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不同也要谈恋爱

古剑BG向专用
  1.  22

     

    [古剑二][现代架空 全员官配向]暗香(七)

    第七章 流年

     

        对中国人来说,春节最重要的意义有两个:一是家,二是吃。最幸福的人二者兼得,运气差一些的就二者取一,可是也有一些人既没有家可以回,也没有大餐可以吃。

        比如当学校食堂都关了的时候,仍然选择留守的人。

        “谢老师,年三十还来做实验哪?”动物房的门卫招呼道,“真是辛苦。”

        “我来给小鼠添点水和食物。”谢衣说,“这里面都是学生们的心血,可不能因为过年没人照顾就白费了。”

        “嘿,巧了。刚才有个学生也是这么说着进去了。”门卫笑了起来,“我中午就下班了,你们可得早点出来。”

        谢衣走进饲养室,果然看见一个正在忙碌的身影。旁边的鼠笼里已经换上了干净的垫料,食物和水也都满上了。

        那个人听见响动回过头来,口罩上方露出一双琥珀色的大眼睛。

        “谢老师(无异)!您(你)怎么也在这?”

        两个人同时说。

        “我……我住得近嘛,反正过来也不费多少事……”乐无异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谢老师您赶紧回家过年吧,我马上就忙完了。”

        “长安大学就是我的家呀。”谢衣说。

        乐无异怔了怔,抬起头来。

        “谢老师您难道一直都是一个人过年?那您要不要……要不要来我家?”

        “谢衣,今天来我家吃饭。”

        “谢衣,今年来我家过年。”

        “谢衣,以后就把我家当成你自己家。”

        一晃已经三年了,那个人的话回想起来就像在昨天。

        谢衣知道乐无异一定把他当做了无家可归的可怜人。事实上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定义“家”。他每天都要工作十几个小时,寒暑无论,风雨无阻。他觉得实验室才是自己的家,而被普通人称为“家”的那个地方,只不过是个睡觉的场所。至于一个人过年,虽然有些寂寞,但人生在世,鱼和熊掌怎能处处兼得呢?

        “也不是一直,只有最近几年而已。”他说,“我喜欢安静,一个人简简单单的也挺好。”

    “那您至少来我家吃顿年夜饭?”乐无异仍然不死心,“我最近开发出了新菜式,正准备今天晚上好好露一手。”

    “哦?看不出你还会做菜?”

    “嘿嘿,不是我吹牛,星级酒店的大厨未必有我做的好吃。”乐无异顿时来了劲,“再说学校食堂也都关了,只是吃个饭而已您就别推辞了。”

    都说众口难调,做一道人人都爱吃的菜,就像做一个不辜负所有人期望的人一样,谢衣承认,这两者都不是他擅长的。

    他不希望乐无异也走上和他当年一样的弯路,不过看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架势,也许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小小的圆桌上,满满当当地摆了四荤四素八大碟,鸡鸭鱼肉山珍时蔬一应俱全,不禁让人食指大动。

    “无异,这些都是你一个人做的?”谢衣简直看楞了,“了不起啊,现在这么会居家过日子的男生可不多。”

    “有啥用啊,也没见哪个女孩子看上他。”傅清姣泼了盆冷水道,“话说回来,看谢老师您也老大不小的了,怎么也不成个家?”

    “妈您又来。”乐无异抱怨道,“您就不能有一天不说这个话题?”

    “傻孩子,妈妈是为你好。青春年华就这么几年,有空多出去走走,别一天到晚地宅在实验室里,读成书呆子了都。我像你那么大的时候……”

    “好了好了。”乐无异知道老娘又要开始忆苦思甜,急忙打断道,“我去看看甜品好了没。”

    乐绍成盛了碗汤端给妻子道:“现在的年轻人跟我们那时候不一样,讲究的是‘感觉',感觉不对,就算天仙下凡也是白搭。我看像谢老师这么优秀的人,眼光肯定也高得很。”

    “来了来了!老爹赶紧把盘子往边上挪挪,哎哟好烫!”乐无异端上来一盘花花绿绿的糕点,化解了略微尴尬的气氛。只见盘子里用核桃仁、巴旦木、葡萄干、枣等各色干果蜜饯码成好看的图案,用刀一切开,就露出里边金黄色的糕体,香气扑鼻。

    谢衣一看就乐了:“切糕啊!这可是好东西!”

    “以前在新疆的老战友送的,经过了无异的改良。”乐绍成切了一块递给谢衣,“谢老师来尝尝。”

    谢衣尝了一口,糕体筋道,坚果爽脆,相得映彰,甜,却并不腻味。“喜爱甜食的人都有一颗柔软的心。”这句话没来由地划过他的脑海。

     

    饭后不多时,谢衣就起身告辞,并且在傅清姣的执意要求下带上了一堆打包的食物。

    “谢老师,其实我年轻的时候也做过科研,知道干这一行有多辛苦。”她说,“虽然是一个人,生活也不能瞎糊弄。这些菜您带着,大过年的总得吃好点。”

    肉是熟的,吃的时候热一热,还可以加点蔬菜或者面条,要是都吃腻了,还有饺子可以下。以至于谢衣吃了几天以后,几乎产生了自己的厨艺还能再拯救一下的错觉。

    外边很安静。

    常年以快节奏的灯红酒绿而著称的S城,也难得放慢了脚步,仿佛也在享受着节日的惬意。

    路上几乎空无一人,谢衣放慢了车速。从刚才起他的手机就一直响个不停,熟悉不熟悉的同学,见过没见过的朋友,呼啦啦一下子全冒出来了。从写信、到电话、到短信、到QQ、到微信,人与人交流的方式日益便捷,“交流”本身却成了一项苦差事。谢衣虽然也有各种社交软件的账号,但他很少用,拜年短信他全都会看,但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只能挑着回。

    忽然他的手机又响了,这回不是短信,是电话。

    他把车停在路边,按下了接通键。

    “……我很好,不用担心……已经发了短信,但是沈老师还没有回……你一个人在外面也要多保重……新年快乐……”

    他用呓语一般低沉的嗓音说完了整通电话。挂断的时候,发现一直在等的短信已经有了回音。

    “阿夜睡下了,他让我替他向你说声新年快乐。他就是这别扭脾气,你没做错什么,不要太在意。一个人要多注意身体,随时欢迎你再来我们家吃饭!沧溟”

     

    一只手挂上听筒,推开了公用电话亭的门。

    一位打扮精致的年轻女子从里边走出来。她斜戴着一顶酒红色的贝雷帽,齐肩的中长发染成亚麻色,发尾弯成好看的弧度向着脖子稍稍卷起;巴掌大的小脸上,眉眼都经过了精心的描画,把五官勾勒得无比娇俏,两颊染着微微的粉红,像是酒后带着微醺的感觉,在夜晚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浑然天成。

    她盯着远处看了一会,就坐上了停在一边的轿车绝尘而去。

    远处,那里只有黑峻峻的山峦和海面上粼粼的波光。


     

    古剑奇谭二异羽则阮谢衣

     

    评论(6)
    热度(22)