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15

     

    [古剑二][现代架空 全员官配向]暗香(二十三)

    第二十三章 故乡(上)

     

    巍巍青山在云雾缭绕中绵延不断,公路像白练一样缠绕在山腰上,一边是峭壁,一边是悬崖。山和山之间,是奇险幽深的峡谷。峡谷两端,有桥梁飞渡,将天堑变为通途。

    汽车在这样的公路上行驶,就犹如腾云驾雾一般。夏夷则从不知道第几次的打盹中醒来,看了看时间,他们已经在仙境中遨游了整整四个小时了。窗外景色虽好,但这样的旅途未免有点无聊,车上一大半的人都在打瞌睡。夏夷则瞄了一眼身后,只见后排座位上,夏红珊和阿阮戴着式样炫酷的墨镜,正在比着剪刀手玩自拍。

    真是的,明明是去见阿阮的父母,怎么自己老娘也擅自跟来了,而且她们两个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么好……这下可好,自己反倒变成多余的那一个了。

    夏夷则一边想着,一边从嘴角泛上不易察觉的微笑。这样无聊的旅程真是让人无比享受,他情愿这条路永远也没有终点,就这样无聊着过完一生。因为他知道无论睡过去多少次,醒来的时候,她们一定都在身边。

    可是,夏夷则没有发觉,除了他自己之外,还有别的目光也在关注着她们。

    “问一哈子……你是那个夏红珊迈?”

    说话的中年男子一副庄稼汉模样,口音很重。他旁边坐着的是个满头银发的老人,正咧着没牙的嘴,乐呵呵地望着这边。

    “对,我是。”夏红珊摘下墨镜说。

    “对头对头!”中年男子顿时激动地去握老人的双手,“还是老汉眼睛尖,一哈子就认到老!”

    老人的嘴都快咧到耳朵根上了,满脸的皱纹笑成了一朵花。

    他们热烈地要求和夏红珊一起合影,夏夷则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更大的状况又出现了——

    “听到了不,那个是夏红珊!”

    “嗳,真滴!好多年都没有出来老!”

    “我来看看她变成啥子样了?”

    全车的乘客都开始蠢蠢欲动,再也没人打瞌睡了。很快签名本就把夏红珊淹没了,相机的咔嚓声响成一片,到最后连司机都不得不停下车来维持秩序。

    夏夷则目瞪口呆,自家老娘什么时候变成大明星了?

    而阿阮却忽然明白了为何会觉得夏红珊如此面熟——她家里有几盒老旧的磁带,封面上就是夏红珊!

     

    从车站到村口还有一段距离,因为坡度太大只能依靠步行。青石台阶仿佛登天的云梯,两侧草木凝翠欲滴,上有露珠粒粒,下有水声潺潺。在那云梯的尽头,村寨的轮廓浮在半空缥缥缈缈,待走近些才终于看清,原来是吊脚楼鳞次栉比,依山而建。上翘的檐角,如鸟儿展翅欲飞;房前屋后的梯田,如同水面的波纹,荡漾出满山的流光溢彩。

    村口的空地上,早已挤满了身着盛装的男女老少。

    “阿阮,去你家拜访需要注意些什么礼节么?”前几天,夏夷则忽然问道。

    “我们山里人都很热情好客的,哪有那么多讲究,你就当是回自家一样好啦。”阿阮觉得挺有意思,夏夷则平时就算泰山崩顶也是面不改色的,怎么语气听着竟有几分紧张。

    为了给他打气,她又加了一句:“我哥说了,乡亲们都很盼着见到你呢!”

    夏夷则捂了捂心口。

    谁想到大哥会真的召集这么多人,按照贵客的标准来招待夏夷则呢,而且居然也不通知一声。阿阮嗅出了几分来者不善的意味,知道这“贵客”没有那么好当,不由得急道:“司幽!你——”

    夏夷则抢先一步拦在她面前:“我是夏夷则,请多指教。”

    司幽并不答话,他身着青黑色传统对襟短褂,额上缠着宽大的头巾,手执牛角,居高临下。夏夷则刚一走近,便闻到了扑鼻而来的酒香。

    下一秒钟,牛角就已经靠上了他的唇,甘甜清冽的米酒灌入口腔,顺着喉咙绵延而下。歌声适时地响了起来:

    “苗家的牛角杯,

    举起来耶,

    双手端起,

    给贵客,

    苗家的酒歌唱起来咯,

    一二三四你干一杯,

    干一杯,干一杯……”

    酒和着歌,顿时炒起了气氛,倒也令人受用。可是还没等夏夷则回味一下,第二杯酒又靠了上来,紧接着还有第三杯、第四杯……足足喝了十二杯才作罢。

    阿阮急得跺脚,明明每杯酒只要喝一口就好的,夏夷则那二愣子硬是把十二只牛角都一饮而尽,那可是一斤多白酒啊!苗家米酒入口温润,后劲却大得很,很容易不知不觉就喝多,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正想着,忽听夏夷则悠悠开口:“浮生倥偬,有缘萍聚,春花秋月,对酒当歌!”

