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27

     

    [古剑二][现代架空 全员官配向]暗香(九)

    第九章 太师父

     

        “肿瘤靶向治疗研讨会?”乐无异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字问道。

        “嗯。”谢衣说,“这个会议面向的不仅仅是搞基础研究的人,同时也包括许多临床一线的医生。无异,我希望你的研究成果是具有临床应用前景的,所以去参加一下对你有好处。”

        “好的谢老师,没问题谢老师。”

        “如果你见到流月大学的沈夜教授,记得替我问声好,他是我的导师。在外头要懂礼数,知道么?”

        “好的谢老师没问题谢老师……哎?”乐无异忽然反应过来,“老师您不去?”

        

        “喏,就是他。”乐无异指着电脑屏幕说。

        气氛沉默了一下。

        “好像……有点凶啊……”阿阮最先憋不住说。

        夏夷则立刻清了清嗓子,补充道:“十分具有学者的威严。”

        “是吧?我刚看到的时候也有点吃惊,跟谢老师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等等我想说的不是这个!”乐无异咆哮着把跑偏的话题正了回来,“我是想送点初次见面的见面礼,聊表心意,可是又不知道他喜欢什么……”

        “问谢老师啊,他肯定知道。”闻人羽说。

        “不行不行,那样的话谢老师一定会自己直接掏钱买了,那多不好意思。”

        “烟?酒?”闻人羽猜测道,“他这个年龄的男人喜欢的,无非就是这两样喽。”

        “可是谢老师就既不抽烟也不喝酒,我觉得他的老师也未必喜欢。”乐无异愁眉苦脸道,“再说烟酒也不健康,要是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那还不如什么都不送呢。”

        “这样吧,我回去问问清和老师。”夏夷则出了主意,“清和老师也收到了会议邀请,说不定他知道沈老师喜欢什么。”

        

        “金丝果酱?”乐无异重复道。

        “怎么听都像是女孩子喜欢的东西……”阿阮一脸怀疑,“夷则你确定没听错?”

        “清和老师说,每次沈老师出国开会,都一定要带一堆金丝果酱回来。”

        “无异,我觉得我们不能以貌取人。”闻人羽托着下巴思索道,“我听说‘喜爱甜食的人都有一颗柔软的心',说不定这位沈老师只是长得凶了点,其实内心意外地柔软呢?你想啊,他能教出谢老师那样的学生,肯定也是个大好人!肯定的!”

        “也有可能只是在戒烟。”夏夷则说。

        “你们说的都有道理……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之就决定是金丝果酱了!”乐无异愉快地说,“只是国内好像不太常见,也不知道哪里有得买……”

        “我知道呀!”阿阮急忙喊道,“S城有个新出的牌子,卖的地方不多,但是我觉得味道一点也不比进口的差。小叶子我带你去买!”

     

        于是,在一个秋高气爽的午后,乐无异提着金丝果酱礼盒踏上了旅途。

        会议的举办地就在隔壁H城。在高铁已经四通八达的今天,乐无异的屁股都还没坐热,短暂的旅途就已经接近了尾声。

        “怎么就你一个人,清和老师不来么?”他推了推坐在旁边的夏夷则问道。

        “清和老师的报告在后天,用不着这么早去。”夏夷则看了看窗外,合上了手中的书,“无异,到站了。”

        

           注册处早已围了个水泄不通。乐无异好不容易逮着个空挤进去,只听埋头工作的服务生问道:“哪个单位的?”

           “长安大学。”

           “长安大学……长安大学……”服务生翻着名册,“哦找到了在这里。谢衣?”

           “他没来。”乐无异说。

           “清和?”

           “他也没来。”夏夷则说。

           “嗯?”服务生皱起眉头,“那你们是谁?”

           “我们是学生。”乐无异说。

           “哦学生啊,早说嘛。”服务生递过两张空白的证件,“学生没有名单,你们自己写一下名字吧。还有,把你们老师的证件和会议资料也领一下。”

           

        “不公平啊不公平。”乐无异看了看谢衣的证件,上面用中英双语整齐地印着姓名和单位,又看了看自己证件上粗糙的手写体,嫌弃地说,“凭什么学生就没这待遇!”

