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18

     

    [古剑二][现代架空 全员官配向]暗香(十九)

    第十九章 点睛(下)

     

    夜晚的病区里人比白天少一些。夏红珊走出病房的时候,看见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站在门口,被白色的灯光照得惨白惨白的。他微蹙着两道入鬓的长眉,凤眼下的阴影清晰可见,眼神却像手术刀一样锐利,仿佛能够割开人的皮肤。夏红珊以前没有见过他,但她知道自己决不会认错。

    “清和老师。”

    清和刚从外地出差回来,就被领导找去开会。眼下的情况对他们很不利,砸伤夏夷则的少年只有十二岁,还不到负刑事责任的年龄,警察只是口头教育后便放他回家了;而温留把三个人打成全身多处骨折,已经被刑事拘留,对方更是狮子大开口,提出天价索赔。

    “清和,我们知道你跟这事完全没关系,事发当时你也不在场。”领导说,“这完全是夏夷则和温留的个人行为……”

    “夏夷则是我的学生,温留当时找的是我,怎么可能和我没关系?”清和说,“你们要是想处分夏夷则,也一并处分了我吧。”

    “唉清和,你是我们好不容易才从国外请回的专家,待遇怎么可能跟研究生一样呢……”

    “当年是你们给我打电话硬塞给我这个学生,现在又是你们要我放弃这个学生。你们尊重过我这个专家么?”

    正是当年这通电话让清和意识到夏夷则的背景有多么深厚,也是这通电话让清和感觉这位身居高位且望子成龙的父亲实际上一点都不了解儿子——对夏夷则来说,这些旁门左道不仅完全多余,反而使他的优秀无法得到别人真正的认同。

    “现在上面的人都急着和李圣元划清界限吧?”夏红珊自言自语道。昔时座上客,今日阶下囚,人生在世就像一场梦,梦里的他是真心实意也好,逢场作戏也罢,反正梦醒的时候,什么都不会留下——

    如果她没有生下夏夷则的话。

    “清和老师,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她说,“但夷则是李圣元的儿子,他在这里一天,就始终会有人抓住这一点做文章。况且利益越多的地方,争的人就越多,走了一个李圣元,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我不想让夷则在这样的环境里越陷越深。”

    “世上没有世外桃源。”清和道,“如果夷则只是把人生当作和父亲博弈的筹码,那他只会在局里越陷越深。”

    “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地方。”夏红珊道,“像我当年一样迷失自己,错失人生最美好的东西。可是我想,现在他大概已经找回来了。”

    因为她看到那个女孩的眼睛,曾几何时她也有这样一双眼睛,不染纤尘,清澈得就像山里的泉水。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嘭!”

    一声轻响,花炮口喷出了五颜六色的彩纸,单调的病房里顿时有了那么点百花盛开的意味。

    “哇哦——!”众人赞叹道。

    “恭喜夷则出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乐无异拍着手道。

    “好啦!出个院而已,就你大惊小怪。”闻人羽嗔怪道。

    “这你就不懂了。”乐无异慢条斯理地解释,“今天是双喜,夷则出院只是其一,其二是清和老师终于首肯他和仙女妹妹携手归隐山林啦!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啊?真的?”闻人羽惊喜地看向夏夷则。

    “嗯。”夏夷则简短地应了一句。

    昨天清和老师来找他谈心,说的话比两年加在一起还要多。

    清和讲起了他的过去,讲他小时候是如何崇拜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讲他是如何踏上了学医这条路,讲医生的社会地位是如何在二十年间一落千丈,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但讲得最多的,还是他的病人。

    “能亲手治愈一个病人,这种巨大的成就感和幸福感,是什么虚名浮利都给不了的,这就是为什么我直到今天还在做医生。”清和说,“但是相对的,责任和压力也更加重大。我希望你读硕士、读博士、出国留学,不是让你追名逐利,而是因为先进的知识、技术,是对付疾病最有力的武器,身为医生,必须活到老、学到老。夷则,医学这条路,你还打算继续走下去么?”

    “是。”夏夷则答道。

    不是迫不得已的选择,而是发自内心的愿望。

    “清和老师,二十年间,医学明明是越来越进步了,可是为什么医生和病人的关系反而越来越差了呢?”夏夷则说,“很多时候,医生治得了病,却救不了人,有的是因为病人支付不起昂贵的费用,有的是因为病人愚昧无知。有句古话说‘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如果治病只专注于表象,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不去追究深层次的病因,是永远都无法根治的。”

    他强迫自己直面清和的视线,良久才听到对方说:“谁教你的这些?”

    “阿阮。”他诚实地回答。

    “你说的这些我不反对。”清和转身看向了窗外,“但说永远都比做要容易,你真的准备好了?”

    “活到老学到老,乡里的村夫、农民,每一个都是我的老师。”夏夷则道,“清和老师,我想向温留先生道个歉。”

    清和又转了回来。

    “我不该对他抱有偏见,在肿瘤化疗领域,他足以当我的老师。”

    “温留算是肿瘤化疗特种药的半个专家,要是放在二十年前,连我见了他都要礼让三分。”清和轻轻叹了口气,“现在早就今非昔比了,医药代表才是真正的过街老鼠。做事还这么不知分寸,也该他有个教训。”

     

    “这次我妈来S城,也算是和阿阮见过面了,接下来我打算暑假抽个时间去见见阿阮的父母。”夏夷则看了看身边低着头沉默的阿阮,觉得有些奇怪:“怎么了?这两天也没怎么见你说话,不舒服么?”

    “夷……夷则,真是的,别拿那种眼神看我嘛……”阿阮顿时红了脸,干脆一转身跑了出去。

    “阮妹妹!”闻人羽立刻追了出去。

           “阿阮?”夏夷则满脑子问号。

           “等等!”乐无异忽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似地拦住了他。

           “你看够了没有?”夏夷则看着一脸高深莫测盯着自己的乐无异道,“我的脸上长了蘑菇么?”

           “夏夷则啊夏夷则。”乐无异怪声怪调地摇着头,“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你还真是个祸水啊。”

           其实要论长相,夏夷则也算是个清秀帅哥,可就是整天绷着个脸,一张好面孔也少了几分神采。这次虽说伤势不重,但还是在右眼角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疤痕。只是那疤痕的位置实在微妙,一眼望去,眼角飞扬,眼波流转。都说眉目如画,而现在仿佛连画都活了过来。乐无异一个男人被这样一双深情款款的眼睛看着都觉得快要受不了,更何况是阿阮。

     

    “夷则的眼睛?”闻人羽问道。

    “嗯。”阿阮说,“自从伤好以后,夷则的眼睛里好像总是含着清澈的山泉水,和他妈妈一模一样。”

    遮住眼睛看不见过去的人,也同样看不见未来。正视过去才是真正的放下,放下过去才能面向未来。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

    大家新年猴哇!还是觉得手感没找回来呢_(:зゝ∠)_

     

    古剑奇谭二异羽则阮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