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15

     

    [古剑二][现代架空 全员官配向]暗香(十六)

    【醒目】

    本章含有谢衣bg戏

    沈夜、华月、瞳三人组大面积上线

    不喜勿入

    本章含有谢衣bg戏

    沈夜、华月、瞳三人组大面积上线

    不喜勿入

    本章含有谢衣bg戏

    沈夜、华月、瞳三人组大面积上线

    不喜勿入

    ======================================

    第十六章 谢衣特别篇——柔软的心(上)

     

           这个时节的雨水格外多,谢衣瞅准了雨停的时间从乐无异家出来,总算是没把自己给淋着。虽说如此,空气仍然是湿答答的,让人的感到无端地压抑。

    他走进楼道,白炽灯应声而亮,照出一个靠在门口的单薄身影。

    似乎是一时无法适应突如其来的光线,这个人抬手挡住了眼睛,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发梢还在往下滴着水,好像随时会融化在料峭的春寒里。

    “天啊!小曦!”谢衣不由得惊呼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在这儿等了多久了?”

    对方吃力地笑了笑:“不请我进去说话么?”

    谢衣连忙开门。两居室的房子面积并不大,但一个人住还是显得空荡荡的。屋里的家具和摆设都和沈曦记忆中相比没有多大变化,仍旧收拾得整整齐齐。

    一条干毛巾罩在了她的头上,一杯温水塞进了她的手心,暖和的感觉让她又重新活过来。

    谢衣在她身边坐下,柔和的橘色灯光使他的毛衣笼罩上一圈细小的光环。这么多年过去,他给人的感觉还是和以前一样,就像手心里的一杯温水,很温暖,却似乎永远也不会沸腾。

    “瞳大哥去世了。”沈曦盯着手里的杯子说。

     

    瞳的葬礼后不久,华月就辞职了。

    沈曦难掩失落:“华月姐,连你也要走?”

    “我是瞳的助理,瞳不在了,我为何还要继续待下去?”华月答道,“小曦,你被调职到分部的事我也听说了,你有什么打算?”

    那个所谓分部,更准确地说是个鸟不拉屎的营业所。当然用社长的话说,这是历练。

    六年来的顺风顺水,还以为是对自己能力的认同,原来只是因为有瞳在。

    这叫沈曦怎能甘心。

    “华月姐,你相信我会凭借自己的能力再次回到总部么?”

    “回到了总部又怎样?”华月反问道,“勾心斗角一辈子,就为了争一个给资本家打工卖命的机会,有意义么?”

    沈曦一时语塞。瞳一手打造的生产线每年都为公司创造数十亿日元的利润,他赚的钱,有多少能到自己手里,绝大部分又都进了谁的口袋?

    “我不信瞳大哥不懂这些道理。”她说。

    华月叹了口气,缓缓道:“我们这些健康的人,大概永远也无法理解瞳对人体仿生机械的执念吧。” 

    古怪的科学家,这是绝大多数人对瞳的评价。

    他长了一张惨白的脸,就连头发和眉毛也是雪白的。很多人害怕这副相貌,所以瞳平时也不怎么和人打交道,只是在实验室里埋头研究他的机器人,其余一切事务都交给华月处理。

    华月性格温婉,又气质出众,男同事们都对她特别殷勤,开会时眼睛也总是有意无意地朝她身上瞟。不过碍于瞳的存在,他们不敢做什么过分的举动,只能意犹未尽地在背后评论道:“真可惜,这样的美女怎么跟了瞳那个残废的老头子。”

    所谓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华月就像旧历十六的月亮,偏偏缺了一小块,离完美只有一步之遥,却反而显得更加神秘,惹人遐想。

    残月尚有重圆的时候,可是华月所缺失的那一块,又要如何才能找到?

    “华月姐,你当初为什么要选择留在瞳大哥身边?”沈曦终于问出了她一直以来的疑惑,“你明明能有更好的生活,更好的事业……”

    “更好的生活,更好的事业?”华月笑了一声,“你是指在餐厅刷盘子,还是指在居酒屋陪酒?”

    “诶?”

    “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幸运的,小曦。”华月补充道,“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上大学。”

    “你没有上过大学?”沈曦吃了一惊,“可是我哥明明说过你们是同……”

    她忽然意识到不对劲,仔细想来,沈夜只说过他和瞳是同学,却从来没说过华月也是。

    “原来你……不是为了留学……才来日本的?”

    “我是偷渡来的。”华月说。

    沈曦很想大声说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但是她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睁大了眼睛听华月用一贯平静的语气说起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华月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了,要挣钱给父母治病,还要供弟妹读书。二十岁的时候,父母把她许配给同村的老光棍换彩礼,男方家到她打工的地方抓人,她就索性跑到了国外。

    在船上,华月想起曾经一起打工的小姐妹对她说,自己有个亲戚在日本打工赚了大钱,可风光了。日本又繁华、又漂亮,跟贫穷过后的中国完全不一样,所以不久之后,她也要跟着亲戚一起去。

