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32

     

    [古剑二][现代架空 全员官配向]暗香(十一)

    【醒目】自本章起bg戏大量上线。

    八点档狗血有、OOC有、雷有、神展开有。

    请小伙伴们带好避雷针再入内。

    准备好了的话就请迎接洗礼吧!

    ===============================

    第十一章 鸳鸯蝴蝶梦

     

    “清姣,我们分手吧。”黑暗中有个声音说。

    “清姣,我们家三代单传,不能在我这一代断了香火……”

    “清姣,我是真的爱你啊,可是我真的好为难……”

    “清姣,父母之命不可违,你一定能理解我的对么……”

    ……

    傅清姣猛然惊醒,她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看一眼身旁,丈夫还在熟睡。

    “只是个梦……”她长出了一口气重新躺下,却再也睡不着了。

    她索性披衣下床,走到乐无异房里,替他掖了掖被角。

    这孩子,天冷了还把胳膊腿都露在外边,等下又要感冒了。

    头发这么长也不晓得去理一理,看起来跟个卷毛狗一样……

    她知道乐无异要是醒着,肯定又要跳起来嚷道:“妈!我都二十四岁了!”

    可是无论孩子长到多大,在妈妈眼里,永远都是小时候的样子啊。

    虽然,其实自己并不是他的妈妈……

    傅清姣是在一次例行体检中被查出生育障碍的。按照医生的说法,如果她今后想要孩子,最好尽快辞了药厂的工作,从现在就开始调养身体。正在谈婚论嫁的男朋友听说了这件事后,立马提出了分手,理由是他的父母是一定要抱孙子的,他不能做一个不孝子。

    这件事对傅清姣的父母打击很大,母亲气得住进了医院,父亲则威胁她如果不立即辞职就断绝父女关系。傅清姣至今仍然清楚地记得自己向呼延采薇递交辞职申请时的情景。那个曾经一手将她领入科研大门的人不发一语,只是缓缓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又亲手将她送出了科研的大门。她站在她的身后,只觉得夹杂在那一头青丝中的白发亮得刺眼。

    如果说她对过去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就是呼延老师。二十三年了,终是在无异口中得知,她过得很好。

    “有这样好的一位老师,您为什么要放弃科研?”乐无异今天问道。

    因为人的一生要经历太多的事情、太多的人,老师的作用固然很重要,却也并不是唯一。自从大年夜第一次见到乐无异的老师,那个名叫谢衣的年轻教授时,傅清姣就感到,历史,已经开始轮回。

    傅清姣起身回房,转头却看见乐绍成站在门口看着她。

    “睡不着?”他问。

    “绍成,无异今年多大了?”她说,“我们结婚时的约定,你还记得么?”

    乐绍成沉吟了一下。

    “记得……等到无异成年的时候,就把身世告诉他……”

    那时候觉得是远在天边的事情,转眼之间就已经近在眼前了。

    “其实这些年我也一直在考虑这件事……”乐绍成道,“能否再多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做些准备?”

    傅清姣点头道:“你自己决定就好。”说着把披在肩上的外衣裹紧了些,迈开脚步走回了房。

    “清姣。”她听见乐绍成在背后问,“嫁给我,你后悔么?”

     

    傅清姣是经人介绍与乐绍成相识的。介绍人唾沫横飞地在她面前罗列男方的条件有多么优秀:在新疆当兵,很快就能转业,待遇有保障;一米八几的大个,看着有安全感;长相浓眉大眼,一表人才;最重要的,是初婚。

    傅清姣自动在心里把介绍人的话打了对折,她不相信男方这样的条件能看上自己。男人们似乎总是对生育这件事格外执着,之前接触的几个对象在对她的情况稍加打听后统统没了反应,只有一位离异带孩的表示愿意继续接触。奈何在父母的威逼利诱下,阿猫阿狗她也只好硬着头皮去见见。

    介绍人安排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公园里。傅清姣看见凉亭里站着个魁梧的大个子,腰板挺得笔直,显然是在军队里训练有素的。但令人意外的是他手里居然抱着个小娃娃,让人不禁觉得这画面有点滑稽。

    私生子?傅清姣撇了撇嘴,心想这年头介绍人的话果然不能相信,一会儿该找个什么借口开溜。

    “你好,我是乐绍成。”男人声音洪亮地自我介绍道,“这是我战友的儿子。”

    “战友的儿子?”傅清姣这才发现,这孩子长得是有点异样:高鼻深目,头发是浅浅的棕色,还带着天然卷,很明显的异族特征。

    接下来她听到了一个长长的故事,一个发生在两个民族间、饱含着热血与眼泪的故事。而眼前这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似乎是在用自己的存在向世人宣告:这个故事并没有结束,而会经由不同的手,一直一直书写下去。

