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18

     

    [古剑二][现代架空 全员官配向]暗香(十三)


    【醒目】本章谢衣bg戏上线

    家庭伦理剧有

    不能接受请勿入!!

    本章谢衣bg戏上线

    家庭伦理剧有

    不能接受请勿入!!

    本章谢衣bg戏上线

    家庭伦理剧有

    不能接受请勿入!!

    ============================================

    第十三章 谢衣特别篇——围城(下)

     

    在外人眼里,沈曦无疑是个人生赢家。她长得漂亮,家境殷实,名校硕士毕业后就进了大型企业工作,工作两年后又嫁了个公认的男神老公。仿佛她的人生就是一道已经编译完成的程序,只要按照既定的指令执行下去,就必然会得到一个已知的、符合成功标准的结果。

    其实人真的很奇怪,提起人生,都觉得应该是美好的、多姿多彩的,可是提起成功的人生,标准却又是单一的、固定不变的。

    比如说,工作了,就该结婚,结了婚,就该生孩子。

    “我想晚两年再要孩子。”沈曦说,“最近在竞聘一个项目主管,实在是没有时间。”

    “那你呢,谢衣?”沈夜问道,“你的看法也是一样?”

    “我尊重小曦的意见。”谢衣说,“再说我最近也忙着提前出站的事,晚两年也好。”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依你们吧。”沈夜扫视了他们几遍,最终还是把反驳的话咽了回去。

    可是没等沈曦松一口气,现实就给了她当头一棒。

    “小沈啊……”几位领导齐聚在会议室里,看着她语重心长地说,“你才刚结婚,这次的项目主管就不要上了,免得影响家庭。”

    “什……什么?”沈曦有点懵,“我不是很懂你们的意思……”

    “哦,是这样的,这是我们公司对女员工的特殊照顾。”领导说,“其实我们对你的能力是很认同的,但是项目主管要经常出差,考虑到你刚结婚,为了尽量不影响你们夫妻感情,也为了不耽误你要孩子,公司研究决定还是让男同志去,你一定也能理解的吧?”

    “什……么……”

    “小沈啊,你什么都好,就是太要强。一个女孩子,既然结婚了就该多顾着家里,工作上的事让男人去拼就好,啊。”领导出去的时候,拍了拍呆若木鸡的她的肩膀说。

    什么理由,这都是什么破理由!

    整整两年的努力,因为领导的一句话就成了泡影,还美其名曰“照顾”?

    沈曦已经不记得那天接下来的时间都是怎么度过的,直到她狠狠撞在一个人身上。

    “走路不长眼睛!”那人丢下一句,就急匆匆地走了。

    她终于回过神来,环视四周,每一个人都脚步匆匆地向前走着,只抛下了她一个人在原地,不知道何去何从。

    她扭头看向商店的橱窗里,新季的时装又上市了。若是以前她看见那些模特,就好像看见了时尚又得体的自己,心情必然会十分好。然而现在她不禁开始同情起它们来,穿着店员选好的衣服,摆出店员指定的动作,打扮得再漂亮,也不过是个任人摆布的物件而已。

    回到家已是半夜,门是反锁的,谢衣还没有回来。他最近总是熬夜,经常到家的时候她已经睡了,第二天她出门的时候他还在床上补眠。明明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两个人,彼此之间却好像有时差似的,一整天也说不上两句话。

    思来想去,沈曦决定跳槽。可是面试的结果,要么是被婉拒,要么对方给出的薪资待遇还不如现在。

    “我跟你直说了吧,沈女士。”最后一次面试后,HR终于开口了,“我们已经遇到过三个女员工一入职就怀孕,一怀孕就保胎,休完产假休哺乳假,休完哺乳假就辞职的。公司毕竟不是做慈善的,像你现在这样的情况,已婚未育的,我们真是不敢招。”

    谢衣这天回家的时候觉得有些不对劲,往常这时间沈曦早睡了,可今天不但有灯亮着,而且亮的还不是卧室里的灯,而是客厅的大灯,把整个家都照得通透,让他习惯了黑暗的眼睛不禁感到一阵刺痛。

    沈曦背对着他坐着,听到响动,并没有回过头来,而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地说:“谢衣,我辞职了,我要去日本。”

    谢衣吃了一惊,出国有必要特意辞职么,这是打算去多久?几个月?还是几年?他知道沈曦主意大,而且想到什么马上就要去做,平时他也很少干涉她,但这个决定实在太过重大,而且听沈曦的口气,她并不是来跟他商量的,只是在履行“告知”的义务而已。

    “小曦,我想我们是该好好谈谈了。”他走过去,在和她隔着一张茶几的座位上坐下了。“虽然一起生活了那么久,可是我觉得我对你一点都不了解。”

    “因为你从没尝试过去了解我,我也从没尝试过去了解你,我们不该结婚的。”沈曦白着一张脸说,她的两颊凹陷了下去,眼睛下面多了两圈青黑色,看起来疲惫至极。

    谢衣静静地看着她:“你后悔了?”