    声音里带了三分醉意,腰板却挺得笔直,眼神也依旧清明。

    恐怕这三分醉意里也有大半不在酒上。在阿阮的印象里,夏夷则几乎滴酒不沾,还以为他真的酒量很差呢,想不到竟是深藏不露,早知道就不担心他了。可是想到这里,阿阮忽然又觉得说不定醉一醉反而是一桩好事,人生永远这么清醒,活得不累么?

    一曲唱罢,下一曲立刻又接了上来。与刚才欢快激昂的大合唱不同,除了清风与山泉的低吟,就只有司幽一个人的声音:

    “巴山雨,巴山云,

    千里川江雾中行,

    帆似白鸥舟如梭,

    古往今来多少人。

    浅浅月,淡淡星,

    浅淡星月明古今,

    神女夜夜难入梦,

    素手无力撩纱巾。

    整飘带,摆罗裙,

    日日夜夜守江滨,

    含情迎送天下客,

    但愿人生常聚少离分。”

    曲调缠绵悱恻,不知为什么,夏夷则总觉得司幽年纪轻轻的,歌声里却好像已经阅尽了千年沧桑。虽说动人,但阿阮大概不会喜欢这么深沉的调调。要是让他来唱的话,他一定选一首清新治愈的。

    果然不一会大家就开始起哄让夏夷则也来一曲,于是他略一思索,唱道:

    “船从远方来,

    划开一江浪,

    船中有歌唱,

    岸上有歌还。

    有桨不用划,

    浪花将船赶,

    只有船靠岸,

    不见岸靠船。

    云飞天不动,

    船动岸不移,

    人离心不离,

    情意永不断。”

    “哈哈,把司幽比下去了!”阿阮拍手道,“没想到吧?虽然怀站长是很厉害,但你们可知道夷则的妈妈是什么人?”

    她一边说一边转头,看见夏红珊正在和一个皮肤黝黑、干部模样的中年男子愉快地聊着天。这个男人正是她口中的“怀站长”,本名怀绪,是镇上文化站的站长。到底都是搞文艺工作的,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如故?

    “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怀绪说,“这位就是著名歌唱家夏红珊女士。”

     

    之后的事勿需多言,人群的焦点一下子转移到了夏红珊的身上,夏夷则反而成了旁观者。乡亲们对夏红珊的喜爱远远超出夏夷则的想象,在村口热闹了好一阵后,又一路簇拥着跟到了阿阮家里。阿阮的父母一辈子都是淳朴的农民,这一下却成了远近的名人,狠狠出了一把风头。能和夏红珊攀上亲戚,老俩口自然千好万好,看夏夷则简直比看亲儿子还亲。一片和谐气氛中,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司幽。

    大概是因为有长辈在场,司幽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从偶尔的对视中,夏夷则能感受到对方的目光并不友好。其实打从一开始,他就觉得司幽是有意要整自己,大概是被夏红珊搅了局,现下心里正不爽。没想到阿阮一家人都很和蔼可亲,却有一个这么难相处的大哥,夏夷则的心里不由得多了一丝担忧。

    倒是怀绪和司幽的关系不错,似乎连司幽唱的歌都是他教的。交谈中怀绪提起了一些往事,原来他和夏红珊早就认识,那时候夏红珊是民族歌舞团的演员,还没有什么名气。后来她获得了很好的机会去P城发展,事业越来越成功,名气也越来越大。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渐渐退出了演艺界,从公众的视野里消失了。

    就这样,两人也断了联系。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却在他乡重逢,真是让人不得不感叹人生的奇妙。夏夷则静静地听着,一个陌生人所讲述的母亲,仿佛周身都笼罩着光芒,亮的耀眼。这不是他所熟悉的样子,但或许这才是她本来该有的样子。

     

    第二天一早,夏红珊就赶去了镇上的文化站。怀绪派了车来接,说是最近有个文艺汇演,想听听她的意见。夏夷则要去县里的医院面试,早饭后阿阮陪着他去车站。因为路程有点远,他担心会赶不上回来的末班车,但是阿阮说:“没关系,等司幽下班以后我让他去接你。”

    “……那我还是在县城住一晚上好了。”夏夷则说。

    阿阮抿着嘴笑了:“其实司幽人很好的,我说往东他就决不会往西。”说完又歪了歪头评论道:“就是和你一样喜欢板着脸,你们应该很有共同话题呀。”

    夏夷则停住了脚步。

    “阿阮,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他说,“司幽真是你哥哥?”

    “当然是啊,这还有假的?”

    “那你为什么不叫他哥哥?”

    “哎呀你怎么跟我阿妈一样啰嗦?”阿阮皱起双眉,“习惯了改不过来啦。”

    夏夷则从心底对司幽生出些许同情。

    “说起来……早上好像没有看见司幽?”

    “哦,他去巡山了,一大早就走了。”阿阮说。

    “巡山?”

    ======================================

    注:文中所涉歌曲均非原创,按文中出现顺序,分别来自作品:

    1 《干一杯》,原唱阿幼朵

    2 《但愿人生常聚少分离》,故事片《巴山夜雨》插曲

    3 无伴奏合唱《云飞天不动》,作者瞿希贤

    ===================================

    最近三次元忙到爆炸,还有两章完结_(:зゝ∠)_

     

    古剑奇谭二则阮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