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12

     

    [古剑二][现代架空 全员官配向]暗香(二十二)

    第二十二章 半边天空(下)

     

    夏天的早晨总是来得格外心急,乐无异赶到院长办公室楼下时,那里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得水泄不通,挤不进阴凉的人就只好站在操场上晒太阳。入口处拦着一个女孩子,脸很清秀,却很苍白,手里还牢牢地攥着什么东西。看见闻人羽,她用蚊子一样细的声音叫道:“小羽姐姐……”

    乐无异立刻认出她就是白露,福利院数据库里有她的资料。

    “你站在这儿干嘛?”闻人羽问道,“为什么不进去?” 

    白露支支吾吾地低下了头。事情闹得比想象得大,民政局来了一堆领导,从一大早就开始做专访,没人顾得上她。

    “我就知道会弄成这样。”闻人羽实在是有点生气,尽管她也知道白露并没有恶意。“你在做决定之前,有没有为其他孩子考虑过?他们年纪还小,生长环境突遇变故,会有什么影响?你忘了桢姬的前车之鉴了么?”

    通往地狱的路,往往是由善意铺成的。如果人们在做决定之前,能够替别人换位思考一下,而不是沉浸在自己带给自己的感动中,很多悲剧是不是就可以避免了呢?

    “那你告诉我该怎么做,小羽姐姐?”白露说着说着,眼里忽然滚下泪来,“单靠我自己去民政局,从来没有人理会过我!我只是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而已啊……”

    “桢姬当年是不是也找过父母?”乐无异忽然问道。

    两个人都愣了一下,然后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桢姬一向和大家关系不好,没有人知道她在做什么,也没有人关心她在想什么。她太普通了,不如那些活泼机灵的孩子讨人喜欢,也不如那些得了重病的孩子惹人怜爱。福利院里那么多孩子,怎么可能一碗水端平呢?

    “所以她一定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从未谋面的亲生父母身上了。”乐无异说,“我觉得她一定找过。”

    他想起桢姬的脸,也是一样苍白,好像常年生活在看不见阳光的地方。一个人在这样的环境中待久了,还会不会相信阳光的存在?

    闻人羽的表情有点复杂。她一直觉得奇怪,桢姬从来不在人前唱歌,怎么会去酒吧里当歌手的,难道酒吧里的人就那么真诚,真诚到能让桢姬敞开心扉?同样作为孤儿,在福利院里一起长大,在桢姬心里竟然比不上酒吧里萍水相逢的过客,这样的想法让闻人羽充满了挫败感,让她不停地纠结。现在想来她不也同样没有替桢姬换位思考过么?因为只从自己的角度出发看问题,所以视野才被限制了。其实站在桢姬的立场上稍微想想就会发现,桢姬真正在乎的,不是酒吧,也不是福利院,而是她的父母啊!

    先是放弃了自己一贯以来的坚持,尔后更是沦落到与毒品为伍,桢姬最终还是被黑暗所吞噬。而想到她可能为了追求光明而做出过种种努力,就更让人感到唏嘘。闻人羽看了看白露苍白的脸,又觉得不忍夺走她心底的那一线光明,开始后悔自己是不是把话说重了。

    “白露,我希望你知道,这只是一场赌局,无论是输是赢,不要把它看得太重。”闻人羽看向白露的左手,原来那手里握着的是一只发钗,精巧的银饰从指缝中露出来,在阳光下一闪一闪。

    “小羽姐姐,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像桢姬那样钻牛角尖的。”白露急切地说,“我只求试一试,无论找不找得到,我都是有心理准备的。”

    “谁是白露?”入口处忽然有人喊道,“你可以进去了!”