        一旁的夏夷则拿过从注册处领来的环保袋,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地全到了出来:“来看看老师们都有些什么好东西。”

        一本内含日程表和所有学术报告摘要的会刊、一张会场附近的地图、一件纪念T恤、还有……

        “餐券!礼品券!”乐无异眼疾手快地一把抓起,“哎呀谢老师他们怎么就不来呢,这下只好便宜我们了。”

        

           欢迎晚宴设在H城市中心的一家星级酒店里。根据指示牌,乐无异和夏夷则直接乘电梯上了顶楼露台。为了以防万一,他们还特地带上了谢衣和清和的证件,结果门口的服务生根本看都不看,直接收了餐券就让他俩进去了。

           这家酒店的地理位置极妙,从露台上看去,一边是流光溢彩、车水马龙的主干道,另一边却是倒映着月光的湖水,都市的喧嚣与自然的宁静强烈地对比着,又和谐地交融着。

           “这些人真会享受生活。”乐无异感叹道。

           晚宴是自助。很多看上去就是一副学者派头的人三三两两地交流着,其中还夹杂着不少老外。乐无异一个人也不认识,不免感到一阵尴尬,幸好还有夏夷则能陪他说说话。两人找了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下,微凉的秋风从湖面上吹来,带着桂花的甜香,倒也惬意。

           “你好,请问这里有人么?”

           乐无异抬起头,只见一位头发花白、身材高挑的女士端着餐盘冲他笑着。

           “我的同伴去拿吃的了。”他指了指夏夷则的位置道,“那两张椅子是空的,您请坐。”

           “谢谢你。”女士坐下道,目光落在了他胸前的证件上,“长安大学,谢……”

           “不不不。”乐无异慌忙把证件遮住,递上另一张,“这是我老师的证件,这张才是我的。”

           “哈哈哈!我说现在的教授怎么都这么年轻,感觉我这老太婆都要被拍死在沙滩上了。”女士爽朗地笑道,低下头去看证件,“乐无异。”

           “乐无异?”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换上了一副惊愕的神情。

           “有……有什么问题么……”乐无异觉得她的目光几乎都要把自己的脸烧穿,不禁抬手摸了摸脸问道。

           “清姣最近还好么?”她说。

           “什……什么!”乐无异觉得自己的思路有点跟不上眼前的形势,“为什么您会知道我母亲的名字?”

           对方还在感慨:“时间过得真快,当年你母亲随着你父亲调去S城的时候,你只有这么一点儿大。一转眼……唉,我也老啦!老啦!”

           原来这位女士正是天玄药物研究所的呼延采薇教授,乐无异的母亲傅清姣年轻的时候就是她的学生。乐无异知道母亲做过科研,但她很少提起那段经历,他的记忆中也并没有呼延采薇这个名字。

           “对不起,呼延老师。”他说,“我母亲没有对我说过您的事情,所以……”

           “没什么,没什么,这不怪她。”呼延采薇摇了摇头道,“我还以为你母亲不会让你走上科研的路。”

           “她一直反对的,但是我一直坚持,她也就没说什么。”乐无异说。

           这时忽然有个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呼延教授,您怎么在这?大家都在等着您去致开幕词。”

           乐无异吓了一跳,一个激灵跳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背后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一个黑影,像山一样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他长着一张威严的脸,尤其是两道分叉的眉毛,和照片上简直一模一样。

    “哇啊啊啊沈老师啊啊啊——!”

           “这是您的学生?”沈夜皱着眉头问。

           “算半个吧。”呼延采薇说,“他的母亲以前是我的学生。”

           沈夜瞟了他一眼。

    “呼延教授,我们走吧,时间要来不及了。”

    “等等,等等!”乐无异连忙抓住好不容易才有的机会道,“沈老师,我的导师是长安大学的谢衣教授,他让我向您问好。”

    “哦,谢衣。”沈夜面无表情地说,“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还有!还有!”乐无异拿出金丝果酱礼盒道,“一点见面礼,不成敬意,希望您能收下。”

    沈夜的表情顿时起了变化。

    “我从不帮人转交东西。”他冷冰冰地说,“你告诉谢衣,如果他还算是个男人的话,就给我自己去送。”

    “无异,我一会儿再来找你。”呼延采薇说着,和沈夜一道走了,只留下满脑袋问号的乐无异还站在原地。

    “怎么了?”拿完食物回来的夏夷则问道,“刚才站在这里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不是沈老师?你的礼物没送出去?”

    “夷……夷则……”乐无异沮丧地说,“我觉得……这马屁好像真拍在马腿上了……”


     

    古剑奇谭二异羽则阮谢衣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