    “我说的都是事实,兵团的人可以替我作证。”乐绍成说,“我只想一心一意地把无异抚养成人,不想再要其他孩子了。如果你不愿意,我也是理解的……”

    “所以这孩子的名字叫无异?”傅清姣打断了他的话问道。这孩子似乎和她很有眼缘,一双琥珀一样剔透的眼睛总是盯着她看。

    “是,我自己起的名字。”乐绍成的语气里带了点腼腆,“希望他和其他孩子一样享受父母之爱,一样健康快乐地成长。”

    “很好的名字啊。”傅清姣拍着手逗弄道,“无异!无异!”

    小无异咯咯地笑了起来,朝她伸出了双手。

    后来,乐绍成转业到S城,傅清姣也跟着调了过去。曾经的天之骄子,终是在婚后把生活的重心放在了家庭上,变成了最普通的中年女人。傅清姣并不能给出她当年做此选择的确切理由,也许是被乐绍成的故事吸引了,也许是被小无异的笑容打动了,也许只是单纯想过普通人的日子。她只知道现在过的正是她想要的生活,安宁而平静。

     

    长安大学医学楼的背后有一座小花园,四季都有鲜花盛开。这里风景优美,又清幽僻静,是情侣的约会胜地。尤其是在悠闲的傍晚,小径旁的石椅上总会聚集无数对鸳鸯,散发着“单身勿近”的气场。

    不过现在是周一早上,在这个时间段花园还尚未被情侣们占领。于是我们看到了鸳鸯椅上坐如针毡的乐无异,还有站在一旁按着他肩膀的闻人羽。

    “你是知道夷则的,他本来就是个低调的人。这件事虽然听起来很突然,但肯定是夷则深思熟虑后的结果。你就别生气了。”乐无异好言相劝道。

    “我不是在生夷则的气,我是在生自己的气。”闻人羽说,“如果不是阮妹妹告诉我,我根本不知道夷则在想什么,我还算什么朋友!”

    “这样说的话,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所幸还有仙女妹妹在……”乐无异咕哝了一阵,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仙女妹妹对这件事怎么看?”

    “阮妹妹说,夷则想去她的家乡,她自然是欢迎的。只是有一点很奇怪:夷则说阮妹妹描述的大山给他一种家的感觉,这种感觉他从未在城市中有过。可是他明明没有去过阮妹妹的家乡,只是听她说过而已……”

    “原来夷则是山里长大的?”乐无异惊讶地说,“我一直以为他是P城人。”

    “傻啊你。你看夷则刚上大学时那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样子,怎么可能是山里长大的?当然是城里人啊。”闻人羽说,“所以说,怎么可能光凭描述就对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产生家的感觉?阮妹妹也很想不通这一点。”

    “看来夷则有时候也挺感性的,我倒觉得是件好事。”乐无异笑了起来,“你不觉得夷则总是绷着个脸,好像活得很压抑?只有仙女妹妹能让他率性而为一回,这就叫爱情能改变一个人。”

    “噗,别说得你好像很懂爱情似的。”闻人羽也被逗笑了道,“那样的话你就不会还单着了。”

    乐无异淡淡笑了笑,低了头道:“闻人……我今天早上……又去递交转博申请了,谢老师已经同意了。”

    “啊?真的?”闻人羽的语气顿时欢快起来,“恭喜你啊!我就说嘛,谢老师一定会同意的!”

    乐无异还是淡淡笑道:“转眼间大家也要各奔前程了呢……闻人,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你会留在S城么?”

    “这个嘛……现在还不好说,要看以后的工作在哪里……”闻人羽思索道,“其实我去哪里都可以的。我们福利院的孩子,就像是蒲公英的种子,风一吹,就飘散在天涯。落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乐无异觉得心里被戳了一下,他的嘴唇有些发干,好像连说话都变得艰难了。

    “那你愿意……”他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轻轻说道,“那你愿意……落在我身边么……”

    下一秒闻人羽就转过了头,黑亮的眸子对上了他的。他强迫自己不要移开目光,几秒钟之后闻人羽眨了眨眼睛,回答道:“我愿意的,无异,真的愿意。但就像我刚才所说的,还要看S城有没有单位肯要我……”

    “对,你说得对。”乐无异连忙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似地附和道,“找个好工作是关键……”

    秋风已经有点凉了,一刮就带动金黄的落叶沙沙响。角落里却有一大簇菊花开得正艳,黄色的、白色的、粉色的,清香扑鼻,让人恍惚沐浴着春光。


     

    古剑奇谭二异羽则阮谢衣

     

    评论(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