    白露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攥着发钗的手在微微发抖,连脸上都因为激动而多了几分血色。曾经重重困难也无法动摇她的意志,可是在眼看就要见到曙光的时候,心里却反而越来越没底了。

    她攥紧了手中的发钗,事已至此,便只有继续走下去。

    “闻人,你干嘛不告诉她其实桢姬很有可能已经找到父母了?”目送着白露的身影消失在楼道口,乐无异才开口问道。

    “我不知道……”闻人羽无力地闭上眼睛。桢姬是个执着的人,如果没有找到父母,她只会继续寻找下去。能让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彻底放弃和崩溃的,只有一种可能——正是她视为精神寄托的父母亲手掐灭了她的最后一线希望,把她推入彻底的黑暗之中。这个结果对于白露来说实在太过残忍,闻人羽终究没有说出口,至于她想要留住的那一线光明,又是否会在某种意义上变成对现实的逃避,恐怕已经不是她所能预见的了。

    乐无异没有再追问下去,他张开双臂,无声地拥抱了她。

     

    对白露的采访进行了很长时间,轮到乐无异的时候,名叫羽无双的女记者却只是象征性地问了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很快就结束了,院长在旁边几次想插话,都被她不动声色地挡了回去。说好的引导话题呢?挖掘线索呢?花了一整个晚上来收集和分析资料,预备和记者斗智斗勇,结果竟然就这么水过去了?

    乐无异觉得这里面一定有蹊跷,但是很快他就看见采访车和领导的车队一起离开了,又觉得自己是在自作多情。他还有很多事想做呢,何必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浪费精力。

    “闻人。”他说,“这里是不是有个叫茶小乖的孩子?”

    “干嘛突然问这个?”

    “男孩子。”乐无异回答道。

    一晚上的忙活,虽然没在记者面前派上用场,却让他之前的疑问得到了解答——福利院里当然是有男孩子的,但是数量并不多,而且几乎都有严重的残疾。福利院不是寄宿学校,福利院的孩子,不是天上的星星,而是地上的野草,低微到尘埃里。他看到了闻人羽,看到她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可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有更多的孩子正默默凋零成泥土。

    也许他并不能为他们做什么,但他至少想看到他们的存在。

    “无异,小乖和我们有些不一样。”闻人羽说,“有些人见到他会害怕,有些人去见他是为了猎奇。所以院长规定……算了别管了,跟我来吧。”

     

    他们穿过操场向里走去,宽阔的操场似乎把这两日的风波都挡在了另一头。这里是重度残疾孩子们的住处,看得出被保护得很好,仿佛永远与世无争,风平浪静,却也隐隐透着几分与世隔绝的寂寞。

    安静放大了乐无异心中的不安,砰砰地锤击着他的胸膛。虽然有闻人羽打的预防针在前,他对自己即将面对的场景多少也有了些心理准备,但这一切反而让眼下的等待变得格外煎熬。

    走进楼里,总算听到有说话声从走廊边的窗户里传来。乐无异抬起头,只见窗户里映出了两张脸,其中一张脸唇红齿白,我见犹怜;另一张脸却五官扭曲,上头布满了狰狞的疤痕和肉芽。

    乐无异顿时头皮发麻,不由得“啊”地一声轻呼出口,吓得那两张脸立刻缩了回去。

    “无异?”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乐无异回过头,正对上闻人羽关切的眼神。

    “我没事。”他迅速答道,感觉自己的魂魄好像又回到了肉体。刚才那个孩子的脸上,分明是烧伤留下的疤痕,乐无异开始担心,自己失当的言行会不会也像火焰一样,在孩子的心底也灼烧出疤痕呢?

    不大的房间里挤着二十多个孩子,每个孩子都有一部分肢体不正常的扭曲着。他们无法出门,无法行走,有的甚至无法坐起,只能整日蜷曲在这样一个牢笼里,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窗外的蓝天白云。

    狭小的过道里,几个保育员模样的人像陀螺一样忙前忙后,因为明显的人手不足而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时候。

    “无异,那就是茶小乖。”闻人羽道。

    乐无异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角落里有个佝偻着背的小男孩正在看书,而他身边还坐着个眼熟的人——

    “小翠?”乐无异惊讶道。

    小翠看到他们,脸上写满了尴尬:“大哥哥,小羽姐姐,千万别告诉院长我在这里。”

