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10

     

    [古剑二][现代架空 全员官配向]暗香(十八)

    最近专注三次元,好久没更新都没有手感了,大家凑合看看。


    第十八章 点睛(上)

     

           这是一个慵懒的春日午后,乐无异在单调的鼠标点击声和滚轮声中勉强支楞着昏昏欲睡的脑袋,他身边的闻人羽却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不厌其烦地打开和关闭着一个个网页。

    “无异,我觉得看来看去还是这间性价比最高了。虽说面积小了点,但在一楼还能带个院子,就是雨天可能会比较潮湿……哎你有没有在听我说啊?”

    “听着呢听着呢,你满意就行。”乐无异打了个哈欠,含混地应道,“我就说让你住到我家来,你又不肯,非要租房子这么麻烦……”

    “那怎么行啊?还没结婚就住到你家去,会被你爸妈瞧不起的!”

    “就说你想太多,我爸妈不是那样的人啦!”

    闻人羽刚想接话,却被电脑上弹出来的小窗口吸引了注意力:“无异,快来看,大新闻!”

    乐无异顶着一头乱糟糟的棕发凑了过来,只见小窗口上言简意赅地写着:

    P城市委书记李圣元被双开。

    哟呵,敢情还是只大老虎。乐无异顿时来了精神,点开了那条新闻。

    “经查,李圣元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务;严重违反廉洁纪律,挥霍浪费公共财产;严重违反生活纪律,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

    “经P城纪委审议并报市委批准,决定给予李圣元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钱、权、色,每次都是老一套。”闻人羽嫌恶地说,“也不知道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

    “我爸因为工作关系和他有过几面之缘,曾经跟我提起过他。”乐无异回想道,“听我爸说,这个李圣元,能力倒是有一点的,只是行事手段不敢恭维。这一次八成是得罪了哪路神仙才被举报的,官场险恶啊,根本无法独善其身。”

    “呃……所以我爸才宁愿待在现在这个清水衙门里,至少日子过得舒坦。”他看了看闻人羽,又加了一句。

     

    清晨。

    和往常一样,还未到上班时间,长安大学附属医院里已经人头攒动。俗话说得好,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可在这世上,谁是吃虫的鸟,谁是被吃的虫,又有几人能看透。

    夏夷则刚走到值班室门口,就感觉自己已经被盯上了。

    “夏医生,刚查房回来?辛苦啊。”一个油腔滑调的声音说。

    说话的男人背着鼓鼓囊囊的书包,把一身西服压得到处都是褶子,最滑稽的是脚上还配了一双运动鞋,不伦不类的。

    乘黄药业的医药代表温留,夏夷则经常见他来找清和,却从未和他搭过话。商人嘛,都是无利不起早。夏夷则向来对这类人没什么好感,幸好他只是个小小的研究生,对科室的药品采购根本说不上话,索性落得个耳根清净。

    “清和老师今天不在,你改天再来吧。”

    “嘿嘿嘿……”温留猥琐地笑了几声,跟在夏夷则身后进了值班室,“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就是顺路过来了解一下上次用药的那几个病人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良反应。”

    乘黄药业是一家大型跨国制药公司,在业内享有很高的知名度,研发实力自然也很雄厚,拥有不少专利药物,其中之一就是温留负责的这种肿瘤化疗药。平心而论,药效发挥得还不错,上周用药的几个病人情况都还算稳定,副作用也在可控范围内。夏夷则虽然对温留印象不佳,但在涉及科学的问题上,还是一五一十地回答了他。

    “夏医生,不是我吹,我们公司的研发团队一直走在世界前沿。”温留卸下书包,毫不客气地占据了办公桌的一大半位置,“喏,这里有一些用药期间的注意事项,你们再多观察观察。”

    “——哦,对了,送你们些小礼品,都是老客户了。”温留又加了一句。

    “什么小礼品?我们不收东西。”夏夷则立刻警觉道,“赶紧的,拿回去拿回去。”

