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12

     

    [古剑二][现代架空 全员官配向]暗香(二十一)

    第二十一章 半边天空(上)

     

    “不,我不是害怕,而是……”闻人羽的脸色变了变,调转了话头,“总之我们快点走,这片田埂不是什么好地方。”

    说着,她用更强的力道反拉住乐无异的手,加快了脚步。

    路的两旁出现了房屋,四五层的农家小楼连成一片,但窗口的灯光却是稀稀拉拉的。明明时间还不算晚,只有老人才会在这个点就早早地休息。年轻人的流失使整个小镇都笼罩上一层迟暮的气息,就连走在其中的乐无异都觉得自己的心正在加速变老。

    所以当他走过一个拐角,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大堆孩子的时候,那感觉简直就像返老还童了一般。

    “哇!这么多孩子,简直和天上的星星一样多!”乐无异激动地嚷道,“闻人你看,这个小姑娘好可爱!这个小姑娘也好可爱,这个也……”

    “嗯?”他发现了不对,“为什么都是女孩子?”

    话一出口,周围都安静了。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化作了利剑朝他刺来。

    又说错话了?乐无异一时间不知所措,还好闻人羽及时化解:“小翠,你带大哥哥去放行李,我有事要先去找一下院长。”

    “大哥哥,听说你是医生?”叫小翠的姑娘一边走一边问道。她正在读高中,等到考上大学,就可以像小羽姐姐她们一样去见识外面的世界了。

    “不是啦,我只是在实验室里做基础研究,不接触病人的。”

    “小羽姐姐说你是研究怎么治癌症的,那是不是等你研究成功了,癌症就能治好了?”

    “呃……理论上说是这样,但是实际上还有很多很多路要走……”

    小翠好像并不是很懂“还有很多很多路要走”是什么意思,她的眼睛里闪着崇拜的光:“真厉害,连癌症也能治好!我以后也想学医,我想学怎么治小乖弟弟的病。”

    “……小乖弟弟是谁?”

     

    “有记者要来采访?”闻人羽的心沉了一下,“民政局的人居然会同意?难道他们已经忘了桢姬的事了么?”

    桢姬也是福利院长大的孩子,长相平平,成绩倒数,永远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自然也和别人玩不到一块去。其实桢姬唱歌非常好听,但很少有人知道,因为她从不在别人面前唱。闻人羽有一次无意间听到,顿时惊为天人,从此只要有演出活动,她都极力鼓动桢姬参加,可惜后者并不领情。

    “才不要唱给那些假惺惺的人听。”桢姬说。

    高中毕业,桢姬没考上大学,只身去了大城市打工。闻人羽听说她在海市的酒吧里当驻唱歌手,收入不菲,颇有种昔日的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的意味。大家都很羡慕,却又觉得这始终不是个“正经的”职业,只是看上去光鲜,背后不一定发生了什么。果然有一天,海市警方打来电话,桢姬因为吸毒被抓了。

    仿佛终于得到了可以放心大胆地鄙视她的首肯,大家都松了口气。谁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久之后有记者去戒毒所采访,桢姬上了电视。

    但凡记者,总是不深入挖掘些“背后的故事”决不罢休。听说桢姬在福利院长大,谈话的重点就转向了她的童年生活。

    “保育员对你好么?”

    沉默。

    “和其他同龄人的关系怎么样?”

    摇头。

    “想你的亲生父母么?”

    点头。

    “想他们的时候怎么办?”

    “唱歌。”

    节目播出以后,社会上掀起了各种针对福利院的质疑。省里来了调查组,上至民政局的领导,下至福利院的保育员罚的罚,撤的撤。由于当年所收到的爱心善款数量骤减,福利院资金紧张,只得缩减开支,取消课外活动计划,顺延旧房改造工程。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虽然舆论早已把这事遗忘,但留给他们的阴影仍在。

    “这次不一样。”院长叹了口气,“你猜怎么着,是白露这丫头主动把记者招来的。这时候要是拒绝采访,不是更加说不清了么。”

    “现在的记者为了抢新闻都不惜断章取义颠倒黑白的。”闻人羽忧心忡忡道,“早知道就不该带无异来。”

    “小羽,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悲观?”院长意外地看了看她,“这也未必不是一个机会,你们来得正是时候。”

     

    乐无异走进房间,把背包往床上一甩,在水龙头下胡乱抹了两把脸。这间房虽然装修比较老旧,但基本的生活设施倒也一样不缺,而且出了门就是空旷的大操场,视野极好。在操场靠近房间的一侧挂着条醒目的横幅:“热烈欢迎星海电视台《寻亲》栏目组”。

    “有人要来拍电视?”乐无异好奇地问道。

    “是呀。”小翠答道,“不过主要是来采访白露姐姐的,跟我们没什么关系。”

    “不是寻亲么?”乐无异不解道,“原来只帮一个人寻?”

    “反正我们也不想寻。”小翠翻了个白眼,“能遗弃孩子的父母,寻来了又有什么意义?”

    “遗弃?”

    乐无异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来这些孩子是有父母的,并且他们的父母仍然在世上活得好好的,可是他们却成为了孤儿。而父母双亡的乐无异,本来才是真正的孤儿,现在却有一个完整的家。

    “刚才门口那么多孩子,全都是被遗弃的?”