    “你也别告诉院长我们在这里。”闻人羽说。

    “你们为什么都要偷摸着来?”乐无异问道。

    两个女孩子互相望了望对方。

    “院长不希望外面的人来这里。”小翠说。

    福利院里的残疾孩子向来都是外界关注的重点。虽然人人都打着慈善的名义,但其中也有相当一部分动机并没有那么单纯。人们总是会被和自己不一样的事物吸引,福利院里那么多残疾孩子,能满足多少这样的猎奇心理,这其中又有多少商业价值可以挖掘,不少人可是把小算盘打得啪啪响。

    这件事后来被记者曝光,舆论指责福利院没有保护好孩子,甚至利用他们的身体缺陷来赚钱。

    从此以后,凡是想见他们的人,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批。

    “尤其是像今天这样的日子,院长是不可能同意我们来这里的。”闻人羽补充道。

    “……我不该来的。”乐无异低声说。他不禁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多么幼稚可笑,慈善不是一厢情愿的自我感动,而是对方实实在在得到的利益。

    “不要走,大哥哥!”小翠喊道,“你来都来了,能不能帮忙看看小乖,到底……到底……”

    乐无异轻轻掀起茶小乖背上的衣服,只见脊柱中央赫然戳着一个巨大的脓包,摸起来软绵绵的,里面包裹的都是外漏的脊液。脓包的压迫阻碍了茶小乖的正常生长,两条腿细得跟豆芽菜似的,七岁上看起来只有三四岁的孩子那么高。所幸大脑的发育并没有受到影响,小家伙长得虎头虎脑的,透着一股机灵劲儿,虽然没法和普通孩子一样上学,但书可没少读。乐无异低头看了看书名,是本武侠小说,顿时被勾起了童年的回忆。不知道是不是每个男孩子小时候都有一个大侠梦,然后再花上许多年时间来接受自己其实只是个普通人的事实。

    “你看得懂么?”乐无异问道。

    “当然看得懂!”茶小乖笃定地说。

    “大哥哥,你可别小看他。”小翠在一旁说,“这些书我看不懂,他看得懂。不但自己看,还跟别人讲。别的孩子可崇拜他了,还给他起个名号叫什么‘江湖百晓生’来。”

    乐无异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知道这样的孩子一般活不到成年,留给他们用来等待医学进步的时间并没有那么多。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病情的发展,这个脓包也将会越长越大,直到有朝一日它因为无法承受而破裂。等到里面的液体流尽了,孩子的生命也就结束了。

    他正努力思索着要怎样回答小翠,忽见窗外有个身影一闪而过,闻人羽立刻眼疾手快地追了上去。他心道一声不好,果然一出门就看到最担心的事变成了现实。

    “羽无双!”被闻人羽拦下的正是之前采访他们的女记者。“你没走?”

    “我知道上午看到的只是片面的事实,现在看到的才是全部。”羽无双答道,“闻人羽,干扰采访是违法的,你可要想清楚。”

    “求求你们了,换个地方吧。”小翠也跟了出来道,“大哥哥,我们今天确实不该来的……”

     

    乐无异记得福利院门口的这片田埂,他刚来的时候,这里繁星满天,蛙鸣蝉噪,一派田园诗般的美好。不过一天光景,下一个夏夜还未到来,诗意却已荡然无存了。

    “我听过一些传闻,说这里的孩子并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羽无双说,“院长把他们都关起来,不让他们接触外边的世界,说是保护他们,其实只是嫌麻烦而已。”

    “你也看到了,这么几个保育员,要照顾这么多孩子,怎么可能照顾得过来?”一提起这个小翠就气不打一处来,“保育员的活又脏又累工资又不高,还要被你们这些记者天天挑刺,七扣八扣的,愿意做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但是孩子的数量每年都在增加!你们嫌福利院不好,为什么就不能叫那些父母不要扔孩子!不要扔孩子!”

    “小翠!”闻人羽连忙喝止道。

    羽无双如炬的目光紧紧盯着小翠,但最终还是压下了怒火,道:“桢姬的一面之词,原本我是不信的。但今天看到的、听到的,实在超乎我的想象,我算是理解白露为什么非要找亲生父母不可了。”

    “羽无双,你是不是傻啊!”乐无异终于忍不住了,“你以为找到亲生父母就是在帮白露么?福利院再怎样,至少不会抛弃孩子,但是白露的父母可是连亲生骨肉都能抛弃的人,你居然还会对他们抱以希望?”