    “别紧张嘛夏医生。”温留不慌不忙道,“又不是啥贵重的东西,你看看,笔和纸而已。”

    夏夷则下意识地接过来查看,确实只是普通的签字笔和便签条,这些东西不值几个钱,但每天都离不开,手边一时找不到就会很麻烦。当然,上面全部都印着乘黄药业的logo。

    就在这时——

    “医生受贿啦——!”门外忽然有人喊道。夏夷则只来得及回了一下头,就看见五六个人一拥而上,男女老少都有,拽着他不由分说就开打:

    “我说怎么我妈用的药这么贵,一支一万多块钱哇!原来都进了你们这些黑心医生和奸商的口袋啦!”

    “天杀的世道哇!老百姓哪里还有活路呀!”

    “这下给我抓到现行了吧!打!给我狠狠地打!”

    “哎哎哎我说你们,有话好好说,怎么打人呢!”听起来有人试图拉架,但不一会儿就没声了。

    “这个人也是一伙的!给我一起打!”

    “他妈的你们,欺负几个小娃娃算什么本事,有种的冲老子来!”温留的声音也响起来。夏夷则忽然觉得身上轻了,领头的中年男子被温留拎走了,他扶着桌子还没站稳,就看见迎面走来一个搬着椅子的小男孩。

    男孩看起来最多十一二岁,脖子上还戴着红领巾。他阴沉着一张脸,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把椅子对准夏夷则砸了下去。

    一瞬间夏夷则只觉得红领巾在眼前被无限放大,大到弥漫了整个视野,在拂过他的脸的时候甚至还带着些微热度。

    “夷则——!”有人撕心裂肺地叫道。

    原来是阿阮送早餐来,却看见往日井然有序的值班室里乱作一团,在那混乱的最中心,她最心爱的人瘫坐在地上,右手捂着眼睛,鲜血从指缝中淌落。

    “别打了!别打了!”阿阮疯了一样地扑上去,把夏夷则紧紧护在怀里,“有什么问题去向领导投诉啊!你们把医生都打死了,谁给你们治病啊!”

    意识到事情闹大了,双方都停了手。对方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去,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直哼哼,看起来似乎骨折了。温留抖了抖外套上的灰,正要重新穿上,一个戴着红领巾的男孩吸引了他的目光。大家都在手忙脚乱地救护伤员,只有这个男孩阴沉着脸盯着他,就像要凭着视线把他的眼睛剜出来似的。

     

    阿阮急匆匆地走在病房走廊里,想起白天的一幕幕还是有些心惊肉跳。幸运的是,经过检查,夏夷则的眼睛并没有受伤,除了轻微的脑震荡外就只有一些皮外伤。情况稳定下来以后,阿阮回去取了些洗漱用品,打算今晚就在这儿陪床。她轻轻推开病房门,却看见一个女子静静坐在床边。

    “你是阿阮吧?夷则常和我提起你。”女子朝她招手道,“来,过来,让阿姨好好看看你。”

    “夏……阿姨?”

    以前曾经听夏夷则说过,他妈妈是个音乐老师,但阿阮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音乐老师——她坐在那里,周身都好像在发光,照得旁人都暗淡了。

    阿阮忐忑不安地走过去,看着这张与夏夷则有几分相似的脸。这张脸不施粉黛,岁月的痕迹清清楚楚地印在上面,却遮不住眉梢眼角犹存的风韵。阿阮忽然觉得以前曾经在哪里见过这张脸,而且绝对不是因为夏夷则的缘故,似乎在和夏夷则认识之前很久很久,这张脸就已经在记忆中存在了。

    与此同时,对方也拉着她的手左看右看,一双明亮的眼睛里泛起了点点泪光。

    “看见你,就像看见了三十年前的我自己。”夏红珊擦了擦眼睛说,“三十年前,我也和你一样,从大山里走出来。”


     

    古剑奇谭二异羽则阮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