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13

     

    [古剑二][现代架空 全员官配向]暗香(十七)

    【醒目】

    本章含有谢衣bg线

    沈夜、华月、瞳三人组戏份继续

    不喜勿入

    本章含有谢衣bg线

    沈夜、华月、瞳三人组戏份继续

    不喜勿入

    本章含有谢衣bg线

    沈夜、华月、瞳三人组戏份继续

    不喜勿入

    ===========================================

    第十七章 谢衣特别篇——柔软的心(下)

     

    “华月姐……我哥哥……不值得你对他这么好……”沈曦不禁觉得羞愧难当,“他只是喜欢掌控别人的命运而已。”

    可是华月摇了摇头道:“小曦,你能这样想,就恰恰说明他不是这样的人。”

    要是没有遇上阿夜的话,她现在会是怎样呢?是已经死了,还是堕落了,又或者是被遣送回国,被父母卖了换彩礼,生一堆孩子,一边忍受丈夫的打骂,一边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干活?

    人在快要活不下去的时候,就容易做些没有底线的事。不幸中的万幸她还保留着最后一点尊严,地上的人虽然伸手摘不到月亮,却总能在月光的照耀下,看清前面的路。

    是,她用自己的婚姻做了交易,可又有多少人的婚姻不是个交易,而瞳至少比他们都要坦诚。人情世故总能一眼看穿,也难怪他会觉得与人打交道乏味至极。

    “我要向你道歉,华月。”很多年之后瞳对她说,“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以为你是个杀人犯,那是我唯一一次看走眼。”

    “穷不可怕,可怕的是穷带来的愚昧和野蛮。”华月说,“这些年,我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从中国来到日本。他们和当年的我们不一样,不会再做些令人不齿的勾当,他们受过良好的教育,是值得人尊敬的人。我不知道这其中有没有阿夜的学生,但是我想他的学生无论走到哪里,都一定是个值得人尊敬的人。”

     

    “我哥哥总是把生活过成别人想要的样子,很少有人能知道他心里真实的想法。”沈曦转过头,看向谢衣,“这些年我一直在试图寻找那个被他藏起来的真实的他,我知道你也一样。”

    这大概也是沈夜为什么会和瞳做朋友的原因之一,在瞳面前,一切伪装都无所遁形。可是毕竟绝大多数人都没有长一双瞳那样的眼睛,所以人们才会不断地迷惘、徘徊、错过。

    谢衣拉过她的手,把一枚钥匙放在手心里,轻声道:“回来吧,这里本来就是你的家。”

    沈曦怔怔地看着手里的钥匙,眼角的泪终于扑簌簌地滑落。她以前总是觉得谢衣的性情过于温和,似乎难以让人感受到一种磅礴的激情。可是整整六年,他在这条路上孤独而坚定地走着。到底需要多少激情,才能够在这六年中源源不断地供给热量,让这杯水仍然和六年前一样温暖如初呢?

    “谢衣……我是不是……很傻啊……”

    谢衣轻轻把她揽向肩头,回答道:“你看,这不是……都傻到一块去了嘛……”

     

    “华月姐,那你今后又有什么打算?”沈曦问道,“中国已经今非昔比了,你有没有想过回国?”

    “回不回国又有什么不同。”华月说,“少小离家老大回,如今我在哪里都是客了。”

    前些日子,在瞳的葬礼上见到了阿夜——现在应该称呼他为沈教授了,还有他的夫人,知道对方一切都好,她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呢?

    年年岁岁,大概也只有窗外这轮明月是永远相似的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好好欣赏异国的风光?”她忽然又道,“瞳给我留了一笔遗产,说希望我后半生能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

           说罢,她指了指桌上。精致的小瓶里斜插着数枝红梅,应该是新上市的花材,十分新鲜,大多数都还是花骨朵,用不了几天就会次第开放,带来满室馨香。

    常听人说,女人就像鲜花,若是得不到关怀和滋润,很快就会枯萎。可是鲜花虽柔弱,却也坚强,哪怕绽放得不为人知,却也毫不会吝啬自己的美。

     

    谢衣在书房将就了一夜——这不算什么,平时工作忙的时候他也常这么做。今天他也像往常一样在叮当乱响的闹铃声中醒来,然后顺手拿过床头的衣服准备换上,可是他忽然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劲。

    他昨天拿出来的明明不是这一套啊,虽说也并不是一定要穿哪一套,但摆在面前的这一套也太……

    他一边想着难道真是自己老眼昏花了一边走出房间,迎面撞上了从厨房出来的沈曦。

    “早上好。”沈曦招呼道,“这是你最近几年养成的新爱好么,大清早的在家里裸奔?”

    “什么裸奔,我不是穿着裤子呢么。”谢衣想起昨天晚上他把主卧让给沈曦了,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小曦,你看见我昨天放在床头的衣服了么?”

    “看见了啊,我给收起来了。”沈曦答道,“那种破衣服也能穿去上班?所以我另外给你换了一套。”

    谢衣简直要晕倒。“你是指这个?”他举起手中烫得笔挺的衬衫、西服、领带问道,“我又不是去参加新闻发布会,穿成这样会被学生笑掉大牙的!”

    “我们公司的同事都这么穿啊,他们为什么要笑你?”沈曦不解道,“话说回来,你买这条围裙的时候,就不怕被学生笑了?”

    她指了指身上的围裙,上面印满了肥嘟嘟、圆滚滚、毛茸茸的黄色小鸟图案,简直是视觉灾难。天啊,谢衣的审美什么时候崩坏成这样了,实在是太令人痛心了!

    不过比起这些,谢衣居然会心血来潮地想到去买围裙,这才是最奇怪的事。锅灶明明都是很久没有用过的样子,沈曦犹豫了半天,还是觉得不要冒着煤气泄漏的危险去碰开关比较好。好在科技的发展造福了人类,即使是谢衣这样的黑暗料理界资深人士也能凭借微波炉、电饭煲、烤箱、煮蛋器什么的勉强弄出一点可以下咽的东西来。

    于是沈曦就用这些高科技把冰箱里的存货加热了一下摆上桌,谢衣坐下来的时候表情简直陶醉极了。

    这个早晨,他们就像一对平凡的夫妇那样,用一种平凡的方式度过了。

    “这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应该做的,是不是?”谢衣出门的时候沈曦问道,“一大早起来做好全家的早餐,然后再像现在这样送丈夫去上班?”

    “这也许是世人眼里合格的妻子,但这不是你。”谢衣答道,“而且你也不是为了做一个合格的妻子才回来的,对么?”

    他吻了吻沈曦的面颊,背上包出了门。

    “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别忘了带伞!”沈曦在背后喊道。

    “带着呢,放心吧。”谢衣挥了挥手中的雨伞,没有回头。

    沈曦临走的时候,把昨天谢衣给她的钥匙和一封信一起放在桌上,然后用力带上了门。

     

    商场的橱窗前,站着一个女孩。

    女孩穿着正装,却梳着充满了学生气的马尾辫。四周的人行色匆匆,只有她一个人站在原地凝视着,很久很久。

    忽然,橱窗上出现了另一个人的剪影。女孩转过身,看着这个陌生的闯入者。

    那是一个略微年长一些的女性,同样穿着正装,一头亚麻色的卷发显得个性十足。

    她们互相对望,仿佛透过时空的镜子看到了自己。 


     

    古剑奇谭二谢衣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