    “羽无双,当年桢姬的事福利院虽然有责任,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恐怕还在她父母身上。”闻人羽补充道,“桢姬和白露都身体健康,没有任何残疾,福利院里这样的孩子并不少,我也是其中一个。我们被抛弃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我们是女孩。”

    在星海镇一带有个风俗,如果哪家生了女孩,就把孩子埋在地里,下一胎就能生儿子。后来有好心人看不下去,专门在田间地头盖了屋子收留这些可怜的女婴,这就是星海镇福利院的前身。

    人人都说残疾孩子可怜,但闻人羽有时却羡慕他们。他们还能抱有一线希望,父母并不是不爱他们,只是治不起病。而自己,却连这样的借口也找不到。

    “他们会有报应的……不,他们已经有报应了。”小翠讥讽的眼睛里带着快意,“姑娘都不愿意留在镇里,男人有点出息的也都出去了。星海镇衰败成今天这样,都是有因必有果。”

    羽无双面色凝重地沉思着。

    “谢谢你们的提醒。”她说,“但我并不打算隐瞒真相,而且,寻找父母也是白露本人的愿望。”

    “哪怕这个真相会伤害到她?”闻人羽问道。

    “再丑陋的真相也是真相,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羽无双说。

    话音刚落,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闻人羽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直觉告诉她,这个电话和白露有关。

    “我让人去查了白露手上的发钗。”羽无双挂了电话道,“是二十年前越南流行的款式。”

    “听说二十年前星海镇很多人都从越南买媳妇……”小翠的眼睛一下亮了,“不会这么巧吧……”

    “这点线索,说什么都为时过早。”羽无双说,“闻人羽,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

    没等闻人羽回答,她就上了一辆不知什么时候停在路边的面包车,一会儿功夫就消失在视野里。

    闻人羽像被抽空了力气,倒在草地上。不知不觉间天已经暗了下来,草丛里出现了一闪一闪的光点,由少到多,慢慢聚集起来。

    “城市里可没有这么多萤火虫。”乐无异被这景象吸引了,索性也坐下细细欣赏起来。无数光点从草丛里升起,像极了波光粼粼的海面,起起伏伏的浪花,一直拍打到天边。乐无异忽然发现了什么,恍然大悟道:“原来星海镇最美的星星不在天上,而在地上!你们看,这不就是星星之海么!”

    乐无异小的时候相信人死之后都会变成天上的星星,可是这些长眠于田野中的小小生命,她们变成了地上的星星,自朽叶中腾飞,向死而生,年年轮回。

    闻人羽呆呆地望着,而小翠早已泣不成声。

     

    “原来这羽无双从头到尾关注的重点就不在福利院身上。”乐无异简直哭笑不得,“你说要是福利院把用在面子工程上的精力分一半在内部管理上,关键时刻用得着这么狼狈么。”

    “白露运气不错,遇到一个真心肯帮她的人。”闻人羽叹了口气,“我不该拦着她去寻找真相。”

    “你说,白露的妈妈真是从越南被拐卖的?”

    “不知道,但确实太巧了……”

    过去的星海镇很流行从越南买媳妇,但是二十年前不知怎么的,上头忽然开始严打,附近有几个村都被抓空了,硬是刹住了这股风气。而白露今年正好十九岁……

    这个可怜的女子,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噩梦,而自己还曾对她恶语相向……

    “闻人,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的父母,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坏呢?”乐无异小心翼翼地问道。

    “以前我很恨他们,但是现在不恨了。”闻人羽回答,“他们没有真的把我埋在地里,给了我一条生路,还有自由。”

    没有亲情的束缚,她才能飞得那么高、那么远,看到那么广阔和多彩的世界。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这是她最近才明白的道理。

    所以,她现在愿意放弃一部分天空,让双脚站到坚实的大地上来。 

    =============================

    完结倒计时:还有三章。

     

    古剑奇谭二异羽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