    “是的,我后悔了。”她垂下眼睛道,“我以为只要结了婚就能堵住我哥的嘴,想着反正是搭伙过日子,与其找一个不认识的,还不如找一个知根知底的……我把结婚想得太简单了……”

    谢衣把脸埋在了掌心里,很久很久。其实他又何尝不是如此,以为结婚是水到渠成之事,别人怎么做,自己也怎么做好了,不用考虑太多。殊不知挖渠易,引水难,万事万物都有着复杂的内在联系,又怎么能把别人的人生生搬硬套到自己身上呢?

    “你真的想好了?”他问道,“日本就有你想要的东西么?”

    “我哥哥有个朋友在日本从事机器人相关的工作,最近项目组在招人,对我很有兴趣。”沈曦说,“正好我的专业也是这方面相关的,不想再错失这次机会。”

    她忽然站了起来,在屋里走来走去,略带激动地说:“我一直在怀疑,怀疑我的人生到底有没有价值。是不是因为我是女人,所以即使十年寒窗,还是只能在家里相夫教子。天地广阔,脚下却无路可走!这种心情,你明白么?你能明白么!”

    谢衣深吸了一口气,放下了双手,平静地说:“离婚吧。”

    沈曦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她浑身都在发着抖,她知道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它像一个刑满释放的宣判,给她以梦寐以求的自由,可同时又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预警,昭示了这条自由之路上的无数坎坷。

    沈夜显而易见地大发雷霆,这一次连沧溟都劝不住他。

    “婚姻大事,岂同儿戏!还能由着你们想结就结,相离就离!沈曦,我真是不该一直由着你的性子,惯得你无法无天!你忘了父母是怎么交代的,你对得起他们的期望么!”

    “还有你!谢衣,她不懂事,你也不懂事?我见你父母去世得早,一直把你当家人看,对你掏心掏肺,把你从一文不名的穷学生拉到名牌大学的副教授的位置上,我到底哪点对你不好,你要这样对我妹妹?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我要是早知道有今日,怎么也不会让你和小曦……快给我滚,我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你!”

    ……

    这一步既然已经跨出,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沈曦收拾完行李,正看见谢衣也抱着一大堆东西进门来,不禁奇怪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去学校把我的东西都搬回来。”他简短地答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该不会以为我还有脸在沈老师的实验室里继续待下去吧。”

    沈曦脸色一暗,她总是想着自己受到了多少伤害,却没有想想自己的举动同时也给谢衣带来了多少伤害呢。

    “……对不起。”她低声说。

    谢衣反而笑了。

    “放心吧,我有手有脚,饿不死的。”他说,“既然已经决定好了,就别再纠结了。你要是没在日本干出一番成就来,我才会觉得自己白折腾了呢。”

     

    早上谢衣醒来的时候,看见熟悉的房间和熟悉的装饰,真是恍惚以为自己还在梦中——一个很久以前的梦,不甚美好,却令人怀念。

    他穿好衣服下楼,却见沈夜、沈曦和沧溟都面色凝重地齐聚在客厅里,好像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我收到了华月姐的邮件,瞳大哥的病情昨晚恶化了。”沈曦有点紧张地看着她哥哥说,“情况不太好。”

    这下全家人都没有过年的心思了,沈夜的眉头拧成了一团,沈曦看了看时间道:“我看我还是尽快赶回日本,现在去机场的话还能赶上早班飞机。”

    “你先回去也好。”沈夜点头道,“我和沧溟办完签证就赶过去跟你汇合。”

    “沈老师,我也差不多该走了。”谢衣也赶紧告辞,“我送小曦去机场吧,正好顺路。”

    大家都没再多说什么,倒是沧溟忽然想起了什么,把金丝果酱礼盒取了来道:“差点就忘了,这是谢衣特地送给你的,带着吧。”

    沈曦意外地看着他,欲言又止。

    车子驶出了小区,外面的风还是和昨天一样大,不过雪已经停了,下了一夜也没有积起来,只是沾湿了路面,到了早上就结成了冰。

    谢衣本以为这又是一场尴尬而沉闷的旅程,却听见沈曦开口了:

    “对不起啊,本来打算多待几天的,没想到会遇上突发情况,还让你跑来跑去的。”

    “没什么,家里的事比较重要,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对了,其实我也有礼物要送给你。”沈曦说着,从随身的背包里摸出了一条围巾,把它系在了谢衣脖子上。

    “不错,还挺合适的。”她左看看右看看,终于满意地说,“我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地准,哈。”

    “呼,你终于笑了。”谢衣长出了一口气道,“这么说,我们还算是朋友咯?”

    “算的吧?”沈曦眨了眨眼睛道,“我觉得还是做朋友自在些。”

    “那就好。”谢衣点点头,他觉得自己好像也终于从多年的束缚中解脱出来,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看你瘦了不少,在外面也别太拼了。”

    “我可是记得你说过要我干出一番成就来的呢。”沈曦打趣道,“不过话说回来,辛苦归辛苦,却也觉得踏实,因为能感到是在靠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往前走。”

    她忽然调转枪头:“倒是你,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天天熬夜?唉,以前说你就不听,以为自己永远二十岁么?”

    “好好好,不熬了,不熬了……”

    临别的时候他们像朋友一样握了握手,互相说着“常联系”,然后各自朝着相反的方向迈开了脚步。

    谢衣走出航站楼的时候,天上的云已经散了,久违的阳光在向他招手。


     

    古剑奇谭二异羽则阮谢衣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