    现在她终于亲眼看到了小姐妹口中的花花世界,可是这种新奇感并没能维持多长时间。

    钱很不好赚。华月没有合法身份,又不懂日语,靠着同乡的帮助才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在餐馆里刷盘子的工作。做了几个月之后她去要工资,才发现老板欺负她不懂日语,在合同里做了手脚,依照合同这几个月她一分钱也拿不到。后来她又在居酒屋里陪酒卖笑。只卖笑赚不了多少钱,为了赚更多的钱,有些小姐妹就去卖身。她们给家里寄钱,写信说自己过得很好,却绝口不提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工作。

    有一天有两位客人在店里起了口角,各自纠结了一帮人大打出手。华月才知道他们都是黑道上的,白花花的匕首就在她眼皮底下捅进人的身体里,拔出来的时候鲜血溅了她满脸,活生生的人就这样倒下去,再也不动了。

    她吓坏了,慌不择路地跑出去,撞在一个黑衣人身上。

    对方一把抓住她,皱着眉头叽里咕噜地说了几句日文。华月发现那个人被自己弄得一身是血,赶紧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掏出来,央求他放她离开。

    “你受伤了,得赶紧去医院。”对方用中文说。

    华月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扑通一声跪在这位同胞面前,道:“求求你,我不能被警察抓到,会被遣送回国的!”

    黑衣人沉默了一会,说:“跟我来。”

    他们避开人多的地方,往黑乎乎的小巷里奔跑,月亮在头顶为他们指路,又大又圆。

    他们跑进了一间院子,木门被拉开了,一个人影走出来。华月吓了一跳,这个人的头发和眉毛都是白色的,皮肤更是白得透明,仿佛夜行的厉鬼。

    “阿夜,你居然带回来一个杀人犯?”“厉鬼”用惊奇的口吻说。

     

    “当时阿夜和瞳都还是学生,自己也不富裕。但是阿夜说,大家都是中国人,能帮一点就帮一点。”华月说,“他腾了一间房间出来让我住,给我找了律师,还教我学日语,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

    但是华月的居留身份却一直都没能办下来。律师说这种情况只有一条路可以走——找个有绿卡的人结婚吧。

    “阿夜,我看你不如就好人做到底,娶了她算了。”瞳抱着双手评论道。

    “别开玩笑,那沧溟要怎么办?”

    门外的华月脸色暗了暗,悄悄走开了。

    今晚的月亮和她刚来的那个晚上一样圆、一样亮,在院子里撒下一地银辉。

    人为什么总是难以克服那点软弱的劣根性呢?别人对她稍微好一点,她就忘了自己是谁了。要知道,地上的人无论怎样伸手去够,也是永远无法触碰到天上的月亮的。

    华月回到房间,默默地收拾好了行李。当她终于下定决心不告而别的时候,拉开房门,却赫然发现沈夜就站在外面。

    “阿夜(华月)!你这是在做什么?”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我不想再给你添麻烦了。”华月说,“我有手有脚,不应该总是依附着别人生活。”

    “你不要把我想得那么好。”沈夜阴沉着脸说完这句话,眉间的褶皱又加深了几分,“我之所以会帮你,显然是有目的的。”

    华月终于开始直视他的眼睛。有什么东西在心里猛地落下,却让她倍感轻松。

    “我想要你……替我照顾瞳。”沈夜说。

    原来沈夜已经决定毕业后回国发展,而瞳却坚持留下来继续他的机器人研究。瞳的身体不好,又不爱和人打交道,一个人留在异国他乡实在是令人不能放心。两个人争吵了几次,谁也无法说服对方。但如果华月留在瞳的身边,事情就能顺利解决了。

    “我答应你。”华月说。

     

    冬去春来,时光匆匆,华月忠实地履行着她的承诺。但瞳却似乎并不愿意和她多说话,每天一回到家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华月有时候会在附近学学插花。一起学习的人大多是些家庭主妇,女人们聚在一起,就开始七嘴八舌地说些家长里短。言谈中华月发现,原来有很多对夫妻在家里就像陌生人一样,即使在一张桌上吃饭、一张床上睡觉,也只是相顾无言。

    相比之下,自己的情况竟然一点都不算奇怪了。

    这天是一位女学员的生日,大家凑钱买了个蛋糕。当这位女士来到教室的时候,竟然激动得落下泪来。

    “我丈夫出门去上班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对我说……”她哽咽道。

    生日聚会结束得稍微晚了些,看样子是赶不及在瞳下班前做好晚餐了。华月一边急匆匆地往家赶,一边想着要不今晚叫个外卖算了。可是等她回到家的时候,却发现晚餐已经好端端地摆在桌上了。

    “好久没做饭了,别太在意味道。”瞳一边在对面坐下一边说了几天以来的第一句话。

    “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么?”华月疑惑道。

    “我是有话要对你说,不过和这顿饭没关系,只是顺手做一下而已。”瞳说,“我拿到绿卡了。”

    “诶?”

    时间好像已经过去很久了,久到华月都习惯了提心吊胆、时时提防的日子,而忘记了正常人原本是不用这样生活的。

    “和我结婚,然后你就可以拿到合法身份,愿不愿意就看你了。”瞳说。

    华月垂下了眼睛道:“你用不着怜悯我。”

    “这不是怜悯,这是个交易。”瞳说,“我们各取所需,合作愉快。” 


     

    古剑奇谭二谢衣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