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28

     

    [古剑二][现代架空 全员官配向]暗香(十)

    第十章 硕与博

     

           乐无异有点郁闷。昨天他莫名其妙就得罪了沈夜,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离开了谢衣,世界好像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让他有点无所适从。

    本来他早就想好了,就这么跟着谢衣一路读下去,然后留校当个和谢衣一样的老师,招一些学生,教给他们思考和钻研的乐趣,就像谢衣现在教自己一样。可是当他把硕博连读申请表交上去的时候,谢衣却说:“无异,我希望你选择的是自己的人生路,而不只是跟着我的脚步。”

    “谢老师就是让你做决定的时候慎重点,也没说不让你读博呀。你要是真想好了就再去找他谈谈,他肯定会同意的。”闻人羽说。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乐无异总觉得谢衣的话里还藏着更深层次的意思。一个人在某个方向上钻研得越深,想要回过头出来也就越难。博士作为现代社会的最高学位,是垫脚石,同时也是枷锁。一个人选择了读博,基本上就意味着选择了学术之路作为毕生的追求。很显然,在谢衣看来,学术之路对乐无异而言并不是一个好选择。

    虽然乐无异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这两天发生的事,正从某种程度上印证了谢衣的看法。到现在为止他对科研的认识,全部都来源于谢衣身上的投射,是极为片面的。如果他的导师不是谢衣,而是沈夜,他还会那样热爱科研么?

     “这不是无异么?怎么一个人心事重重的样子,遇到困难了?”

    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乐无异抬头一看,呼延采薇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面前。

    “呼延老师!”乐无异连忙招呼道,“不不,没什么大事,不用麻烦您了。”

    “没事就好。”呼延采薇道,“昨天晚上被沈夜吓着了吧?唉,沈夜这个人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别太往心里去。”

    “不不,我没事的,真的没事。”乐无异抓着头道,“我主要是怕他……误会谢老师……”

    “哦,原来不是在担心自己呀?”呼延采薇笑道,“别怕,我给你撑腰。咱们现在就去找沈夜,把事情解释清楚,也了了你一桩心事。如何?”

    乐无异也不是没想过去找呼延采薇帮忙,只是这是自己的私事,而且确实不是什么大事,为此而惊动一位老前辈他的心里也过意不去。没想到呼延采薇却一直惦记着,还主动询问起来。这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倒和谢老师有几分相似……

    有呼延采薇出马,事情自然很顺利地解决了。沈夜安静地听他解释完,倒是没有生气,只是轻轻叹道:“唉,你啊。”

    “呼延老师,今天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回去的路上,乐无异跟在呼延采薇身后,低着头道。

    呼延采薇拍了拍他的后脑勺:“我与你也算有半师之缘,何必这么见外。”

    “呼延老师……我能问您一个问题么?”

    “啥问题,问呗。”

    乐无异停下脚步,抛出了盘桓在心底已久的疑问:“我母亲……当初是为什么要放弃科研?”

     

    乐无异顶着满天繁星回到宾馆,夏夷则捧着啤酒罐给他开了门。

    “你怎么了夷则,怎么喝这么多酒?”看到夏夷则脚边还摆着一堆啤酒罐,他惊叫道,“你没去见清和老师?”

    “见了,所以才想喝酒。”夏夷则说着拿起一罐递到乐无异手上,“来,一起喝。”

    “到底怎么回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失恋了呢。”乐无异在他身边坐下,拉开拉环道。

    夏夷则晃了晃手中的易拉罐:“无异,你会继续读博么?”

    乐无异瞬间感觉心事被戳中了。“我是……想读的……”他声音发飘地说,“只是……”

    只是他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这个资格。

    “清姣当年就和你现在一样,宁愿和家人作对也要搞科研。”呼延采薇的话在他的耳边回响,“只是人生在世,并非事事都能如自己所想。尤其是……对于女人。”

    “无异,我像你那么大的时候……”他无数次听见过母亲这么说,可是他总是打断她,从没有好好听她把话说完过。为了走这条路,母亲付出了什么,谢老师又付出了什么,他一点儿都不知道。

    乐无异仰脖灌了一通,反问道:“那你呢,你读么?”

    他听见夏夷则轻声却果断地回答:“不读。”

    “啊?为什么?”乐无异立刻脱口而出,“现在三甲医院招医生基本都要博士学历了,你干嘛不继续读下去?又不是没这个实力,再说清和老师也应该很乐意让你继续读才是……”

    他越说声音越小下去,要是谢老师也能那样认同自己的话……

    “你说的和清和老师一模一样。”夏夷则说,“可是我根本就没打算去三甲医院。”

    “夷则?”乐无异惊讶地看着他。与夏夷则七年好友,乐无异深知他绝非池中之物,几乎无法想象他会过上精英阶层以外的生活,就像行星脱离了轨道一样。

    “那你……那你要去哪?”

    “阿阮……”夏夷则的声音柔和了些,听起来已经带了点醉意,“阿阮的故乡……”

    乐无异张大嘴巴愣了半晌,才挤出一句话:“我原以为……你不是这么感情用事的人。”

    夏夷则淡淡笑了笑:“选择任何一条路都有得有失,就看你想要什么。职称一级级评上去,就像官阶一级级升上去,带来名利,更带来欲望。我从小到大见得多了,早就厌倦了。”

    乐无异想起阿阮说过夏夷则身上有很多小时候就带出来的病根,想不到这些病根竟是出自于名利场之上。医生能够医好病人,那么医生的病又该由谁来医?

    而阿阮是个神奇的姑娘,扣住了夏夷则的脉门,也顺便叩开了他的心门。也许她能医好的,不仅仅是夏夷则。

    “想到你以后不会留在S城,还真是有点寂寞啊……”乐无异闷闷地说。七年好友,也终有一朝别离的时候。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嘛。”夏夷则道,“男子汉大丈夫本就该志在四方,又岂可偏安一室?”

    看来每个人对“志在四方”的定义都有所不同,相比较而言,乐无异还是更喜欢夏夷则的定义。

    “夷则,我们来比一比吧。”他说,“看谁最后能说服自己的老师。”

    “嗯?”夏夷则敏锐地捕捉到了什么,转过头来,“原来模范师徒也会闹别扭?”

    借着酒兴,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商量起对策。理想是天马行空的,把理想变成现实却需要脚踏实地。在决定了自己要走哪条路之后,今天就是他们迈出的第一步。

    ==========================================

    很抱歉隔了这么久才更,最近三次元修罗场,下一更估计也……望天……

     

    古剑奇谭二异羽则阮谢衣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