    “那只是一小部分健康的。”小翠说,“还有一大部分是有残疾的,他们出不了门。”

    气氛一下子沉重起来。乐无异一直对福利院有种亲切感,他以为他们是同一类人。可是他们和他不一样,过去不一样,现在不一样,未来也不一样。

    月光照出了一个人影,闻人羽出现在操场上。看见横幅,她若有所思地停顿了一下。

    “小翠,辛苦你了,先回去休息吧。”她说。待小翠走远,她立刻回头道:“无异,去拿行李,我现在送你就回去。”

    “什么?”乐无异差点跳起来,“有没有搞错?我才刚来哎!”

    可是闻人羽已经朝屋里走去:“再晚就没车了,路上再跟你解释。”

    乐无异追上去,看见闻人羽已经拿起了包,连忙一把抓住她:“所以说为什么非在今晚回去不可?你不说清楚,我就不走!”

    “放开我!”闻人羽挣扎道。她的后背抵着墙,双手被牢牢反剪。乐无异皱着眉,亮晶晶的琥珀色眸子紧盯着她,一动不动。

    天啊,他的力气怎么这么大。

    她只好开口:“明天一早记者就要来了,到时候他们一定会来采访你,你说的任何话都会被放大解读,你会被推上风口浪尖。”

    “采访我?”乐无异简直被搞糊涂了,“不是说来访那个什么白露的么?”

    “你怎么还不明白!”闻人羽着急道,“我是福利院长大的,你是我男朋友,你会当着我的面说福利院的坏话么?院长会放过你这个活广告么?”

    “闻人……”乐无异放低了声音,“我为什么就不能为福利院说几句好话呢?”他的语气忽然变得很悲伤:“你们过得不好对不对……”

    他垂下头,鬓角的碎发蹭得她痒痒的。她的口气终于软下来:“是不是小翠对你说了什么?”

    “闻人……”乐无异松开钳制她的双手,把她拥入怀里。他的声音闷闷的:“怪我没有早问你,你过得到底好不好,到底好不好……”

    这么强势,真不像个女人。从认识闻人羽的第一天起,男生们就都这么说。

    只有乐无异表示不认同。闻人羽怎么就不像女人了,从小到大和她一样的女人他见得多了。远的不说,就说自家老娘,可从来都是敢作敢当,说一不二的。

    然后他遭到了无情的嘲笑。

    “是你老爹不像个男人吧,哈哈哈哈。”

    当时他火冒三丈地和对方打了一架,但当有一天他看着闻人羽冲在前方的背影,不禁真的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也很不像个男人。

    现在他觉得可笑极了。世上没有永远的强者,也没有永远的弱者,强者有弱的地方,弱者也有强的地方,凭什么男人一定要事事都比女人强,女人一定要事事都比男人弱?稍微想想就明白的道理,自己竟然纠结了这么久。如果他早点想明白,就会知道闻人羽再怎么强势也是有弱点的,他是不是就能多了解她一点?

    “没事的,没事的……”闻人羽轻拍着他的背道,“我没病没灾的,而且大小也算个文化人,差不到哪儿去,那些疾病缠身的孩子才是可怜人。”说着又叹了口气,“其实这些年条件已经比原来好很多了,但是架不住孩子也越来越多,条件的发展总是赶不上人数的发展啊……”

    乐无异灵机一动,一个想法在他的脑海中成形。

    “闻人,这里的每个孩子是不是都有登记的?”

    “啊?你这是……”闻人羽迅速反应过来,他该不会是想在一个晚上之内掌握这里每个孩子的情况?这怎么可能?等一下,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无异,带电脑了么?”

    只见闻人羽噼里啪啦敲了一阵键盘,熟练地以管理员身份进入了福利院孤儿信息数据库的后台。“这个数据库还是我帮他们做的。”她说。

    乐无异的嘴巴张成了O字形。

    登记在案的足足有几百人,这几百人的情况不仅要详细了解,还要分门别类地统计分析。乐无异想起了研究生入学之前,谢衣让他在一周之内综述一百篇文献的事。有些事情你看着难,真的去做了会发现也就那样。现在他面对的不过又是另一篇文献综述而已,而且还是中文的。两年过去,该是检验一下自己能力的时候了。

    令人欣慰的是,闻人羽做的数据库功能非常全面,帮了他大忙。乐无异一边一目十行地浏览,一边努力地在琐碎的信息中总结规律。很快他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名字:

    小翠,性别女,年龄17岁,出生三天被遗弃,地点门口农田,身体健康,无亲人信息。

    白露,性别女,年龄19岁,出生两天被遗弃,地点门口农田,身体健康,襁褓内有一发钗,现于海市就读大学。

    茶小乖,性别男,年龄7岁,出生两天被遗弃,地点镇医院,确诊脊柱裂,襁褓内有200元钱。

    闻人羽……

    乐无异屏住了呼吸,抬头看了看身边,闻人羽已经趴在桌上睡熟了。

    闻人羽,性别女,年龄24岁,出生一天被遗弃,地点百草谷,身体健康,无亲人信息,现居S市。

    百草谷……

    如果他没有记错,来的路上曾经经过那里,车窗外有一颗又高又壮的大树,闻人就是出生在这颗大树下么?当时车上还下去几个人,又上来了几个,在这些人当中,是否就有闻人的父母?

    他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得厉害,他已经在悄悄地靠近她,从某些她尚且不知道的地方。

    他深吸了一口气,继续看下去。

    桢姬,性别女,年龄24岁,出生一周被遗弃,地点玄妙观,身体健康,身边有一封信,曾因吸毒在海市戒毒所劳教两年,现无联系。

    乐无异记得这个人,他在电视上见过她。

    ===================================

    这章不小心写太长了,先放一半上来。

    主要是我实在受不了这么长时间不更文了_(:зゝ∠)_

     

    古剑奇谭二异羽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