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16

     

    [古剑二][现代架空 全员官配向]暗香(十四)

    更新之前先说一下:

    本文中有一些涉及到谢衣bg线的章节,会在章节标题中以“谢衣特别篇”的形式标出来,并在正文开头放出醒目警告。如有雷谢衣bg的小伙伴可跳过这些章节,不影响主线剧情的完整性,但如果能接受的话建议还是全部看完,会对文章主题有更深的理解(话说这文章真的有主题么)。

    那么,我们现在重新回到主线上,继续主角们的故事吧!

    这章主要是练习在没有或很少对话的情况下通过心理描写演独角戏,啊好难_(:зゝ∠)_

    ========================================

    第十四章 扫墓(上)


    飞机离开跑道,攀爬上云霄,将城市越来越远地抛在脚下。乐无异望着夕阳时而隐没在云层中,时而又迎着他露出笑脸,将舷窗染成一片金黄。

    他感到身后的父母投来了忧心忡忡的目光,他们又在担心他了,担心他会受不了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这件事所带来的冲击。其实因为不同寻常的长相,乐无异的周围少不了窃窃私语的人,他对于这个结果早就或多或少有了些心理准备。虽然也曾经有过迷惘和怀疑,但是后来他想通了,亲生的又如何,不是亲生的又如何,都改变不了二十多年来父母对他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改变不了他们之间浓浓的亲情。所以,他又何必为了已经过去的事而伤脑筋,却蹉跎了眼前的幸福光阴?

    可父母仍旧是担心。父母总把他当小孩子看,但这些年来乐无异觉得反而是他们才变得越来越像小孩。这大概是因为,他看见的世界越来越大,父母在其中自然也就越来越小。

    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新疆,那里是乐无异出生的地方,也是他的亲生父母长眠的地方。话虽如此,乐无异对这些都毫无印象,他只知道那里有古老的丝绸之路经过,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明,充满了神秘的色彩。

    “难得出门玩一趟,你们开心点嘛。”他转过头对父母说。

     

    砰砰砰!砰砰砰!

    “谢老师!谢老师!”

    敲门声像杂乱的鼓点锤在人心上,夹杂着急促的呼喊,端的是让人心惊肉跳。

    砰砰砰!砰砰砰!

    “谢老师!谢老师!”

    “出什么事了?门没锁!”

    门一下被挤开,“哐当”一声撞到墙上,门口出现了三张焦急的脸。这不是天天跟乐无异形影不离的那三个小伙伴么,一大早就十万火急地闯进办公室里来,谢衣觉得血压都骤然升高了。

    没等他开口,冲在最前面的闻人羽已经抢先问道:“谢老师,无异这几天来过实验室么?”

    “无异说清明假期要去扫墓,跟我请了三天假。”谢衣答道,“怎么,他还没来?”

    “何止没来,打他的手机也是关机的!”阿阮接口道。

    “等等,谢老师,无异跟您说的是要去扫墓?”夏夷则问道,“可他不是本地人么,这是去哪里扫墓,要扫整整三天?”

    “别急别急,先坐下。”谢衣朝沙发指了指道,“无异难得休个假,利用扫墓的机会顺便去玩玩也是正常的。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再等等。”

    就这样他们等到了中午,乐无异仍然没有出现。

    这下谢衣也有点坐不住了,他想起上次做客时曾经留下过乐绍成的联系方式,于是他尝试了一下拨打乐绍成的手机——

    居然也是关机的。

    “你们先回去,我去无异家看看。”他立刻嘱咐道。

    可是三个人异口同声地说:“我们也要一起去!”

    “不,你们留在这。”谢衣的语气里罕见地带了点严厉,“如果无异回来了,就赶紧通知我。”

    他前脚刚走,闻人羽后脚就站起了身:“我出去透透气,呆在这里要憋死了。”

    “闻人姐姐,我也……”

    “别去。”夏夷则一把拉住了阿阮道,“让闻人一个人呆一会。”

     

    乐无异家果然不像是有人的样子,谢衣敲了好长时间的门,倒是对面的邻居出来应道:“老乐他们一家都去新疆啦,你过几天再来吧。”

    去新疆了?那么远的地方,究竟是去给谁扫墓呢?

