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22

     

    [古剑二][现代架空 全员官配向]暗香(六)

    第六章 难念的经

     

        时如逝水,转眼年关就近了。从全国各地聚到长安大学来的伙伴们,又要回到各自的家中,进入另一个对自己而言无比熟悉,对别人而言又无比陌生的世界。

     

        阿阮的家乡在温暖湿润的大山里,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使得那里一年四季绿意盎然,催生了许多珍奇的植物。在她儿时的记忆中,印象最深的就是父亲背着草药篓子的身影。小时候但凡有个头疼脑热的,父亲就采来草药给她煎水喝;要是磕了碰了,就把草药捣烂了敷上。

        “这是祖宗留给我们苗家人的宝贝,可不能丢了。”父亲说。

        父亲给她讲神农尝百草的故事,阿阮知道,大山里还住着好多“神农”,正是他们把随处可见的草变成了治病救人的宝。

        后来交通便利了,山里边的好东西也越来越多地为山外边的人所知晓。在乡干部的带领下,一家家药企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草药的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靠着祖宗留下的宝贝,乡亲们日子也越过越红火。而乡干部们则有着更大的野心,他们可不仅仅满足于把草药做成一种商品,他们要把它做成一种文化,载着小小的苗乡走向全国,乃至走向世界。

        然而人就是这样,没钱的时候谈文化,那是有心无力,有钱的时候谈文化,却再也沉不下这个心了。

        与苗药的红火相比,苗医的处境却是越发地落寞了,仿佛大山里长的再也不是一株株的药草,而是一捆捆的钞票。草药真的变成了宝,却没有人愿意再做神农了。

        阿阮一直很羡慕她的汉族同学们,他们可以在大学里学习中医,还可以在医院里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直到她来了长安大学,才发现在整个现代医学的浩瀚海洋里,中医这条支流汇入得异常艰难。

        禺期老师是学院里最冷门的导师之一,尽管他在这个领域里小有名气。学术会议她从来都是听得云里雾里,更不要说什么高大上的国际交流。最悲催的还是毕业,她明明学的是国内的传统医学,却不得不在英文期刊上发表一篇文章才能毕业。

        阿阮为了寻找苗医的出路来学中医,却发现中医也正在经历着同样的迷茫。与苗乡相比,中国太大,与中国相比,世界又太大。剧变中的苗乡,本就是剧变中的中国的一个缩影。第一次离开家乡到千里之外求学的阿阮,带着比来时更多的疑问踏上了返乡的列车。

     

        火苗欢快地舔着锅底,食物的香味伴着白色的蒸汽从锅盖边缘溢出,弥漫在厨房里。夏红珊一边忙碌着,一边不时地抬头看钟。自从接到夷则的电话,她就开始掰着指头数日子。好容易盼到了他回来的这一天,她在菜市场转悠了一整个早上,打算做几个他爱吃的菜犒劳一下半年未见的儿子。这会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到了。她又是开心马上能见到儿子,又是担心他会不会在路上出了什么意外,竟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叮咚!”门铃准时地响起,夏红珊的一颗心才放回肚子里。她连忙擦了擦手,欣喜地去开门。

     

        夏夷则刚走出火车站,远远地就看见一辆眼熟的轿车停在门口。他竖起领子遮住半张脸,低下头朝另一边走。

        可是迎面马上围过来几个黑衣男子,拦住了他的去路道:“李公子,书记派我们来接您,请这边走。”

        “我不姓李,你们认错人了。”

        领头的人也不生气,只是淡淡地说:“大过年的,李书记只是想请公子和令堂吃顿团圆饭。现在令堂已经到了,就等公子一个了。”

        “你们!”夏夷则不由得握紧了拳头,“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李公子这说的是哪里话。父亲见儿子从来都是天经地义,怎么能算欺人太甚呢?”

        夏夷则挥了挥拳头,但最终还是乖乖跟在黑衣人身后上了车。

     

        闻人羽拖着大包小包才爬下火车,又爬上了长途汽车,累得气喘吁吁。她的行李比别人足足多一倍,里面塞满了用做兼职赚来的钱买的年货,还有给弟弟妹妹们的小礼物。她有一个大家庭,礼物一买就得买一大堆,一个人也不能落下。

        汽车开到了镇上,闻人羽下了车。再往前走两条街,拐个弯就能看见一个大院子,那里就是她的家。弟弟妹妹们一定已经排着队在门口等着她回来。

        果然才走到街角,就已经有眼尖的孩子在大声通报:“闻人姐姐回来啦!闻人姐姐回来啦!”不一会儿,就有成群的孩子把她团团围住,好不热闹。几个年龄大一些的伸手接过她的行李,闻人羽抱起一个年龄最小的,在孩子们的簇拥下走进了院子。

        待人群散去,挂在门口的牌子才露出上面的一行字:星海镇儿童福利院。


     

    古剑奇谭二异羽则阮谢衣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