:“痛快!明年老子一定要赢你,敢不敢应战?”

    在大家的起哄声中,谢衣看了看乐无异,笑道:“明年么……就看我们领队的战术安排了。”

           他下场的时候,离珠迎面递来毛巾。

           “谢谢。”他接过来,把球拍递到她手上道,“去吧,无异在等你。”

     

           决胜局,由秦炀/闻人羽对阵乐无异/离珠。

           离珠今年研三,这场决胜局的比赛,是她的处女秀。

           “乐无异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秦炀纳闷道。

        乐无异不负众望,第一个发球就直接得分。秦炀伸拍去接,球却划了个弧线弹出了界。

        “无异的绝招‘新月回旋'。”人群中的夏夷则评论道。

        “好厉害,对方都接不到耶!那小叶子岂不是赢定了?”阿阮一边津津有味地嚼着爆米花一边问道。

        “不一定。在双打比赛中,四个人要轮流在左右半区发球,而无异只有在右半区发球的时候才能使出这个绝招,也就是说,这个发球最多只能帮他拿下八分之一的分数。”夏夷则迅速分析道。

        其实除了发球,乐无异真正的可怕之处在于他能主宰中后场,号称“球场有多宽,舞台就有多大”。只要球进入到他的舞台,就像不受控制似的直冲他的球拍而去,沦为他表演的道具。

        所以底线上有乐无异坚守着,秦炀和闻人羽显而易见地选择了盯着离珠打。然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无论是轻吊还是重扣,直线还是对角,离珠都不慌不忙地一一化解,而且总能找到两人站位的空档精确扑杀,竟仿佛以一人之力,在网前筑起了铜墙铁壁!

        程廷钧最先看出了名堂:“这是舜华之胄……”

        “什么……什么咒?”苏琼问道。

        “舜华之胄,上一局我花费了无数精力把谢衣压制在底线上,防的就是这一招。”程廷钧道,“为什么这个小丫头也会?”

        “离珠师姐居然会谢老师的绝招?那为什么三年来从来没见她上过场?”闻人羽简直满脑子疑问,但对她和秦炀来说,更糟糕的还在后头:

        离珠的封网必杀,加上乐无异的中后场制霸,整个球场已然毫无死角。

        分数已经拉大到了九比零,本届比赛的最悬殊开局,竟然出现在决赛的决胜局中。

        关键时刻,只见两人调换了位置!秦炀上到了网前,闻人羽退到了底线上!

        围观人群又七嘴八舌地炸了锅。不要说混双比赛中女选手后排站位十分罕见,问题是他们这样就能对付乐无异和离珠么?

    秦炀继续盯着离珠打,离珠再次扑杀,但是球被秦炀漂亮地防起!

    乐无异这边也遇到了麻烦。闻人羽躲在人高马大的秦炀背后,他根本看不见她的动作。他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回球吊得满场跑,而闻人羽却像看穿了他似的,总能精确地预测到球的落点。

    他看见秦炀的左手背在身后,原来是在给闻人羽做手势。听说程老师课题组十分注重双打的战术配合,他今儿个也算见识了。

        “原来如此。”夏夷则说,“离珠师姐比谢老师矮了十五公分,秦师兄又比闻人高了十五公分。这三十公分,就是逆转胜负的关键。”

    “不,逆转胜负的关键不在身高,而在闻人姐姐。”阿阮一字一顿地说,连爆米花也忘了吃,“闻人姐姐的速度、力量、技术,都丝毫不逊色于男选手。要是换了另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在底线上和小叶子比拼这么久。”

    闻人羽用一记精彩的扣杀结束了整场比赛。人群爆发出久久不息的欢呼声,程廷钧教授课题组的人都围过来,一边把秦炀和闻人羽抛向空中,一边喊着:“万岁!万岁!”

    “闻人同学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女中豪杰啊。”谢衣挤了过来笑道,“程老师教导有方。”

    “你们组那小子也不差。”程廷钧注视着乐无异道,“有勇有谋,是个人才。”

    体育馆里适时响起了欢快激昂的音乐,把气氛推向了高潮。大家从紧张的比赛中放松下来,就像参加一场party一样开始享受体育运动带来的愉悦。广播一遍一遍报着:“冠军:程廷钧教授课题组,亚军:谢衣教授课题组……”

    谢衣走向他的学生,乐无异最先奔过来,紧跟在他身后的是辟尘和团子,离珠站在最后,怀里还抱着球拍。她抬起头,注视着他的眼睛,仿佛鼓起很大勇气一般喊道:“谢老师——”

    谢衣和每个学生都击了掌,然后指着主席台,意气风发地喝道:“走,去领奖!”

    ==============================

    哎哟我的妈这章怎么那么长写得我都想吐了orz

     

    古剑奇谭二异羽则阮谢衣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