    还有,扫墓有必要一家子都关着手机么……

    乐无异一向是个开朗而豁达的人,这种遮遮掩掩、语焉不详的作风实在太不符合他的性格。他的身上一定发生了某些不同寻常的事,而谢衣竟然丝毫没有觉察。他与学生之间的距离,是否过于疏远了呢?与学生相处,这其中分寸的拿捏,实在是令谢衣饱受困扰。

    从做学术到做老师,看起来很自然而然的事,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多问题。如果当初在沈夜的实验室里一直呆下去,或许他会选择另一种方式解决问题,但他最终没有跟随沈夜的脚步,而是在荆棘里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

    时代在发展,一些东西要继承,一些东西要改变。

    谢衣周围出现了一些人,与其称他们为老师,不如称他们为老板。他们使用钱和文凭购买学生的劳动力,把学术做成了产业。然而这反而让谢衣感受到,越是在追求经济利益的年代里,“老师”这两个字就越是显示出沉甸甸的分量。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记得沈夜这么对他说过。

    他没有做过父亲,不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情,但这些年他从学生身上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体会,好像有一双看不见的手轻轻拨动了他心底的弦,把他的心牵着走。学术是理性的思维,而学生却正在把谢衣变得越来越感性。

    这种感觉并不好,感情是又复杂又麻烦的事物,把原本井井有条的世界都变得乱了套。他这么想着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

    他吓了一跳,哆哆嗦嗦地把手机掏出来,只见上面弹出了一条新闻:

    乌鲁木齐市北街今天发生爆炸事件,已造成xx人死亡,xx人受伤。

    谢衣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

    冷静……

    冷静……

    就算他们去了新疆,也不一定就在乌鲁木齐,就算在乌鲁木齐,也不一定恰好在北街,就算恰好在北街,也不一定就会……

    不能再想下去了。

    是他这个老师的失职,朝夕相处的学生生死未卜,他却只能愣在这里,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做不了。

    实验失败了还可以重来,可是人生只有一次啊,有时候一步走错了,就有可能成为终身的遗憾。

    天上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开始是朦胧的雨丝,逐渐变成了豆大的雨点。理智告诉他学生外出逾期未归,应该尽快报告给学院,但他实在抽不出力气挪动脚步,也无法面对那三个学生殷殷期待的眼神。脚下一软,他就坐倒在乐家紧闭的大门前。

    回想起来,乐无异就是实验室里的开心果,他常说好心情会带来好运气,所以每天总要逗大家笑上一笑,只要有他在,日子就不会无聊。以前谢衣总觉得运气是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只能当做个闲暇时的玩笑话,现在他宁愿用自己后半生所有的运气换取乐无异一家平安归来。不,别说运气,就算要用命去换,他也愿意。

     

    天色就这么暗了下来,雨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医学楼背后的小花园里,花瓣落了满地。

    那个秋高气爽的早上,也是在这里,阳光勾勒出乐无异深邃立体的五官轮廓,映着他明亮的琥珀色瞳仁,看起来就像油画一样。

    “那你愿意……那你愿意……落在我身边么……”乐无异问道,一贯口齿伶俐的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竟然有些结巴。

    闻人羽一直十分羡慕他,能在一个温馨的家庭中长大,那是她可望而不可即的幸福。大概是因为如此,他的身上时时刻刻都流露出一种家的温暖,每当靠近他的时候就能感受到。

    乐无异的话让她的心漏跳了一拍,以致于她不由得怀疑自己是不是会错了意。闻人羽虽然不是扭扭捏捏、拖泥带水的人,但心里到底还是有些女孩子的矜持。这本来没什么,因为他们都还那么年轻,还有好多时间可以用来慢慢确定彼此的心意。可是现在,那些从她的心底源源不断涌出来的情感,那些她想说却没能说出口的话,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说给他听?

    “闻人……”

    “闻人!”

    雨声中传来模糊的呼喊,夜幕中出现了一个人影。闻人羽努力分辨着,却怎么也看不清楚,直到路灯照出了那张熟悉的脸。

    “无异?”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你么?”

    “你果然在这里。”乐无异淋得浑身湿透,气喘吁吁地一把把她抱在怀里,“我把整个医学楼都找遍了。”

    “我不是……在做梦吧?”她小心翼翼地环住他的背,在确定了他不会消失后松了口气,“你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不接电话?”

    “我手机丢了,没法联系你们,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乐无异顿了一下,语气忽然变得严肃起来,“闻人,我有话要和你说。”

    “我也有话要和你说。”闻人羽抢白道。人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有些话若是不及时说出来,错过了,就是永远错过了。

    “无异,我喜欢你。”她说。

    她有些紧张地等着对方的回答,可是乐无异一句话都没说,就朝着她的唇吻了下去。

    开始是生涩的轻触,到后来渐渐深入,杂乱的气息中萌发出雨水也浇不灭的热度,缭绕在唇齿间。


     

    古剑奇谭二异羽则阮谢衣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